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419|周江】撩拨Beta的正确姿势

  •  @419周攻基情舞会 00:05

  • 终于写了一回霸总周,写得好开心

  • 排雷警示——ABO设定,周A江B,有原创人物


“下午1点联合会议,两点半约了韩总,四点壁球,五点SPA……”见周泽楷手指敲击桌子,江波涛止住话头,等待指示。

“四点以后空出来。”

“好的,”江波涛一边修改日程一边继续等待指示。

只见周泽楷紧皱眉头,表情从阴郁转到痛苦又变为无奈,最后长叹:“你也空出来,陪我。”

“怎么?”

“有个酒会。”

想到刚才自己进门时周泽楷接的那通电话,江波涛心下也了然,周母最近看了个言情剧,加上旁人煽风点火,本来不怎么着急催婚,结果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变,特别期待儿子谈段旷世绝恋。以周泽楷的身份和样貌倒贴上来的人都能绕周氏集团大楼三圈,排队叫号怎么也得轮上两星期。可偏偏这位周氏接班人丝毫没有纨绔子弟的毛病,别说留恋花丛片叶不沾,他几乎可说是不踏进花丛半步。有时候江波涛都忍不住怀疑周泽楷是不是性/冷淡。作为一个如此优秀的精英Alpha,私生活清心寡欲得让他这个Beta都自惭形秽。

见江波涛端着笔记本发呆,周泽楷趁机将他自上而下扫视几遍,心头小鹿乱撞:我家江总助今天的黑框眼镜搭配西装,真是哪哪都透着一股子禁欲味道。待他反应过来,才发现江波涛投射过来的目光带着几分探究,忙不迭咳咳两声把内心乱七八糟的意淫收起来,一本正经说:“有问题?”

江波涛讪讪地问:“那个,我能不能不去啊?”

这个月见缝插针的相亲酒会他都陪着参加了五次,一开始还以为可能有商机再不济周泽楷喝多的时候自己负责扛他回去,所以江波涛去得是兢兢业业。哪知道周泽楷根本是拿他挡桃花,搞暧昧打擦边球玩得麻溜飞起,导致他背后不知道被那些扑上来的Omega们插了多少刀,要是这些刀子都能具象化,他现在恐怕已经体无完肤。而更重要的一点,他分不清周泽楷拒绝桃花们说的话到底几分真几分假。错就错在他有了私心在前,才会这样患得患失。没错,他暗恋自己的老板,虽说贴身总助这个位置让他和周泽楷除了睡觉几乎都能在一起,可被暗恋对象拿来当炮灰,想想就心烦。

江波涛推推眼镜:“你不能每次都拿我当借口,既然答应皇太后去酒会就别太划清界限,没准遇到对的人呢?肖总的表妹我看就挺好的。”

周泽楷不开心,闷闷不乐地自省到底哪里魅力不够,自家总助非要把他往外推销,想着想着就更加郁闷,一拍桌子回道:“不行,你必须去。”

“你是老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江波涛也有点火气,把要签名的文件放到桌子上转身就走。周泽楷探身隔着桌子一把抓住江波涛的手腕。这一屈身,两个人视线拉到一般平,无声对视几秒,周泽楷突然放软了声音:“我不是冲你……”

“哼。”

“江……”

这招出来,江波涛绷住的脸开始瓦解,五秒后略带无奈地说:“输给你了,要是外头的人看见你这一手,什么沉默内敛什么雷厉风行的人设全都崩坏了好吗?明华哥到时候非得哭死。”

周泽楷心里挺乐,脸上倒不显山露水,只是看着江波涛,眼神亮了又亮。

“哎,周大总裁,我陪你去还不成,麻烦你先放开我,我要是个Omega现在都能告你性骚扰。”被周泽楷圈住的手腕热度直往上蹿,加上近距离的直视,江波涛心脏跳得飞快,生怕再这么拽下去自己会忍不住饿虎扑食。

周泽楷松开手,整个人窝回豪华版转椅里,心底十分遗憾,他悄咪咪释放的信息素对江波涛根本没影响,对方只看了他一眼就别过头。想到刚刚那个距离多适合接吻,周泽楷又有点失落。

在某人大脑模拟的一片旖旎春光里,江波涛已经走出总裁办公室。一路和人打着招呼,冷不丁被冲出来的杜明拖到茶水间。

“涛哥!”

