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缺仓库

全职江担。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周江] 绵绵 <8>

8.

会下厨房的男人多少都有技能加成,更不用说这一个自带美颜buff。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倒腾午饭的背影,从善如流,安静又美好,如果不是饿意如潮裹挟着雨水的湿冷在他胃里翻滚,他一定会给这个时刻标注岁月静好的标签,不嫌酸。

“我只会简单的。”周泽楷摆好碗筷,坐在一边支住头,看着江波涛落座。

虽然只是一碗阳春面,加了葱烤大排当浇头,还是叫人食指大动。而且地利人和沾了两样,吃起来就越发迫不及待。

“咸吗?”

江波涛是真饿着了,几口面吸进嘴里,支支吾吾都腾不出嘴巴说话,换做平时这种情况下应该适时搜刮几句赞美之词才对。

他叼着大排,筷子在汤头里搅动。周泽楷抽出一张纸巾凑过去把他鼻尖的汗珠擦掉。一个无声而简单的动作,却像把细小的刷子柔软地拂过,搞得人心头痒痒。

江波涛放下筷子,看了周泽楷一会儿说:“小周,你知道你很会撩吗?”

周泽楷没说话,眼睛溢出笑意。

真是太可恶了。江波涛一只手撑在桌子上,半个身子探出去,张口就印在周泽楷嘴上,抹了他一嘴的油。

周泽楷倒挺享受,主动加深这个吻,把起初有些恶作剧的气氛转变成暧昧。亲到最后,江波涛摇晃着推开他,借口吃完了,端着碗筷躲进厨房里。

周泽楷跟在后面,靠着门框,眼神粘在江波涛身上,带着试探、满足、还有他不知道也说不清的温柔。江波涛问哪块毛巾洗碗,哪块毛巾擦桌子,碗筷要放哪里,周泽楷一一回答,这些琐碎的事情拼凑起来,变成这个阴郁下午的美好意外。

周泽楷从后面环住江波涛,下巴抵在右肩,连高度都刚刚好。江波涛侧头吻了他一下,又飞快转过去,忽略手里那只碗已经过了五六遍清水的事实。

然而,水龙头被主人无情关掉。一只手顺着衣摆往里摸,江波涛身体发颤,借着周泽楷手下的力道转成面对面的姿势。

言语似乎是多余的。周泽楷想什么,想做什么,都在脸上明晃晃地写着。

江波涛甩掉手上水珠,认命地仰起头,两只手环住周泽楷的脖子。耳朵边除了窗外哗哗的雨声,就只剩相互交缠的喘息。

本来穿的都是简单的居家服,三两下就被脱掉扔在一边。江波涛撑住水池边缘,周泽楷毛茸茸的脑袋贴在他胸口,牙尖刺激着乳/头,手指也没闲着,勾在裤头边缘来回按压。

一阵系统自带音乐打破了沉静。

“唔,电话……”江波涛出声提醒。

周泽楷却没停下动作,拉开拉链,抱住里面半硬的器官,又抬头含住江波涛的嘴巴。

“唔——接电话啦。”

“不接,休息。”

然而电话不依不饶。断了之后马上又打过来,那架势跟催命似的。江波涛推着周泽楷到客厅,后者一脸不情愿。

“嗯?……嗯……好……”对面说了挺久的,周泽楷应了几句,突然停下来盯着江波涛下半身,然后又打起精神听电话。

“要一会儿吧。”他说了个没头没尾的句子结束了对话。

“什么事?”打电话的间隙,江波涛整理完了裤子,这会儿从厨房地板捡回那件T恤正要往头上套。

周泽楷阻止了他的动作,把江波涛整个人捞过来,双双跌进沙发。

“是不是有工作?”

“嗯。”

“嗯是什么啦,有事那你去忙,我正好下午也有活,等会回公司。”

“也不是很急。”

江波涛的手被周泽楷抓住,按在他腿间支得很高的部分,显然这个“不是很急”是想要解决了这份箭在弦上的不耐。

两个人又亲上了,手里相互帮忙又撸又捏的,最后江波涛喘息着趴在周泽楷身上,舒服地哼哼。

虽然过程欠缺了点,也算上了半个本垒。沾满液体的衣服自然不能再穿,周泽楷起身翻找出两套衣服。一套是以前赞助商送的,尺码偏小,给江波涛穿正合身。虽然,风格夸张了一些,总好过湿漉漉的衣服穿回家。对着换完衣服的江波涛看了会儿,周泽楷跑去卫生间拿出几个瓶瓶罐罐,随意在江波涛头上抓上几把,摸了点发胶,又毫不客气在他脸上糊面霜。前后也就几分钟,江波涛看到镜子后震惊不已。

所谓的人靠衣装不过如此了。

之后,周泽楷自己随便配了T、小马甲和装饰性礼帽,再带个黑框眼镜,顿时砸出一身时髦值。

江波涛绕着他啧啧称赞,时不时揶揄两句,说他猪肉吃多了果然会学猪跑,被周泽楷压在玄关狠狠教训一顿,结果出门前两个人差点又擦枪走火。

坐上周泽楷那辆车,江波涛放松地瘫开手脚,饱暖之后淫/欲也解放过,这个时候再来点舒缓的音乐,倒头就能睡着。

“睡吧,到了叫你。”

“不睡了,陪你聊天,”江波涛吞下一个哈欠,随手翻起前面的杂志。大概是样刊之类的,封面就是周泽楷。翻开来里面还有整两版的硬广,偏偏主题就是上次周泽楷出差去的南洋小岛,赤裸的上身让刚刚才经历过旖旎情节的江波涛忍不住思路开始跑偏。

“小周,你一天要花多少时间健身?没个两小时,练不出这种腹肌吧。”两相对比,江波涛摸了摸自己的小肚腩。虽然他也时常要跑现场,但是从本质上来说他和杜明还是属于宅家群体,有时候画起设计图甚至可以四五天不出门,饿了叫外卖,生活居家全靠X宝,妥妥亚健康。

正想着,周泽楷居然腾出一只手戳在他腰间的软肉上,还翻着手掌捏一把。

江波涛鼓着腮帮子说:“不带这样的,自己硬邦邦就嫉妒别人有软肉是吧。”

“嗯。”周泽楷头点得一本正经。

江波涛继续翻杂志,没什么干货的软文他也看得挺认真,时不时问了些拍摄的问题,大多都是外行人的那些猜测和好奇。周泽楷给他解释又解释不清,等红灯的时候转过头状似无意地问:“不然,去看看?”

“诶?可以带外人去吗?”

“可以啊。”想了想,周泽楷补充道,“又不是外人。”

江波涛只花了一秒就决定翘了下午的活。他这边的进度快慢都是自己掌握,顶多明天赶一赶。对棚拍现场有兴趣不假,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和周泽楷分开。

上一段感情平平淡淡开始,平平淡淡结束,无疾而终得让江波涛毫无意外。投入到工作后,对身边的人事物也都兴趣不大。每天三点一线,加一个杜明,已经把生活点缀得够缤纷。他常常想是不是真的可以心如止水。现在才知道,大概是没遇到对的人。

在周泽楷面前,他荡漾得都快不像自己了。


评论(9)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