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顾韩] 减个肥怎么就那么难

  • 祝小冤家 @花狐貂_公子菜 生日兼儿童节快乐,比哈特。(放过我,别叫我画扇子,咱俩还能好)

  • 网近只看到40%,所以只敢写小段子


韩家公子最近很反常。

酒不喝了。游戏不上了。不明真相的吃瓜众也只好在客户端一头揣摩,这位傲人公子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事实上,这一次,韩家公子什么鬼主意也没打,纯粹是前几天在他表妹的房间量了下体重之后怒下决心——决定减肥。

顾飞从头到底打量一番,认真说:“其实吧,你本来就没几两肉,再减就没了,不过当做强身健体我倒也不反对。”免得在床上体能差太多。当然后半句,顾飞很识大体地没当面说出口。

“我的自尊心怎么能允许体重超出黄金范围以外呢,你们这种浑身肌肉的武夫懂个屁。”

浑身肌肉的武夫于是提议说,那不然咱一起练个早课。

韩家公子觉得此计不算完美,但未尝不可。

翌日,凌晨五点三十五分,顾飞在收到五分钟不间断拳打脚踢的起床气后,宣布早课锻炼计划流产。

嗯,爬不起来不是我的错。

“那就跟着我习晚课吧。”顾飞捂着左半边脸,眼眶下还有俩深深的淤青。

饭后,小区花园。气氛属于“今夜月色真美”。

只不过当事人心情未必舒畅。顾飞一本正经纠正动作,手上使力,把韩家公子完全不标准的动作坳成满意的角度。固然他的期望是美好的,现实却也是骨干的。公子痛不欲生,一巴掌怕在顾飞脸上,心底悔恨,怎么能一时鬼迷心窍听这个武夫的主意。

“你这筋骨真是太硬了,”被打了一巴掌的顾飞还不死心,拼命扶住公子的腰,一只手把他的腿拉开,企图造就对方完美的站立劈叉形象。

“滚。”公子下盘使不出力,张口咬在顾飞肩头,“我是要减肥,不是要练体操。”

“拉拉筋骨,长命百岁。”

来回拉扯之间,只听“卡啦”一声,两个人再没声音。

韩家公子趴在床上,顾飞抱着枕头可怜巴巴拍卧室的门。

公子还在气头上,根本不理会哀嚎声,在手机上逐字逐句看着表妹传来的健身建议。

——老哥,你哪需要减肥啦,不过我懂的,精英人士都喜欢追求完美,你这样的其实只要跑个步,维持下运动量就可以了啦。

——喏,我有个从0开始跑步的计划表,你看看咯。

——哦对了,最好搞专业点的跑步鞋,不然膝盖损伤大,老了关节痛。

公子想了想,登上X宝,浏览半天,挑品牌里最贵最好的跑步装备放进购物车,结算的时候没忘点选“邀请朋友代付”。

隔日包裹到了。零零总总三大箱东西。

看着公子换上运动款造型,顾飞眼里闪亮亮。

饭后,公子决定绕小区慢跑一周。经他目测,小区位置绝佳,绕外围一圈不多不少,正好800米。他今天的目标是能跑完两圈。

原本这个计划天衣无缝,结果后半段路程遇上路政队施工,道路封闭一半不说,挖掘机运作后带起大片尘土飞扬,还有柴油燃烧后的呛人气味。等韩家公子跑完步回家,脸色是着着实实黑了一层。

顾飞拿手沾着他脸,直接抹下一层煤渣。

自此,那双狂拽酷炫吊炸天的全球限量跑步鞋彻底关进冷宫。

半夜,顾飞从客厅摸回卧室,蹭上六尺大床,凑着公子耳根唠唠叨叨。

“真是笨啊,减肥找我,万事不愁。”

说完,三下五除二脱光公子的衣服,勤勤恳恳帮助对方进行健康正确的健身运动。


评论(19)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