“干嘛?”

“八卦个事儿呗。”

“你这点八卦的劲儿拿出一半给工作,一半给唐柔,现在早就职场情场双赢了。”江波涛敲打杜明的脑袋。

“别这样,上季度我业绩提升了5个点呢。”

江波涛打开橱门找了个杯子给自己泡起咖啡提神,另一边杜明还在滔滔不绝,最后停留在八卦重点:“听说老大被皇太后逼婚呢!”

江波涛头也没抬:“我怎么瞅着你很开心?”

“当然开心啦,大家都在猜到底什么样的Omega能俘获周总的心,你和老大那么亲近,有什么内幕消息没?”

正在挖咖啡豆的勺子抖落下来,江波涛重新拿起来,狠狠挖了两大勺放进咖啡机。

“哇塞,涛哥,这可是高浓度黑咖,有你这么放量的吗?”

“我急需要提神醒脑,管的着么你。”

“我怕你回头油水刮过头拉稀,没得让老大不开心。”

“我拉稀又不用他的菊花。”

杜明用一张便秘的脸看着江波涛:“涛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粗俗!”

江波涛往杜明嘴里塞进一颗方糖:“闭嘴。”

“唔,你还没回答呢,透露点内幕哇。”

“无可奉告。”

撇下杜明,江波涛气势汹汹走出茶水间,完全忘记还在煮的过量黑咖。嗯,什么样的Omega能配上周泽楷,这个答案他也想知道。就算现在周泽楷对相亲兴趣缺缺,可他终归是集团接班人,含着金汤匙出生,掌握权势金钱的同时就意味着要比普通人承担更多的身不由己。不能再逾越了,江波涛,拉住警戒线才能做好他的贴身助理,才能一直站在最近的地方——注视他。

 

送走韩文清,预约的造型师和按摩师已经在外面候着。江波涛把人领进来,反正也是这个月第六次,造型师熟门熟路给周泽楷先上了张面膜,又拿出事先挑选好的衬衫、西装、领带交给江波涛。

江波涛正准备拿蒸汽挂烫机再熨烫一遍,周泽楷却叫他坐下,命令他敷上面膜什么都别动。

两个人分别躺在皮质沙发里,脸上敷着惨白的面膜,刘海都用夹子抄上去,按摩师正给他们按压穴位,江波涛时不时还要喊痛,这副场景把进来要签字的方明华吓个半死。

“咳咳,周总,这是下午的会议记录,如果没问题请在这里签字。”

周泽楷正闭目养神,懒得睁眼看,抬嘴努个方向,方明华只得把文件放到江波涛面前。江波涛边看边签字,一边对方明华说:“明华哥,想笑就笑咯,不用给我们面子。”

方明华看了造型师一眼,终于放声笑出来:“哈哈哈哈哈,那什么,我不是笑你们,真的,面膜嘛,我家媳妇儿天天敷,噗哈哈哈哈……我,哈哈,我是觉得我们企业文化特别好,嗯,真的。”

“滚。”周泽楷下逐客令。

“哈哈哈哈,好好好,我麻溜地滚了,哎,小江,内幕别忘!”

“嘭——”门关上了。

周泽楷挥开想要给他擦汗的按摩师,问:“什么内幕?”

江波涛特别郁闷地看着关上的门,回答:“大家都挺关心周总的个人问题。”

见周泽楷不接话题,江波涛使坏心继续调侃:“你看别人家的总裁都有小情人,五天半个月换一个的节奏,只有我们家的清心寡欲,搞的下面人连点八卦都看不到。”

“想要看八卦?”周泽楷翻了个身,慵懒地盯着江波涛。

江波涛点头称是。

“你和我传呀。”

幸亏敷着面膜,江波涛被这一句话吓得肾上腺激素分泌,定定神才把狂跳的小心脏频率调回正常数值:“周总这玩笑开的,这年头大家都想看霸道总裁爱上前台小妹,千里机甲追妻,万里银河寻夫,谁要看你和我。”

周泽楷眨眨眼,明明惨白一片的脸竟硬生生看出点倾国倾城的味道:“如果不是玩笑呢?”

