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周江] 那么大圆筒,我吃定你了

被第七集片尾广告搞到笑得不能自已。

嗯。

速度码个段子。

----------------

“嘿,知道吗,队长摊了个新广告。”杜明推开训练室的门,大咧咧坐在桌子一角。S市短暂的春天让所有人在一礼拜中经历了春夏秋冬的滋味,而这会儿明明才五月初,外面的温度已经直逼33,训练室的空调也被迫上岗。

吕泊远注意力仍然在手中的杂志上。

吴启支着脑袋没精打采在玩开心消消乐,接过话头说:“稀罕,当你有什么新料可报,狗仔怎么当的。队长接广告能算新闻吗,能吗,老方生二胎都比这个有吸引力。”

“靠,老方二胎了都?”孙翔惊得跳起来,他好像一胎的红包都还没给。

“二胎你妹啊,”方明华骂道,“你们再这样当咸鱼,尿布都快买不起。”

“不是,”杜明解释,“我刚路过经理室,这次是给麦记代言甜筒。”

孙翔问:“那会送一年份甜筒咯?”

吕泊远托腮:“按照套路来说,是的。”

“老方,让队长下次代言纸尿裤,别说一年份,包你终生都没问题。”

一众人还在插科打诨,副队长江波涛推门而入。只见他表情郁结,呼吸不畅,一手捂着胃,看起来痛苦万分。

杜明忙过去扶住:“这是怎么了?”

接着,他的肩膀就被江波涛狂拍狂拍,笑声雷鸣般暴发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不行,憋,憋得好难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怎么了?”其他人面面相觑。

“广告词,啊哈哈哈哈哈。”

“什么广告词?”

“甜筒的。”江波涛几乎笑得直不起腰。杜明找了把椅子,把他按坐下去,这才揉起肩膀。

“我偷瞄了拍摄方案,你们别告诉小周啊……”江波涛神神秘秘把看见的方案内容大致复述一遍,于是等轮回队长进门的时候,只看见全训练室的人都在发神经地狂笑不止,而且在看见他的那一刹那明显想要刹车,无奈刹车失灵一脚踩成油门。

尤其是孙翔,一边笑一边拍电脑,周泽楷歪着脑袋担心他再来两巴掌能直接破坏战队财物。而从刚才开始在他身边就一脸便秘样的江波涛更是笑得欢,一直揉着肚子,整个人恨不得蜷在转椅里。

“笑什么?”枪王大大一脸黑人问号。

方明华还算厚道人,想站起来找个借口为集体抽风开脱,结果想着想着又开始飙泪狂笑。

“想到能吃一年份甜筒,大家伙觉得天气好凉爽!!!”杜明自觉聪明,结果说完才觉挖了个坑。

周泽楷用脚趾想都猜出造成这一幕的罪魁祸首。他把江波涛从椅子上拎起来,眼神警示道:很好笑哦。

江波涛揉着都快笑成八块腹肌的肚子,忙把嘴角弯下去,回应道:不好笑,不好笑,我没笑。

训练室空调还是很尽责的。呼啦啦凉风一吹,周泽楷看一眼墙上的钟,扔下“自习”两个字就把江波涛拽出去了。

吴启望着关上的门,默哀道:“副队惨了,我看队长要恼羞成怒。”

训练室往右拐个弯是一排会议室,周泽楷拖着人走进其中一间,反锁。

“队,队长?”江波涛顿觉不妙。

周泽楷反身把江波涛圈在桌子前面,很有气势地居高临下,狠狠瞪着他。

其实说起来,周泽楷是属于面皮很薄的那种,和游戏里的雷厉风行不同,生活里平时玩笑开过点他都能一秒脸红。

周泽楷低头,一口咬在江波涛锁骨上。

“诶,小周,等等啊,你听我解释。”

“伐听,侬笑吾,气色了。”

“阿拉么笑侬。”

又咬一口,这一次还伸出舌头来回舔两口。

江波涛一手支在桌面上,一手去推周泽楷毛茸茸的脑袋:“真的,要笑也是笑他们策划,没笑你。”

“台词太耻了。”周泽楷挫败地侧头靠在江波涛肩上,“不想念。”

“案子都谈下来了,关键数额不小,乖咯,阿拉囡囡不怕额,眼睛一闭一睁,到时候迷妹迷弟只顾着看侬额面孔,哪还记得台词啦。”

周泽楷又往江波涛身上蹭啊蹭,两个人下身抵在一起,枪王冷不丁说:“不仅size大,还真材实料。”

江波涛一个没绷住笑翻过去,被周泽楷压在会议桌上,死命求饶。

“小周,吾求求侬,伐要刚了,肚皮痛色了。”

周泽楷哪能在听,一手撩起队服下摆,滑进去,沿着腰侧一路往下摸,边摸边叹气:“哎,有颜有料。”

江波涛一只手拍桌子,一只手捂嘴巴:“我错了,我错了,再也不笑你了。”

周泽楷拉下江波涛的手,让他摸自己裤裆,那里已经有些凸起。他在江波涛嘴巴上波一口,又邪魅一笑:“那么大甜筒,我吃定你了。”

这一刻万箭齐发,江波涛胸口插满剑,他根本分不清自己是被笑死,还是被电死的。

哎哟,周泽楷,侬格则小妖精,吾真是切色特侬了。

 

 

 

 

(并没有车,╮(╯▽╰)╭)

评论(48)

热度(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