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叶江529活动】一份古生物研究报告

  • 2017叶江529活动文兼叶修生贺WWW

  • 感谢主催 @江上待潮观

  • 写了一个一直想写的梗,嘿嘿嘿。

  • 老叶生日快乐> < 


江波涛非常烦恼。

他的研究对象真是又无耻又难搞。不知道现在申请退货修改课题还来不来得及。

“麻烦你配合一下。”江波涛努力吸口气,把烦躁压下去,拿出好的修养来维持脸上的笑容。

“哟,小江啊,我也想配合的,可是你看,我刚醒过来,这弱不禁风的已经抽了两管血,现在突然和我说之前的样本被污染作废需要重抽,是个人都不能接受啊。”

说话的人翘着二郎腿,一手电子烟,一手娱乐版pad,哪里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

“语文不好就不要乱用古成语,”江波涛难得这样冷冷地说话,他撸起对方袖子,找到静脉,电子针头毫不留情地扎进去。

“哎哟,疼疼疼,我要投诉,小江你暴力对待研究对象。”

“你也知道自己是研究对象了,临床研究自愿同意书第五十二条,在合理范围内无条件配合研究员的各种要求,若违反,视作企图破坏研究,情节严重者可送安全治安部论处。”

“别跟哥提治安部,一提就想起他们干的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如果不是他们,哥至于沦为实验体吗?”

江波涛一边录入验血数据,一边叹气。

叶修,男,冬眠者。冬眠历200年零五个月二十九天。冬眠前据说是治安部特别部门的小队长。冬眠理由——疗伤。冬眠者苏醒后会由冬眠管理局统一管理,在适应现代社会后将参考冬眠前的职务和部门来重新安排,只有少数身份识别失败、无处可去的冬眠者会成为研究所的研究对象。这类人在自愿的基础上,配合联盟政府下属大学的研究院工作,用来研究上几个世纪人类的生活习性、人体构造等等数据。除开需要配合各项身体检查、观察生活习性外,生活上和普通人基本一致。

按理说,叶修这样职务级别的,不存在身份识别错误一说,但他就是被划分到了研究院。在江波涛提交课题后,在数据库里找到了匹配的实验体样本,经过一系列手续,把这个麻烦精划到他的小组。

冬眠者,或者说古人类普遍存在一种区别于现代人的气质。江波涛在脑海里搜刮了一整圈,才找出一个词语来形容——江湖气息。或者说流氓,或者说无耻不要脸。纵使江波涛被朋友称作交际一把手,面对这个研究对象的时候,不免心力交瘁。这种感觉打从两个人开始同居后就越发明显。

不要误会,这个同居是以研究古生物起居习性为目的的观察性同居。

但这也足以让江波涛彻底认识他的这个研究对象有多麻烦。关于这部分的感想,江波涛将它们整理成万字小论文,打算当做以后研究的参考数据,虽然不太具备共性。

“这话说了几百遍,也不见你向冬眠管理局提出申诉。”

叶修懒洋洋地靠回人体工程椅里,把人工房顶的阳光指数调整到27,摆出一副在南洋海岛度假的表情。

“反正小江你这里挺合适,包吃包住包伺候,何乐不为。”

那是啊,江波涛腹诽,毕竟叶修是实打实珍贵的古代alpha,上头给批的经费额度不一样。但同样的,压力也不小。

“等下要试着催发发情期,有什么要求麻烦大哥您提前说。”

“发情要有对象,总不能让我对着空气自嗨吧。”

江波涛一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一手端着咖啡。他身后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玻璃,事实上,这是块单面透视仪,是针对研究对象而特别设置的,方便研究员随时记录和调取他们的生活内容。当然,仅限于研究房。研究对象在踏入研究房前就必须有全程被记录的心理准备。

“放心吧,有不少Omega志愿者,根据体能和匹配值,我给你初步筛选了一下,资料发到PAD了。”

叶修调出电子屏幕,随意滑动页面,几秒后就把pad扔在一边。

“不满意?”

“现代的Omega也太强壮了吧,个顶个的健美冠军。”叶修撇嘴。

确实,经过200年的进化演变,人类第二性别的性征已经被模糊和共性化。举例说,Alpha不再从体能上具有压倒性优势,而Omega也并不属于孱弱的代表。三种性别达到了和平共处的巅峰状态。现代人也不再具备发情期一说。而人们对于存在过又消失掉的东西总有一种幻想。江波涛正在进行的就是古alpha生理及发情期的课题研究。

“你喜欢柔弱系?”江波涛调出电子屏幕,从应征者里重新挑选起来。

“不能太健壮,又不能太柔弱,林妹妹这款我不喜欢,啊,林妹妹知道是谁么,红楼梦看过吗,你们现代还有四大名著吗?”