江波涛怔住,正想要问个究竟,按摩师一拇指压在穴位上,疼得他眼泪狂流,嗷嗷乱叫,而再想继续话题时周泽楷起身到隔壁接电话,徒留江波涛一个人风中凌乱。

 

晚上六点,两人准时出现在某高级私人会所的宴会厅。江波涛退居周泽楷身后半步,进退有度,姿态得当。这种有钱人的聚会开篇往往是很正统的,差不多都是圈子里的公子哥们先寒暄一番,然后物色到对象再借着机会套近乎的套路。

参加过前五次的江波涛对于这种酒会的评价只有两个字——无聊。周泽楷其实也一样,他本来就不喜欢说话,和不熟的人更加做不到寒暄功夫,但他身份摆在那里,加上皇太后在太太群里放出的消息,自然有不少人前来套近乎。除了挡桃花,江波涛怀疑周泽楷带着他的另一个目的是帮他代言。这个长,那个局的一圈酒碰下来,他倒全认了个遍。有好些公子千金少说这个月也是第三次碰头,居然还称上熟人。大家对他的存在也习以为常。有追得紧的,周泽楷就把江波涛拎到胸前两手一圈,什么话也不说,让对方自己琢磨。

半场酒会下来,江波涛觉得最劳苦功高的其实是自己。趁着周泽楷上洗手间的空档,他站在自助餐区域把喜欢吃的东西装了满满一盘,然后满足地窝到角落边吃边等。整个酒会大概也就只有美食和西装周泽楷能治愈他。

周泽楷回来找了一圈,果不其然发现江波涛像只豚鼠一样满嘴塞满食物,顿觉心情大好,嘴角忍不住上扬。正往他那里走,不巧走得急撞到人,带翻对方的玻璃杯,香槟全洒在胸口。对方忙不迭道歉,拿着手帕要擦,周泽楷嫌麻烦,推说没什么,却被人一把拉住胳膊。

“啊,原来是周兄,我是小亚啊,还记得我吗?”

周泽楷急着去找江波涛,可这个胡小亚也算半个熟人,初中前都是左右邻居,后来出国留学便断了联系,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

“嗯。”

“你还是这么不爱说话。”

“嗯。”

“周阿姨身体还好吗?等我回头去看看她,在国外的那些日子我可惦记小时候阿姨烧的油焖茄子和豆豉炖排骨。”

“挺好的,谢谢。”

“真不好意思,弄脏衣服,我陪你上楼去换吧,酒会还有一大半时间,穿湿的衣服怪不舒服的。正好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叙叙旧。”

“不用,我还有个同伴,改天再聊。”几句话之间,江波涛不知道转去哪里觅食,一看不见他周泽楷心里就不舒服,胡小亚这一通场面话,搁在平时完全没问题,放在这会儿真有点踩周泽楷的怒点,而且对方一而再再而三地拉住他,身上信息素若有似无地放出来,按的什么心思动动脚趾头都知道。

然而胡小亚还抱着周泽楷的手臂不放,似乎不拖他去叙旧不罢休的样子。周泽楷踌躇着到底是一巴掌甩开好还是给他留点面子叫他主动放开。

就在这当口,吃完东西满血复活的江波涛突然钻出来,朝着胡小亚来了个商务式微笑。

“周总,可叫我好找,刚有个紧急电话,催命呢。”说完,不着痕迹地把周泽楷往边上带,一边又努力向胡小亚弯腰抱歉。

周泽楷接过手机装模作样地走到边上,江波涛留下来和胡小亚聊天。约莫五分钟后,周泽楷走回来对江波涛冷着脸说:“公司有点急事,速回。”

即便知道是借口,公众场合下胡小亚也不好再胡搅蛮缠,临走狠狠剐了江波涛一眼。

“你和他说什么?”周泽楷问。

“没什么,聊聊你们小时候,顺便透露点周总现在的喜好。”江波涛笑得贼兮兮。

“那他那副要吃人的模样?”

“走吧,衣服都湿了,正好找借口遁走。”


他们开车回家了


这一送,送了三天。

等周泽楷再度出现在办公室,迎接他的是一摞绯闻杂志。

《震惊!周氏集团总裁秘密车库幽会助理!》

《周氏集团接班人旁若无人激情车震!》

《大跌眼镜~周泽楷新晋情人或是Beta☆kira~》

方明华特别期待地等在一边,脸上写满“看吧,我早知道你们有奸情”。

“小江不在哦?”方明华欠抽地问。

“请假。”

“都请三天假了呢,也不知道什么病?方不方便我们这帮同事去探望呀?”

