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缺仓库

全职江担。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周江] 绵绵 <5>

5.

那天后来是怎么回去的,江波涛有些记不清。他酒量一般,存心借酒浇愁,江风一吹,酒气上头,很快就不知道东南西北。只听杜明说是周泽楷把他背上五楼,五好青年爬上来时被压得气都喘不过来,哦,还体贴地买了醒酒贴。杜明又说,不过还好,你酒品不差,不说胡话不乱动手,就知道安静地对人痴笑。听起来很欣慰,往深了想屁点安慰没有,自己前脚才撩了人帅哥一把,后脚就原形毕露,怎知道他有没有端着一张花痴脸,流没流口水。

第二天,江波涛顶着俩熊猫眼去上工,刚踏进办公室,于念就捧着一束玫瑰凑上来。

“江哥,给。”

江波涛摇头:“我不好你这口。”

于念脸立马红了,直摇头:“不知道谁送你的,快递一早等着开门呢。”

江波涛接过来,小卡片里就一个字——周,连句情话都没,他噗嗤一下笑出来,早起的头痛顿时烟消云散。屁股才沾上椅子,前台小姑娘又拎着一碗皮蛋瘦肉粥放到他桌前,暧昧地敲下张小卡片,江波涛低头一看是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他摸出手机点开通讯录,和周泽楷的号码一比对,眨眨眼睛冲前台姑娘装无辜。

江波涛空窗两年多,辗转到S市发展,工作一直很忙,恋爱对他来说可有可无。虽然名义上是个双,但男朋友只谈过一个。早前大学里有个水灵的学弟追他,起初还躲了一阵,后来觉得不忍心,杜明又不嫌事多在旁边整天灌输邪门歪理,半推半就好过一阵。再之后只谈过两个女朋友。在他规划的人生轨迹里,一直以能娶个媳妇避免争端为最终目标。

所以他到底吃错哪门子药去撩的周泽楷。

一碗温吞的粥下肚,江波涛带着暖意眯起眼干活。

 

下班后,江波涛在公司楼下拐角处碰见吕泊远,后者显然刻意在等他,地上掉着一堆烟头。

不远的地方,周泽楷坐在车里,看着江波涛下楼,看着他把吕泊远拉到旁边角落,看着两个人开始交谈到不欢而散。虽然江波涛脸上平静,看起来温温和和,周泽楷却觉得他又回到了那天晚上,浑身长满刺。

江波涛站在原地长叹一口气。站在好友的立场,他没兴趣知道吕泊远家里的闹剧如何收场,他只明白杜明被卷进风暴中心,摔得一身是伤。但人与人之间都有一道看不见的界限,孰是孰非被框在各自认定的界限里,遵循自己的游戏准则。何况这种家庭官司本来就是个死循环,没有对错可言。

江波涛摸出一根烟,慢悠悠找打火机,一只zippo适时凑上来助他点燃了烟。握着打火机的手骨节分明,甚是干净。江波涛眼睛向下,又抬头露出最拿手的笑:“等我啊?”

周泽楷今天穿了件迷彩的套头卫衣,跑步裤外面套条中裤,脖子上还挂着个降噪耳机,整个人看起来POP英气。他伸手在江波涛头顶揉了一把,低声说:“别笑了。”

江波涛一愣,无声把那根烟抽完,然后踢踢脚跟自然地问:“去哪儿?”

周泽楷没答话,带着江波涛七拐八弯开进老城区,下车还要步行十来分钟。两个人钻进一家店面不大,看着脏兮兮的饮食店,点了两碗奥灶面。

江波涛想这小子的约会风格真是挺奇特。不过听说这里的面还挺出名,上过美食节目,汤料做法是祖传下来的,平时饭点人都多到挤不下。

店主看起来和周泽楷挺熟,招呼他们坐在最宽敞的位置,亲自给他们下面做浇头,还多送了两块熏鱼。

“你常来这里吃面?”

“小时候常来。”

“模特工作不忙吗?”

“还好。”

“经常出差?”