江波涛没抬头,继续滑动屏幕,接口道:“有点知识底蕴的都知道,你也不必这样作古,不要小觑现代人的知识储备量。这个怎么样?啊对了,第一性别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我喜欢中规中矩一点的,禁欲系,戴黑框眼镜,栗色短发,嗯,最好穿白大褂,这类的气质刚刚好。”

江波涛抬起头,视线和叶修隔空对视:“我在认真提问,事实上随便塞一个Omega进来你也无权拒绝。”

叶修一脸认真地说:“我也在认真提出自己的诉求,我记得你们对待实验体的人权问题上还是很如履薄冰的吧。”

“你怎么知道我是Omega?”

“闻得出来。上周的信息素课题不是已经论证过了?你们现代人信息素退化实在太严重。”

江波涛未置可否。他知道信息素是古代AO发情的重要因素之一。这东西别说闻,在进入研究院前他压根都没听说过,简直是存在于宇宙传说里的物质。而他对于叶修说的话,尚保留部分意见。虽然,第一次摸到叶修的时候,他就跟摸到康熙帝玉玺一样激动得多吃下两碗饭。

“没感觉的Omega放一百个进来我都硬不起来。”叶修耸肩,“课题进度又要延缓咯,预算裁剪某人又要挨批咯。”

“你……”江波涛气结。

刚开始,因为叶修的各种不配合,他的课题止步不前,没少在研究院综合大会上挨批。他的课题从一开始就有大批反对声存在,这下更是借机闹事,目的无非是对叶修这个人虎视眈眈。

江波涛瞪着叶修,一个珍贵的研究对象,为什么要是这种个性,古代人真难搞。

“你忽悠我没见过Alpha发情是吗?根据文献记载,200年前你们的社会Omega处于绝对弱势,强/奸案屡屡发生,在公开场合发情的Omega被随意标记是被允许的,简直就是个野蛮社会。这样你还要说对着Omega硬不起来?”

“啧啧,小朋友,你都看的什么文献,道听途说吧。对发情有发言权的是你还是我?我们那也是法治社会,Omega人权中心又不是吃白饭的。”

江波涛噎住,无法反驳。

叶修接着教育他:“就跟现代社会一样,免去发情期免去信息素,就没有犯罪了吗?那监狱开着是为了收门票啊?发情就跟恋爱一样,要看缘分和契合度的。说Alpha是行走的生/殖器可以告你诽谤哦。”

说完,叶修一脸“你这个没谈过恋爱的A4复印纸”的表情。

“你就谈过恋爱吗,哼。”

“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给你找十个行了吧,你从里面选一个顺眼的……”

话没说完,江波涛被叶修一把拉住,整个人倒在叶修身上。

“你……”

“做科研的脑子那么僵怎么行,我都说了,‘你’刚刚好,现代人都没点‘为了科学献身一切’的觉悟吗?”

江波涛整个人都是僵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腰侧的那只手掌上,哪里听得进叶修说什么,也忘记第一时间爬起身。

“喂,傻了?”

叶修凑在江波涛脖子这里用力嗅了两口,说:“虽然很淡很淡,但确实很好闻,是我喜欢的款。”

江波涛捂住脖子,跳脱出叶修身侧一米的范围。

性/骚扰!绝对的性/骚扰!

“总之,下午的研究照常进行,你别耍花招。”

看着江波涛摔门而出,叶修猛吸一口电子烟,做出吞云吐雾的享受状。

 

下午。

隔着单面透视仪,江波涛的脸都快发绿了。

叶修乖乖配合了所有的研究要求,但他气跑了三个志愿者,和之后两个产生口角斗殴两次,又因此脸上挂彩吓跑四个,最后关于发情期的研究不得不叫停。

江波涛冲进研究房,怒气冲冲。

“你究竟想干嘛?”

