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周江] 绵绵 <7>

7.

时间不会因为任何人事就停下脚步,新的一天到来每个人还要转回各自的生活里去。

江波涛先是去公司给伤病员告假,老板特别通情达理,大手一挥说不扣病假工资,不过腿不能走手总能画,让杜明这小子按时交工就好。江波涛哭笑不得,把杜明负责的文件资料带回家,半路买了一条法式长棍,一袋奶油小球外加几个三明治。

回到家照本宣读完圣旨,留下杜明哭爹喊娘痛骂资本主义,江波涛又赶着去临江新城监督工期。

早上就阴沉下来的天,说下雨就下雨。下了车一路小跑到客户那栋楼,短短几分钟已经淋湿大半个肩膀。房子的主体设计装饰得差不多,还余一些细节调整。江波涛拿着pad检查效果图,和工头沟通完下面的进度目标,外面的雨却越来越大,转瞬有了瓢泼之势。他索性把所有窗台的防水台都检查一遍,想等雨小些再走。

杜明发了条消息过来,控诉BOSS的恶行,顺便表示非常想吃网红青团的美好愿望。

江波涛翻着白眼,想起去年那时候吕泊远替杜明排了3个小时队抢得一盒网红青团,肉松和糯米相结合的口感,吃到嘴里腻得令人发指,这种毅力除了归结为头脑发热外,再找不到合理解释。

吃什么吃,减肥。他翻翻手指回复。

那一头就没声音了。生活里渗透进另一个人之后,有些痕迹早就生根发芽,除非亲手扒开血肉鲜血淋漓,不然怎么能彻底拔除。

雨哗啦啦浇得人心头一凉,从阳台的落地玻璃往外勉强可以看见江景的一角。雨帘下的小区硬生生被冲刷成灰白色。

又一条消息跳出来。

江波涛低头看了会儿,才意识到是谁。

——汪洋大海QAQ

不面对面的话,这种没头没脑的句子还真的不好猜。江波涛直接回了个问号。

那一头却很久都没回复。直到准备收工,江波涛才在朋友圈里刷到一张照片。照片上是进水后一片狼藉的窗台,看得出来原本放在那里的东西都遭了秧。

江波涛在输入框里打了挺长的安慰话,却在看见关联的地址信息时,吓了一跳,再等他刷新原来那张图已经换成未关联地址的状态。

江波涛眨眨眼睛,思考一秒,拨通周泽楷的电话。

“喂?”

“在家?”江波涛拿着手机走到阳台东面,张望的方向是临江一期的房子。

“嗯,进水了,在收拾屋子。”

“你家,在临江一期?”

“嗯。”

“好巧,我正好在二期,要帮忙吗。”

对方大约沉默了几秒,一句“好”从听筒里流过来。

从二期这片小区到一期说远倒不远,看着雨势渐小江波涛才出的门,谁知道通往一期最近的那道门铁将军把守,他只能顶着雨从外面绕过去。走了十来分钟他就后悔了。整个人被春雨浇得透心凉,江风一吹瑟瑟发抖。他按着短信上的门牌找过去,一边哆嗦着接起电话。

几分钟后撑着大黑伞的人影从雨幕里疾跑而至,把落汤鸡似的江波涛拢在伞下。

“我跟临江这块地方八字肯定不合。”江波涛边说边往热源靠,滴水的头发把周泽楷胸口也晕成深色。

“没带伞怎么不说?”

“本来想想就十分钟的路,雨也不像刚才那么大,谁知道,中间那道门不开,阿嚏——”

周泽楷一路环住江波涛,到家后翻出双黑白格子的软拖,招呼江波涛进来随便坐,转身找出新毛巾扔在他头上,但江波涛身上湿的厉害,实在坐不下去,踩过的地板上很快就有一摊水渍积起来,倒和他的名字相得益彰。

周泽楷脸色有愠怒,推着江波涛到浴室,一板一眼下达命令:“洗澡,我去找衣服。”

江波涛确实冷得受不了,也不扭捏,迅速冲个热水澡,把昨晚到今早的寒意驱散彻底。从浴室出来没看见周泽楷,江波涛站在客厅中央打量这个家,两居室,简约风格,比他的狗窝要干净整洁,从设计师的角度他可以给85分。

正想着,周泽楷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杯热牛奶。

江波涛接过杯子,想起自己来的目的,问起来:“哪里进水了,我去看看。”

闹水灾的地方是小阳台隔出来当书房用的,为了采光好书桌直接贴着窗户。周泽楷出门前忘记关窗,昨天半夜回来倒头就睡,早上的这场雨来势突然,等他想起来的时候,水已经淹了一桌子的书,桌角珍珠串儿似的一直淌水。他平时很少发生活相关的照片到朋友圈,大部分都是风景照,但自从加了江波涛好友后,或多或少想得到点关注。哪怕只是顺手点的赞也足够他开心一阵。倒没想过真能把人招来。

其实周泽楷收拾得差不多,还有些边边角角没擦到,江波涛执意要帮忙,两个人就蹲在地上用干毛巾来回吸水,顺便聊天。

“今天没上班吗?”江波涛问。

“嗯。”

“真好啊,我也想翘班。”

“翘!”

“你那么开心干嘛,”江波涛顺手摸了下周泽楷头上翘起来的一小撮头发,发现怎么都压不下去后才不舍地放下手,接着吐苦水:“哎,二期这个案监督完我还要回趟公司,有个新案子要接,杜明那里虽然说是照旧压榨,总归要分担掉一些,这小子心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住到什么时候?”

“嗯?”江波涛顿住,似乎在辨别他的意思,又接着说,“哦,你说小明吗,不知道,等他和吕泊远和好吧,和不好就跟我那里住一阵也没什么不方便。”

“哦。”

“怎么了?不开心?”江波涛转过头,两人都是四脚着地钻在书桌下面,冷不丁被周泽楷亲个正着,一慌张抬头撞到桌板,闹出挺大动静来。

周泽楷被江波涛看的心虚,主动拉过江波涛替他揉脑袋,又使出惯常的卖萌眼神来道歉。

江波涛猜出他的小心思,扯开嘴角笑起来:“你想什么呢,小明要是我的菜,还有吕泊远和你什么事,早双宿双飞好多年了。”

周泽楷不管,箍紧怀抱。他的衣服套在江波涛身上大半码,领口也要显得大一圈,脖子周围便露出一大块皮肤,还带着刚洗完澡的水汽。周泽楷低头在江波涛后颈上轻轻舔了一下。

江波涛浑身起了激灵,用手肘去敲周泽楷的肚子:“别闹。”

“想你。”

周泽楷似乎看出江波涛脖子的敏感,继续对着那片皮肤攻占,江波涛被他搞的有点紧张。虽然上次在网吧里互相撩拨得很有感觉,但地点不同,给心理加固的安全范围也不一样。这里是周泽楷的家,一个充满他生活气息的私密空间,代表的意义也就有些与众不同。

江波涛往前挪开一些距离,周泽楷却追着粘上来,手掌钻进卫衣贴着他的侧腰,正在他想煽风点火的时候,江波涛的肚子发出一阵绵长的鸣叫。

他红着脸回过头,看见周泽楷眼睛里蹿上的无奈笑意,哈哈笑着翻滚进对方怀里。

“突然想起来还没吃午饭。”

 


评论(1)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