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杜江] 爱要坦荡荡(13)

本来今天想放空的……居然给我码出来了……明天周末惯例断更


13.

江波涛慢慢醒过来。像从地狱的火盆上跳了一圈又被人推进忘川河里吞咽了一肚子的汤。他嘴巴里干涩,喉咙好似卡着个核桃,一张嘴只发出了低沉沙哑的单音。他努力找回了几张记忆碎片。队医给他喷了抑制剂,把他锁在单人间里,难受的时候他迷迷糊糊自渎过几次,刚开始脑子里蹦出来的全是周泽楷的影子,他一脸受伤的表情,质问他为什么不要他,然后杜明拿着冰渣放了一招剑定天下,掀翻了神枪手气势汹汹问跟不跟他走,他不回答杜明就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叽叽喳喳副队叫个不停。

副队,桂花糕好吃吗?

副队,要不再试试看?缩短1厘米?……啊啊啊你别吐啊TAT

副队,这次比赛我保证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那回来能不能有奖励啊?飞吻总行吧。

副队,这里舒服吗?你喜欢什么姿势?

副队,我想……要你

江波涛猛地睁开眼,睡衣粘在身上,腿间黏黏糊糊,半梦半醒间他竟然又射了一次。

现在的感觉简直糟透。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会有这样狼狈的时候,脑子转不过弯,释放的时候丝毫没有快感,他只觉得接踵而来的都是空虚。

房间里隐约透着光亮,空气浑浊,全是他一个人的信息素。

好像不久之前,有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他还在这里闻着另外一个人的味道。那天他从温暖里醒来,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很好,可是却使坏欺负对方。

怎么办呢,好像做了件坏事,一个错误的决定。

江波涛踉踉跄跄地走到门口,想要换点新鲜空气。

他打开门,很快凉风灌进来。他一眼瞥见过道的对面有团灰白的影子,静静靠坐在墙角,额发遮着眼角,下巴上起了不算密的胡渣。影子睡得不沉,开门的动静很快就惊醒了他。

江波涛扶着门框,久久没有说出话来,待到杜明抬头看他的时候,他眼睛里已经噙着泪花。

“杜明……”

这种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有个人在等你的故事简直感天动地。

如果不是江波涛转头干呕的话。

哎哟喂,小苹果红红火火长出来了呀。

点亮我生命,温暖我心窝!

这刚唱起的开头,就被人恶狠狠按了切歌。

小剑客瞪大眼睛,这一眼仿佛望穿秋水。

这副画面很美,可惜方明华来找杜明的时候,江波涛还扒着门框干呕得有点虚脱。

“安全距离,”方明华拍了拍呆滞的杜明,“开会去。”

轮回内部召开紧急会议。

本来这件事打个报告挨一顿批什么都解决了。接下去就是进行队内情感疏导,看几集X阿姨,说几个故事,想办法把三角恋改成皆大欢喜,然后开开心心应对模拟赛。可是偏偏这一天有个员工的远方阿姨的侄子的表姑的妹妹混进来参观,这年头吧,是个人都用过社交平台,不是X博就是X信,不知道怎么这事就给拍了照片放网上去了。起初看的人不多,后来经过荣耀八卦的营销号转发,关注量就上去了。

各种版本的故事层出不穷。

什么轮回队内性丑闻。

什么轮回队长苦寻真爱,守得云开不见月明。

等等等等。

大部分舆论重点还是图个开心看个热闹,况且原PO什么描述都没加,只让大家看图说话。可总有小部分舆论添油加醋,表示这明显是带有强迫行为的图片,轮回战队能好吗?甚至已经有敏感的八卦记者靠脑补写出了几千字虐恋小说,哦不,是报道。

作为一支正在崛起的战队,这种反面舆论应对不好,后果很可能不堪设想。尤其牵涉对象是家里的金字招牌。

周泽楷什么人?靠技术吃饭,靠脸说话。俱乐部多少的吸金产业仰仗着他的人气。如果他的形象遭到抹黑,很可能造成直观的经济损失。

危机公关必须要做。这是公关部一致的意见。

可是怎么做?大老板说,我管你怎么做,反正给我撸平了,洗白了。

“你们说,怎么就出了这种事?!”梁亮急得满头大汗。

方明华给他倒了杯水。其他人全都坐在椅子上。

“管他干嘛,放一段时间自然就有人忘了。”孙翔手里的打地鼠机一直没停过。

“那怎么行!”公关部经理跳脚,“祖宗诶,那可是影响很大的,搞不好被逼退赛都有可能!”

方明华沉思。这话不假,电子竞技早几年开始就列入正规体育竞技赛事里进行管理,这种事若是被夸大,搞不好就可能被禁赛。电子竞技选手能有几个青春年华,哪里耽搁得起。

“那要怎么应对?”吴启发问。

“官方解释肯定要有,问题是现在要如何主导事情发展。最简单的当然是对外公开两人在一起的消息,然后让发图员工出面道歉,说是断章取义。”公关部经理回答。

“可他们没在一起啊,”孙翔说。

吴启顺手往他嘴巴里塞了根棒棒糖,然后在他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小声说道:“你干过公关吗?玩你的地鼠去。”

孙翔闭嘴,一嘴巴可乐味。

“那或者干脆说照片是伪造的,死不承认?”吕泊远提议。

“你看过照片了吗?”吴启反问。

“没。”

“角度特别好,队长的脸简直比任何男星都要性感,像素高到毛孔都能看见。”

“靠,我都还没看过现场。她什么牌子手机啊,蔡司镜头都没那么好吧。”

“咳咳,”方明华不得不出声打断,“问问看当事人意见吧。”

当事人之一的周泽楷始终没有说过话。他们讨论的内容他一句都没听进去。他的情绪被江波涛霸占住,他倒在魔剑士的波动阵下,逃也逃不开。他做了什么?江波涛会怎么想?会讨厌他吗?会恨他吗?会不会退队?会不会直接转会走人?会不会老死不相往来?

周泽楷向来话少,可是他的这番沉默让方明华心里暗叫不好。

“队长,”方明华用手肘碰碰他,“你看要怎么处理?”

“随便。”周泽楷只说了两个字。

果然,方明华叹气,这种破罐子破摔的态度他早就料到了。所以说感情不好惹,一脚踏进去往往两败俱伤。他又转头去看杜明,后者脸上表情木讷,看不出情绪。

一时间会议室气氛凝重。

公关部经理列举了几种方案,却都拿不定主意,最主要的是另一个当事人不在,碍于他的第二性别,他们无法做出最终定夺。对于Omega的保护条例洋洋洒洒有几百条,如果江波涛要告周泽楷,肯定是胜诉的。他当然不会那么做,可是要对外宣传配合做好后面的公关工作,从心理上来说谁都不忍心去开这个口。

一阵沉默中,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

江波涛站在门口,脸上恢复了几成精神,只是身上抑制剂的味道很浓,远远的也不敢进来。他扫了周泽楷一眼。周泽楷有千万种情绪压在心头,他从没这样患得患失过。

“就选A方案,”江波涛慢慢说道。


评论(3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