“你都看见了,又不是我先动手。”

“那前三个呢?有礼貌,相貌好,也不是很健硕,总符合你的审美了吧。”

叶修坐下来,揉着发疼的脸颊,居然开始诉苦:“你们用的什么劣质人工合成素,那信息素的味儿能让一公里内的Alpha集体阳/痿。”

江波涛撑住头回答:“那不是我负责的,就算不喜欢……算了,告诉我你喜欢什么味,我让大明再调整就是了。”

叶修没接话,只是盯着江波涛。

几秒后,江波涛捂住自己的脖子,浑身有种脱力感。

舍近求远不符合一个科学工作者的习惯,而且有句话叶修说对了,自古以来科研工作者都有着为了科学献身一切的觉悟,他也不例外。

就当面对的是具古尸好了。

江波涛在电子志愿告知书上按下手印,很快就通过审核。他调暗了人工照明。深呼一口气。

研究方案是他在阅读大量文献后设计的,关于步骤他清楚得很。脱掉白大褂,里面是件亚麻质地的衬衫,江波涛在叶修对面坐下,心里说不出的忐忑。

“别这么紧张,我又不会干什么。”叶修反倒笑起来。

“你想干什么的话,我会拉响警报。”

虽然这样说,但步骤之一就是通过与Alpha的肢体接触来查看体内激素的变化。

江波涛抬起手放在叶修肩膀上,接下去又抬起另一只手放在另一侧肩膀。视线和叶修维持在同一水平线。

平时总贫嘴没个正形的人在橘色的灯光下显得表情温和。

叶修轻声地说:“拥抱不是这样的,哥来教教你。”

说完,两手一捞,就把江波涛抱了个满怀。

从体格上来说,叶修不属于特别强健的类型,以现代Alpha的基准来看也就是中等身材,但他仍然可以把江波涛整个捞在怀里,毫不费力。

“接下去呢?我想想,那份研究计划我可是被你逼着看了好几遍。哦,对了,在气氛正好的时候,可以尝试亲吻对方。请问,我们这算是气氛正好吗?”

无视江波涛的沉默,叶修低头吻上去。

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江波涛大脑里猛烈炸开。某种强烈的感觉席卷而来,让他有种翻江倒海的错觉。

“唔——不是,你,唔——”

江波涛想要用力推开叶修,无奈体能差距明显。

舌头!他居然把舌头放进来了!混蛋……

兰花香果然变得浓郁起来。叶修的手掌沿着衬衣边缘滑进去,贴在肌肤上一路游走。

江波涛背脊僵直,更加用力推搡。那根攻城略地的舌头总算减退攻势退了出去。

“吻过了,快放开我。”

尽管叶修有些不舍,还是明智地松开手。

江波涛为了掩饰脸上的热度,低头去看项目确认表。

“所以呢,”他公式而刻板地问,“你是否预感有催化发情的可能?”

叶修回答:“不知道啊,接触时间太短。”

“别得寸进尺。”江波涛压低声音。

“我说的事实嘛。你平时做实验难道都是一遍就过?”

“……”

“所以咯,刚才其实很有感觉了,要不再来一次?如果Omega主动些,Alpha会更容易‘饿’。”

半途而废不是他的风格,江波涛认命地凑过去。一吻结束,等他找回意识的时候,整个人都被推倒在沙发床上。衬衫也完全是敞开的样子。

叶修支在他的上方,目光中饱含某种饥饿的意味,带着威胁,仿佛一枪命中,再也无所遁形。

相较于现代Alpha,这大概可以归类到野兽捕食的野性本能上去。江波涛思考着论文的内容,甚至为了这一小点发现洋洋得意起来。

“然后,你勃/起了吗?”

叶修伸出舌头,沿着江波涛右边耳廓舔着画圈,无耻地说:“你摸摸看?”

江波涛挣脱出一只手,意外于那器官的坚硬程度。想到研究项里还有一栏“勃/起后的尺寸对比”,江波涛连忙调出电子卡尺。

“脱裤子。”他爬起来下命令。

气氛真的刚刚好,叶修觉得,他们缺少的是一少点浪漫氛围,虽然这个研究房地点并不理想。

“你确定?”叶修问。

“研究项里有这个,麻烦你配合一下。”

叶修说:“脱可以,但这毕竟属于个人隐私,那个单面透视仪能不能关掉。”

这个要求确实不过分。江波涛思索片刻,抬手下了指使。镜子对面的助手杜明接到信号便切掉了透视仪的电源。

“好了,脱吧。”

待到透视仪再度接通后,谁也不知道对面究竟发生过什么。只看见江波涛被环在研究对象的怀里,脸色潮红。

而研究房里,叶修贴着他的耳朵,不满嘟哝:“剩下的我们回家再做?其实小江,想知道Alpha发情的详情,晚上到我房间我一定身体力行知无不言,包你满意。”

今天的江波涛依然很烦恼。


完。

评论(1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