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百日江波涛|周江】一次深入敌后的观察


 

江波涛邀请周泽楷去他家吃饭,给出的理由是——地球上的生活终于步入正轨,必须感谢老板抬爱,而且他在这边也没什么朋友。

说江波涛没朋友,这话周泽楷是绝对不信的。就冲他说话的那份聪明劲,周泽楷觉得上至姥姥辈儿,下至奶娃娃,不论年岁,不谈性别,全都给他吃得死死的。只要江波涛想,要什么样的朋友还不是手到擒来。

归根到底,是他自己懒。

请客理由虽然迂回了点,面子还是要给。周泽楷从私藏书架上翻出个孤本,擦擦灰,给它包上浅蓝色封皮,揣进大衣兜里,惴惴不安地去赴约。

为何要说不安。因为和江波涛处了那么段时间,周泽楷有点怕他。

为什么怕他,理由有很多。简洁明了归纳到一块儿,就是,周泽楷搞不定江波涛。按理说,业务能力超脱的员工,哪个老板不喜欢。可江波涛超得太过分,盯着周泽楷的眼神好像X光,把他整个人剥得皮都不剩,连脚趾头要往左动还是往右动,他都能一清二楚。

方锐说,这多好啊,你个锯嘴葫芦终于找到那张嘴,从员工角度评价,你说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周泽楷想,我没不满足哇,就是每次和他说话心里都毛毛的,一定要形容,大概就是围筑的那圈高冷墙正面临土崩瓦解的危机。

当然,周泽楷不可能说那么长的话,等他在心里组织好语句,方锐嘴上的火车早不知道跑到哪个星系去了,完全不care当事人迷茫的求助信号。

周泽楷撇撇嘴,只能对着空气努力摆出点老板的姿态。

屋里传来磕磕碰碰的一阵响,门铃响到第四下才被急吼吼打开,从里面冒出堪比异形的丑陋鱼头生物。

周泽楷按住胸口,差点骂出口。转念一想,该不是江波涛被照妖镜照出原型了。说好的人鱼呢,这差别也太大了点。

“小周?没吓到你吧,来得正好,帮我个忙。”

半晌周泽楷才看见鱼嘴底下黑洞洞的地方露出江波涛苦哈哈的小半张脸。

上班前三天,江波涛还管他叫老板,虽然听起来是爆发户了点,但也比后来直呼姓氏,又乱加一个“小”字来得威严。明明从档案上看,这人比自己还小一岁,怎么就偏偏“小周小周”地叫得那么欢。

周泽楷被迎进客厅,还没来得及参观,先得了个活,拉住鱼嘴的两边,替江波涛解围。那硅胶做的头套紧实得不太科学,无论他怎么拔,江波涛还是卡在里面纹丝不动。

“怎么套进去的?”周泽楷脱掉大衣,松开衬衫上面的扣子,高高挽起袖口,一副准备用尽全力的模样。

江波涛苦着脸说:“不知道呀,杜明给我寄的玩具,看着好玩想拿来吓吓你,这下可好,自己给自己挖坑。”

周泽楷说,这样用不上力,你到沙发上躺下,手拽住沙发把,别位移,千万别位移。

然后周大老板不顾形象,手脚并用,抓着丑得不能看的鱼嘴往外生拉硬拽,最后只听江波涛嚎叫两下,终于解脱出来。

周泽楷忙活得浑身大汗,两簇刘海贴在额头上,胸口起伏不定,心道,果然白食不是那么好吃的。

江波涛在硅胶套里闷太久,人还有点晕,趴在沙发上扶着脑袋,没发现身后鱼尾巴露了出来,啪嗒啪嗒拍在布艺垫子上。

周泽楷这会儿倒没被吓到。思考着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等下会不会有人突然跳出来用镁光灯照着他来那么一下。视线偏偏在那条尾巴上挪不开来,肚子咕噜噜,饿得慌。

江波涛反应过来,说:“不行,尾巴不能给你吃。我做了菜,你等等我,立马开饭。”说着,从沙发上弹跳起来,没几秒又变出两条腿,光溜溜往厨房跑。

周泽楷有点累,觉得自从知道RY分局的存在,这世界就变得虚幻不真实。身边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现在搞个异地恋,距离都要用光年来计算。怎么就那么复杂了呢。

周泽楷仰起头,按住太阳穴,没理由地想喝鱼汤,不为什么,就是想。

坐上饭桌,一溜的海鲜。

周泽楷看看江波涛,没有动筷。

“吃呀,”江波涛给他挑出只海螺,沾了酱料放进碗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人鱼星上几乎没有陆地,能吃的都是海洋生物,只是一个简单生物链,哪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说着尾巴在桌子底下啪嗒出声音。

周泽楷这顿饭吃得食不下咽。并不是说江波涛厨艺不好,相反,海鲜料理得鲜美可口。如果江波涛能把那条鱼尾巴乖乖收起来,而不是勾在周泽楷腿上的话,他觉得这顿饭应该会更加容易下口。

最后,周泽楷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江波涛送他到门口时,他才摸到大衣口袋里的那本书,沉默地递出去,还没收到谢谢,就头也不回走了。

回家路上吹着冷风,周泽楷一头热汗,给方锐发了条消息。

——他在撩我!怎么办?!

——嗯?谁?

 


评论(18)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