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周江] 枪王从不打虚假广告

  • 啊哈哈哈,本来以为楷楷的广告笑一个礼拜就好,结果现在要全国轮播,我觉得自己能笑半年。继续摸个段子www


 

事情说回上次的麦记广告。

广告投放市场前,市场部的人员已经尽心尽责把两大箱甜筒送到轮回俱乐部让选手们尝鲜。作为代言,周泽楷运用了一点特权,额外多要了一箱送到自己家。

“小周,这圆筒真的‘那么大’诶。”江波涛拿手掌比划半天,最后挑了抹茶味的,坐在沙发上一小勺一小勺地吃起来。

上次正式收录广告的时候,碰巧家中有事,没能蹭现场。错过经典台词录入,他真的觉得好可惜。不然一手现场速报发到朋友圈多拉风,结果白白浪费那么好的素材。

想到这里,江波涛讨好地看向周泽楷:“到广告投放还有好久,今天补偿个现场版吧,你看,道具都齐全了。”

还在看训练营暑期课表的周泽楷微微侧过头,皱起眉头坚决驳回这个请求。

江波涛舔了一口圆筒,嘴角沾了朵白色冰淇淋小花,凑到周泽楷耳边吹气。

乌拉一下,周泽楷全身宣告进入一级戒备状态。

果然,江波涛迅速冲进厨房,拿了支芒果口味,连同抹茶的一起塞进周泽楷的左右手,另一只手掏出手机。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的速度绝对没有愧对轮回副队长的手速。

“独家版。”江波涛拍拍周泽楷的肩膀,一脸期待。

攥在江波涛手里的独家版资料,据说有50个G,随便哪一条拉出去对于枪王粉丝来说都是头条新闻的价值,而某个人显然并不满足于区区50个G,在钻营此道上乐此不疲。

“小周?快点哦,圆筒要化了。”

周泽楷长叹一声,捏着两个圆筒,摆出大杀四方的表情。

“台词,台词呢?”

“那么大圆筒,我吃定你了。”

“唔,还缺点什么,对了!巴拉拉小魔仙的变身动作!”

周泽楷重新伸出手,端着两个魔法棒,两手交叉舞动,配合台词,终于成功把江波涛从沙发笑到地毯上去。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几遍都撑不住,哈哈哈哈哈。”

二十七八度的天气,冰淇淋融化的速度也不慢,原本螺旋形的小山随着时间推移耷拉下脑袋。

“侬还切伐,洋特了。”周泽楷无奈地提醒。

江波涛揉着眼角爬起来,笑眯眯就着周泽楷的手包揽抹茶味圆筒,吃的快慢和他无关,反正融化的那滩粘腻有人乐意兜着。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一口接着一口舔,心猿意马起来。

但消耗的速度,比不上融化的速度。芒果的那支,已经流到周泽楷手掌上。

江波涛显然注意到这个问题,凑过去把化了的冰淇淋水舔干净,一边还要口齿不清地催促说:“快滴快滴,一道切。”

“伐要,甜色特了。”

“哎哟队长,侬帮帮忙咯。各则分量一额宁切伐光额呀。”

“弄还拆了俩则。”周泽楷控诉道。

“好玩嘛,不过麦记好实在,说那么大就是那么大……”

周泽楷盯着江波涛泛白的那圈嘴角,心想:那是的咯,我从来不打虚假广告。而且有个别的地方也是说那么大就那么大的。

才回神,啪嗒,一大坨冰淇淋掉下来,砸在周泽楷裤裆上。刚刚还觉得那么大的地方偃旗息鼓了。

“呃……”

两个人面面相觑,江波涛伸手到茶几上摸纸巾,一边擦一边问:“冷不冷?”

“侬试试看?”

“我不是故意的,哎,好像擦不干净,脱掉吧。”

周泽楷两只手里还拿着圆筒,只好伸伸大长腿,让江波涛帮他脱裤子。脱完才发现内裤上也有浅色印子。

“这个也脱?”江波涛问。

“嗯,浪色了。”

连内裤也一起脱掉后,江波涛准备进卧室给周泽楷找干净的穿上,周泽楷却伸出一只脚阻挡他的去路。

“侬摸摸看,好样冻坏特了。”

“……”

“浪色特,要摸摸。”

“……”

这也能耍流氓的吗?江波涛用力在那个求摸的器官上撸了两把。

“浪。”

“我刚拿过冰淇淋嘛,冷是冷了点,好了,你的宝贝没事,我去找裤子。”

周泽楷思索片刻,尾随着一起去找裤子。

宝贝有没有事,好像要实战一下才知道。

 

(你还吃吗,化了)

(快点快点,一起吃)

(不要,甜死了)

(哎哟队长,你帮帮忙咯。这个分量一个人吃不完的。)

(你还拆了两个)

(嗯,冷死了)

(你摸摸看,好像冻坏了)

(冷色了,要摸摸)

(冷)


评论(22)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