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叶蓝合志《First Kiss》一宣

诶嘿,各位老丝加油!

懒熊:

合志名:《First Kiss》

原作:《全职高手》

CP:叶蓝


STAFF:


文手

万万 @老万是个场面人 

昱然 @萧昱然🐓 

懒懒 @懒熊 

可雾 @蓝桥绝色

阿坑 @潮汐星流 


画手

粗粗 @奶油花 

阿貘 @酸梅貘 

猫哥  @智慧的凝视  

蛋蛋 @二蛋子 


封设

行...

【一周零一江/5H】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祝小江生日快乐

  • 前排带活动号 @周江牌食品加工厂 

  • 有轻微女装梗,不适者绕道

  • 周江有那~~~~么好


于念在醉江南坐了约莫小半个时辰,期间茶水换了三四趟,还不见江波涛回来。两人进门时要了个包间,虽隔绝了莺莺燕燕,但掩不住的脂粉味仍是扰得他心绪越来越乱。门下自然不会有人质疑江波涛的办事能力,但于念今儿个出门右眼皮便直跳,显是凶兆,只怕师兄闲不住最后倒霉的反而是自己。

“南无阿弥陀佛,求师兄速速归来,千万别让门主知道。”

“知道什么?”

于念手一抖,金边白瓷杯啪地一下跌在桌上,晕开一片深色水渍。他暗叫一声不好。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周江] 绵绵 <11>

11.

9月下旬,组里接了新项目,江波涛忙得恨不能把自己掰成三个来使,就连腿没好利索的杜明也不得不提前返岗,怨声载道。之前挑灯夜话的内容始终像根刺,哽在那里不上不下,江波涛便索性由着忙碌,打算把这段关系放一放。见面的频率从三两天,变成微信电话,最后却真的忙成四脚不着地,连回复消息也断断续续。周泽楷好似察觉了,却闭口不谈,既没有抱怨也不提异议,维持两人的相处模式不过火不冷淡,看着止步不前,反而生生地在江波涛内心占着一亩三分地。

这日连轴画了七八个小时的稿子,又跟客户谈方案,等江波涛拖着一身疲惫走出办公楼,夜幕已经在秋风里黑沉出厚重感。他缩着脖子,暗叹这短命的季节,打算回家把冬天的衣服翻吧翻吧...

吸一口周江,他们还是那么好。

[周江] Before the Beginning

  • 收录于周江合志《对心》

  • 恭喜合志完售,感谢所有参本人员,真是一次突发却开心的参本经历>3<(此处省略真心互吹3K字)

  • 借解禁的机会来lof除个草


周泽楷有一个烦恼。

这烦恼从他十几岁抽条长个之后就跟着他。但凡见过他一眼的必定立刻从面容看到身高最后意味深长地停留在其下半身,一厢情愿地认定周家有子初长成——这是一位日后必定英俊干练的精英ALPHA。

但,周泽楷自认既不干练也不精英,充其量就是一职业打游戏的网瘾少年,彻头彻尾的Beta。

迄今为止他顶着红颜祸水的一张脸淡定从各种AO的疯狂冲动里走出来,片叶不沾身。这一路走来,坐到轮回队长之位,几乎...

周江个志《来,啵唧》完售啦。

谢谢购本的大家-3-

放一张CP现场的摊位图,横幅是 @莲花君 友情赞助的,让我们D2周江CP狂拽酷炫了一把,虽然有人哭诉说,粮吃到撑是假的是假的是假的。


[周江] 绵绵 <10>

10.

江波涛开门时,杜明正在游戏里大杀四方。人没到,香味战术最先起效。只见杜明翘着脚,手下动作不停,眼神却冲着江波涛手里的食物一勾。

江波涛没理他,把带着余温的烤串摊开摆放在茶几上,走进房间换睡衣,果不其然听见杜明不满地叫他把吃的放到电脑旁边去。

“你这cherry刚买一个月,说好的油盐不沾呢?等着报废就拿过去吃。”

也不知道是游戏里语音还是回答他这句,刚开始还叽里咕噜的,半途开始变成咀嚼食物的声响,但没过多久便传来呜呜咽咽的啜泣。

跟杜明的交情是从穿开裆裤开始的。江波涛早就习惯他见风是雨的性格。这次的事情他也不是针对吕泊远,但心口那个闷气盘旋在那里,既希望他们就此吹掰一刀两断,理...

[杜江]同居三十题.04 一方起床气

04.

俱乐部每天训练是实行打卡制的。从最开始刷卡到现在刷指纹,打卡机前后总共换了三代。赶上指纹读取不灵敏的那几天,打卡机前面天天都有惨剧。虽然和工资挂钩的那点奖惩没有人真的在意,却屡屡为了彰显队内情谊拼得你死我活。

周泽楷那点气场摆着,大家争谁也不和他争,方明华有温柔乡无需叫早,剩下的战术通常是3对1,包围死杜明再说。

输得最惨的杜明曾经给所有人轮流带过一整个月的早饭,外加清洗男厕所。

自打跟江波涛有一腿后,两人狼狈为奸,在持续几日二对二僵持不下的局面后,江波涛出面哄得经理开开心心把打卡监督的权力下放给自己,再以权谋私企图拯救杜小明于水深火热之中。

据称该行为被队友十分不齿。

这...

[周江] 花好月圆 03

3.

江波涛的工作室在创意园东南角。这地方集中了不少青年创业者。因为业务的特殊性,工作室的工作时间不怎么固定,除了吴启负责后台运营发货确认一系列杂务,就数江波涛上班时间最正常。

然而今天,一众人全到齐,正挤在外间讨论八卦。

“卧槽,我昨天可看见了,老大穿了他那套百人斩的衣服去谈生意。”

“听前辈说,老大不下海是为了给咱们留口饭吃。”

“有猫腻,绝对有猫腻。”

江波涛出来倒咖啡,一时间雅雀无言,他靠在门框上,端着马克杯,香气四溢。

“怎么不说了?情报能力就这点还做什么业务?杜明,前天那个夕阳红的单子人选敲定没有?还有让你黑了对面电箱的呢?”

“散咯散咯,开工干活。”杜明吆喝完,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