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缺仓库

全职江担。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杜江] 同居三十题·30.滚床单

开篇写得像江杜XDDD 昨天被个姑娘表白了,说好喜欢杜江啊。安利卖出去了增开心WWW


30.滚床单

 

吵架总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杜明嘴上永远说不过江波涛,动手打架次次都是五五平分,不,或许是六四,也可能只有八二。

他不忍心揍江波涛。即便是被他的花花肠子气得咬牙,最后也只能委屈门板。

顶多在江波涛不注意的时候,登录他的小号,在JJC里很幼稚地虐待木头人。

生气的理由五花八门,不过归类来讲,周泽楷永远都是杜明心里第一大敌人。

他就像只仓鼠,365天有366天在担心别人要来抢手里名叫江波涛的瓜子仁。

偏偏那个瓜子仁一点自觉都没有,整天整天正副队长出双入对,闪光弹炸裂了小剑客的墨镜。

杜明那点心思就这样揣在怀里,用嫉妒浇灌,没几日就长成参天大树,走过去一股子镇江米醋的味道。

江波涛带着平光眼镜,桌子上平摊了厚厚一叠青训营的资料。

“杜明,你晃得我头痛。”江波涛忍不住制止他明显心不在焉的拖地行为。

杜明哀怨地望了一眼,挤到江波涛身后,伸手缠着江波涛的脖子,袖套上米菲兔的图案晃进江波涛的眼帘。没一会儿杜明又埋在江波涛的发顶里,像一只受伤的大仓鼠。

“怎么了?”江波涛问。

“我受伤了。”杜明回答。

“伤哪儿了?”

杜明拽过江波涛的手,重重按在自己左胸口。

“那得去挂心内科,改天我陪你去。”江波涛在纸上画了个圈,哗啦一下翻了个页,“这孩子手速测试很了得啊……用魔剑士……嗯……”

杜明手上用力:“伤得很重,必须急诊。”

江波涛终于回过头看了杜明一眼,眼神里明显带着笑,他摘掉平光眼镜好整以暇地问:“怎么伤的?”

杜明最受不了江波涛这种表情,按着他就地咬了两口,舌头在对方嘴里搅得发麻才意犹未尽退出来。

“不能不去吗?”杜明巴巴地问。

“不能啊,”江波涛气喘地回答,“队里安排的工作。再者说了,小周是直的,你到底在担心点什么?”

“那不管啊,20岁前我也是直的。”

江波涛在杜明鼻尖上狠狠刮了一把:“以前没看出来你这样小心眼,当初崇拜队长的时候,是谁和吴启在小周屁股后面追着要签名的?”

“乱讲!那是吴启的小女朋友要的,和我无关。”

江波涛主动亲亲杜明的嘴巴。

“不然让经理安排我跟随吧。”

江波涛不说话,舌头移到杜明的喉结上,变着法子打转。

“不要打岔。”杜明自制力开始涣散。

江波涛解开杜明的家居服。一只手摸到杜明的胸口,还有一只手扶着他的背。好多事情太过熟门熟路,王顾左右而言他的套路做起来得心应手。三下五除二的功夫杜明就被撩拨得燥热难耐。他吞吞口水,手也不规矩地在江波涛身上乱摸。

“做吗?”江波涛凑到杜明耳朵边啃咬,杜明脑袋里想好的审问攻略一二三四五六七瞬间全都烟消云散,只留了江波涛诱惑似的嗓音。

杜明埋在江波涛身上,一滴汗顺着鬓角往下滴在后者的颈窝里。这场情事是江波涛起的头。他能那么主动的原因,杜明也猜得七七八八。他撑起身,看着江波涛身上青红的点子,觉得怎么都看不够。从书房一路啃咬到床上,来来回回折腾了半天,江波涛已经疲累得一动都不想动,然而杜明俯下身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惹得他脸上飞上红晕,反抗的话最后被杜明全数吃下。

仓鼠觉得捍卫自己瓜子仁归属权的最有效方法,就是咬一口印上牙印。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