周泽楷眼刀丢过去,方明华终于不敢揶揄大老板:“咳咳,周总您看这个危机公关要不要做?”

周泽楷专注地欣赏起车震的照片。可能是离得距离比较远,选的角度也不好,他绰约的风姿只拍出三分,江波涛的侧脸也比平时难看两成。

“找出哪个狗仔。”

方明华比了抹脖子的动作问:“组特伊?”(做了他?)

周泽楷抬眼,这个眼神不用翻译方明华也看懂了——侬脑子歪特了?(你脑子有问题?)

“送个镜头给他。”

“……”

“要大师级G镜头,长焦全画幅。”

“好……”

“报道撤了,烦。”

“明白。”方明华憋着笑退出去。

周泽楷这才转过身走到落地窗前,整个脑袋里都是江波涛的身影。本来的计划应该是循序渐进,谁知道沾染上江波涛的化学反应居然如此强烈,根本收不住手。想到今早被赶下床的场景,周泽楷就有些苦闷。磨了三天都没磨到一句喜欢。最后居然还叫他禽兽让他滚。嘤嘤嘤,不是说最懂我的吗?灵魂伴侣?默契呢?不过84楼的风景真不错,就说办公室play一定要尝试。改天……

就在这时,手机催命地响起来。看见来电提示,周泽楷一脸苦大仇深。

“楷楷啊!!!侬撒意思?要么不搞绯闻,要么鸡飞狗跳。弄搞吾死回来。”

周泽楷还没解释,嘟——电话已经挂断。

要说他家里最难搞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妈。

 

回到家,客厅里坐着两个人。周泽楷没料到胡小亚也在,朝他点点头算是打招呼,径直走到周母左手边坐下。

一份杂志推到他面前,周母冷冷地问:“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

“我叫你找个人谈谈恋爱,谁叫你搞七捻三?”

“正准备谈。”周泽楷反驳。

周母气得瞪大眼睛:“侬侬侬,侬则小册老。侬恋爱还么谈已经玩起车震,我这个老面皮都挂不住了哟。”

胡小亚适时添油加醋:“周阿姨,楷哥哥多自律的人,这些年从没有过绯闻八卦,怎么偏偏栽在一个Beta手里?谁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呢。”

周泽楷不理会他,兀自喝起红茶,眼睛只看向自己母亲。胡小亚要是懂点分寸,还能留着看戏,真当自己演技高超么。

果然,周母笑着发出逐客令:“哦哟,忘记小亚还在了,我和楷楷有点家里事要讲,谢谢你妈的礼物,改天约她喝下午茶,今天就不送了。”

管家过来送客,胡小亚也不能强呆着不走,打完招呼悻悻地离开。

周母手指点住江波涛的侧脸:“小江我也见过几次,人挺好的,侬好意思搞他?我听说他是个Beta。”

“我喜欢他,不是随便玩玩。”

周母不说话,脸色阴晴不定。

周泽楷挺犯愁,让他实干再苦再难的问题都能解决,但让他耍嘴皮说服他妈,这就相当有难度。他还没说完一句,他妈就能说三句,还自带世界观。他经常怀疑自己不爱说话是因为童年阴影。而且,自从有了江波涛在身边,需要他亲自说话的时间越来越少……

“你喜欢一个B?你想过周家的地位周家的香火吗?”

我就知道,周泽楷皱眉。

不等他开口,周母又说:“别说什么要放弃周氏放弃继承权,我不吃这一套。”

“妈……”

“Wait,我想想……”

周母脸上的表情从沉重跨越到悲伤又蹿上喜悦,最后化为平静。

“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

“?”

“楷楷啊,把小江叫过来,我有话问他。”

 

江波涛顶着一身酸痛勉强穿好衣服,镜子里映照出来的尊容实在太惨,脖子那一圈的吻痕和咬痕青青紫紫,不知道的还当他被人打。无奈,只能翻出丝巾在脖子里围好。

那天从车库回去的路上他就累得睡着,迷迷糊糊感到被人抱上床,还想夸赞周泽楷服务细心到位,梦里叫了他一声名字,嘱咐老板给自己放一天假。谁知道这场欢爱的酷刑居然没玩没了。都说Alpha发情时是个禽兽,但他没想到周泽楷发情后连禽兽都不如。好不容易早上赶跑了周泽楷,饿着肚子躺半天,刚想吃碗面垫饥,却被皇太后call到周宅。

别说工作,他现在光站着腿都发虚,而周母正两眼精光地打量他。

周泽楷忙扶住江波涛,手在他腰上托了一把。

周母挤出怜悯的笑容:“哎哟,忘了,小江别客气,坐下来谈。”

江波涛偷偷和周泽楷交换眼神。

腰还痛吗,揉揉?