“看情况。”

两个人一边等面一边聊天,问答式的聊天内容也就毫无障碍地持续下去。

江波涛吃着熏鱼,要不是知道周泽楷的秉性,一般人哪会觉得他这是在追人谈恋爱呢。就他这样一棒子下去捶不出个闷屁的性格,也是不太可能和女孩子处在同一个思想维度,脑补了周泽楷可能有的反应,江波涛肚子里乐出朵花。

周泽楷不知道旁边的人独自在开心什么,只见他笑盈盈吃着熏鱼,没一会儿却苦着张脸,嘴巴里盘着什么东西,腮帮顶得鼓起来又憋下去。

江波涛纠结一番,最后转过来张着嘴巴,苦哈哈地说:“刺卡住了。”

怎么这么可爱。周泽楷凑过去,轻捏着江波涛下巴,对方指着左边上面的大牙口齿不清,“则里,剔不粗来。”

周泽楷只能把江波涛的下巴再往上抬,从下往上仔细找了半天,终于看见小半截透明的鱼骨戳在牙肉里,他小心地伸手去拔,被柔软的舌头蹭了一指口水,顿时心猿意马。

“还么好?”

“快了。”

“还没吗?”

“唔,别说话。”

江波涛急啊,外物侵入的感觉让他嘴巴快兜不住不断分泌出来的唾沫。等周泽楷拔出鱼刺,抽出来的手指上果然牵出一条银丝。

江波涛闭上嘴巴,眼角有点红,纵使平常游刃惯了,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来缓解尴尬,他低头谢了周泽楷一声,整张脸恨不能埋在面里。叫你意淫别人,这下打脸了吧。

周泽楷看起来神色如常,洗了个手回来接着喝面汤。但他满脑子都是刚才舌头柔软湿滑的触感,整个人根本注意力涣散。

吃完面时间还早,周泽楷说,要不去连一盘游戏,江波涛说好,刚才的静默终于被车窗带进的风吹散一半。

两个人就近找了个高档网吧,要了一个vip包间,并排坐在软包沙发里,登录游戏。相互交代了一下进度和素材需求,就先各回各家调整武器和道具。这游戏上限一队四人,单人也可以刷怪,没什么具体情节,主要是打怪刷素材做装备,但是打法多样,可以单打秀技术,也可以多人打配合,不同的人都能找到各自的乐趣和追求。周泽楷本来就是孙翔硬拉来凑数用的,但是没想到他上手很快,操作精准,远程武器用得得心应手,打着打着也就一直玩到现在。江波涛和他情况差不多,也是闲来无事被杜明拉去凑数,从开服玩到现在,打得不勤快,倒也没有要A。

江波涛缺的一个素材是五星任务给的,难度中偏上,所以他们也就不组野队,两个人进副本玩起来。

一开始江波涛还出声商量战术,两三盘之后基本就不需要交流。周泽楷远程控场,江波涛近战输出,什么时候锁头,什么时候断尾,什么时候道具流,简直配合得严丝合缝。

这几天江波涛心里存着怨气,在虚拟世界里乱杀一通,倒真畅快不少。如果说和杜明打配合是在无数次惨痛教训上练出来的,那么和周泽楷就真的是天生默契。

只是江波涛运气背,想要的大地之心怎么都刷不到。

“再刷一盘。”

“算啦,服了读心系统了。今天手累,休息休息。”

“我帮你刷。”

“唔,好啊,再试最后一盘,不管有无,老衲都清心寡欲啦。”

江波涛抱着可乐让位,站在身后看周泽楷操作起无浪的角色,显然他双刀用的少,但也打得挺溜,磨了近15分钟,最后一招鬼人化乱舞十八连锁头看得江波涛目瞪口呆。

任务结算时,道具栏里赫然躺着一枚大地之心,赤红色闪着一圈金光。这素材着实怨念了很久,这下措手不及跳出来,江波涛激动得在后面猛拍周泽楷。

“有了有了!”哪还有什么清心寡欲的样子。

周泽楷转过头,直勾勾看着江波涛:“怎么谢我?”

江波涛来不及收回手,被周泽楷一把抓住,整个人往前带着扑在沙发靠背上,鼻尖离开周泽楷只有几厘米距离。

“你想怎么——”

手掌包着江波涛的后脑勺往前压,周泽楷终于尝到了觊觎已久的味道。


评论(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