别碰我,禽兽。

QAQ

什么情况?

东窗事发。

靠。

嗯?

心好累,算了,现在什么口径?统一下呗?

没读完周泽楷的脑电波,周母已经拉住江波涛的手,从他进门开始那副走路别扭的惨样已经在周母脑海里脑补了各种放浪桥段,她突然说道:“我们家楷楷做事没分寸,苦了你了。”

江波涛一脑门问号,又没办法质问周泽楷,只好看脸色行事。从周家这凝固的气氛来看,周母对他肯定是不满意的。可他没想攀上周家什么,反正当时从了周泽楷贪的也就是一时。所以,江波涛心里除了难过,倒也很坦荡。

“你放心,只要你们是真心要在一起,我绝不会阻拦。”

“嗯……嗯?”

“AB的旷世绝恋,真是戳心戳肺的虐啊。本来已经不为世俗所接受,还要遭到各种阻隔,虽然当恶婆婆很带感,不过想想要拆散亲生儿子,我的良知还是很痛。”

江波涛吓呆了,向周泽楷求救,谁知道后者也云游天外,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皇太后今天没吃药?

可能吃的假药。

标准剧情不应该是拿张支票打发我别缠着你吗?我都做好准备拿了钱去大珊瑚礁度假呢。

带上我啊。

“你别看楷楷,别怕,”周母拉回江波涛的视线,“我是个开明的人,我和楷楷的爸爸也是自由恋爱。我们也不介意身份地位这种虚名,唯一的问题就是你不太好生养,不过这个嘛,现代科技发达了,有的是办法。”

“妈,你刚不是这样说的……”

“闭嘴。”

“伯母,您最近看的剧叫什么?”

“紫色生死恋。老是AO官配看太多,动不动装B,要不然就是荷尔蒙本能配对,多没劲。排骨吃多了,换青菜萝卜刮刮油水也蛮好。”

几回合下来,江波涛总算摸到谈话门路,和周母太极越打越起劲,还被留下吃晚饭,周父回家看见他们打了招呼什么也没说,就去书房,撇下周泽楷一个人孤独万分,和江波涛比起来,自己更像是充话费送的。

饭后,周泽楷执意自己开车送江波涛回家。

“哈哈哈,皇太后真有意思,没事看那么多八卦剧,回头我把小明的珍藏copy点给她,丰富晚年生活。”

周泽楷没吱声。

“哎,周总,你不乐意个什么劲?……这路不是回去的路,你要带我去哪?”

车停在半山公路,周泽楷牵着江波涛来到观星平台。

“谈谈。”

江波涛收起笑意,他也知道周母的态度无非是个试探,早晚他都得面对周泽楷的质问。

“好啊。”江波涛挑了个干净的凳子坐下来。

“你为什么和我上床?”

“呃……这算是恶人先告状吗?别忘了那天开头是你让我帮你……”

周泽楷站在江波涛面前,拧着他的下巴:“承认喜欢很难吗?”

江波涛猫一样的眼睛眨了眨,发现周泽楷那张帅脸上有难得的慌乱和动摇,他吸吸鼻子,回答:“彼此彼此。”

周泽楷松开手,忽然笑了,转身眺望山下的夜景。

“你对我没信心。”

“不,我是对自己没信心。你知道,人的贪念只会越来越多,我不确定站在你身边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很怕。怕到后来连注视你的资格都没。”

“我喜欢你和你是不是O没关系。和家里的阻力也无关。外因我都能摆平。这辈子除了你,我谁都不要,”周泽楷难得说了一句长句,他走到江波涛面前,单膝跪下来,“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夜风拂面,好像星辉照亮了整个视界。

江波涛鬼使神差地主动凑上前,谁说Beta的荷尔蒙没有本能冲动?


评论(15)

热度(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