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缺仓库

全职江担。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周江] 绵绵 <3>

  • 轮回相亲团顺利会师⁄(⁄ ⁄•⁄ω⁄•⁄ ⁄)⁄

  • 最近勤快到自己都要哭……


3.

周泽楷短信的回复也很短,常常是江波涛打上很长一句他才回了一个嗯。

他知道自己很难和人聊起天,也没有像孙翔那样,屏幕背后就能捧起一颗炸毛狂乱的少男心。他以前总是不能理解电子化的文字,他想人情已经够冷漠了,为何还要剥夺语言的温度。当然这话要让方明华听见,一定会飙泪说那你先给我来段超过五百字的海派清口再说。

江波涛聊起近期状态,说病假休完到公司又陷入新的五加二。

周泽楷打了个问号。

江波涛回复个苦逼的颜文字,五天工作日加两天周末=天天上班。

周泽楷端着手机想象江波涛的表情。想着想着就转回到那天泛着潮红强行压下急躁的脸来。那张脸并不出众,普普通通,干干净净,却无端地勾着周泽楷的视线。

最后问起哪天有空,周泽楷长手撩过床头的台历,发现明天往后的一周都标着红圈,还写了个大大的叹号。

他总算打了一大段话,解释说近期要去国外出差,排不开空余时间,等了很久对方都没反应。

就在他握着手机睡死过去后,江波涛的短信姗姗来迟:完了,诺基亚黑屏了,这水逆没完没了啦。

可能等不到周泽楷的回复,紧接着第二条短信发来:那没事,等你忙完了再说。

这一拖又是小半个月。

当然这一次两个人维持着一般频率的联系。这段关系就像一条射线,缓慢地向前推进。

跨进三月,江波涛的手机终于修好,他用新手机给周泽楷发了条短信:猜猜我是谁?

那头很快回过来:江?

两人就互加了微信好友。周泽楷的朋友圈里都是不加滤镜的风景照,除了照片半点个人说明都没。

而江波涛的朋友圈多半是最近画的图纸一角,或是设计好的样板房,还有哪天路过的建材家居市场,有时候发个收纳心得,或者帮爸妈转转中老年心灵鸡汤。总之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周泽楷躺在南洋海岛的沙滩上,闲来无事一条条把江波涛的状态往下翻,连评论也会瞅上一眼。看多了,他都能分辨出江波涛回复别人语句里的细微差异。

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自然而然在他脑海里扎下根,推着那节射线又往前跑出几里。不知怎么,他鬼使神差地拍了张碧海沙滩,第一次配上文字。

过没多久就看见点赞大军里加入了江波涛,评论说不带这样欺负加班狗。

周泽楷莫名地心情很好,迫不及待想要飞回国吃那一顿迟到太久的饭。

 

江波涛原本只想单刀赴会,杜明在得知周泽楷是谁之后,眼巴巴地粘在后面,非要一块儿吃个饭,再要个签名什么的。

江波涛说,你长点志气,何况小周并没告诉我他的职业,人兴许不想你知道呢!

杜明狼吼一声,不管,兄弟我这辈子还没见过八头身呢,不管不管,就是要去。江波涛抵挡不了他的缠功,征得同意后只能无奈地拖家带口一起到了会闲居。

进门前又再一次郑重警告屁股后面那条狗腿:“该说说,该吃吃,不要吓到良民。”

吕泊远耸耸肩,表示自己只是个附带产品,顺便在某个家伙发花痴的时候负责打晕扛回家。杜明忙立正,举三指对天起誓一定管好自己的嘴巴只吃不说话。

信你们有鬼了。江波涛叹口气推开门。

周泽楷安安静静坐在靠里的桌子旁,因为江波涛说要带朋友,他就叫了孙翔一起来,两个年轻人卖相好,穿着打扮又跟潮流,坐在一起打游戏,特别招蜂引蝶,隔壁桌的姑娘连连看了他们几回。

迎面走来3个人,周泽楷抬头觉得其中一个很像江波涛,可对方带着口罩,他一时倒犹豫着要不要挥手。

两个人眼神对上,江波涛眼睛里的笑意快把周泽楷给淹没,他一把拉下口罩快步走来。

“不好意思,来晚啦。”

“我们也刚到。”

落座后各自介绍,从名字到职业,杜明便趁机掏出杂志狗腿地求周泽楷签名。

平时都是方明华在打理粉丝来信和礼物,周泽楷还是头一遭遇到个活生生的男粉当面求签名,显得有些腼腆。

江波涛看了会儿,出面说话:“适可而止啊,谁给你权利调戏良民哒?”

杜明噘嘴:“我看好小周,火钳刘明嘛,哎哟……”

话没说完,桌子底下不知被谁踢了一脚。

孙翔夹了筷西兰花:“原来你们都爱看这娘兮兮的杂志。”

吕泊远和江波涛忙指着杜明,异口同声:“我们不看的!”

周泽楷塞了把辣椒给孙翔,心里无语,解释道,那次是临时任务。

江波涛才明白他在担忧什么,把雪碧笑喷到吕泊远脸上。

后来话题总算扯到别的地方,发现大家都在玩同一款网游,共同话题便多了些,问了区服,凑巧都在荣耀这一区,恨不得立刻要组队刷怪。

江波涛坐在周泽楷左边,偏头正好挡住杜明明晃晃的视线。小花痴一脸写满对八头身的羡慕。

江波涛使坏,故意往周泽楷那边靠,偏不让杜明得逞。他今天穿了件黑色鸡心领的毛海毛套头衫,把皮肤衬得很白,整个人看上去柔和温顺。

周泽楷对内里的前因后果没有头绪,看着他们眼神飘来送去,纳闷的同时竟生出了点没来由的嫉妒。他夹起块红烧肉丢进江波涛碗里,企图拉回他的注意。

“你平时也打怪猎?”江波涛啃上一口肉。

“嗯,陪孙翔打。”

“用什么武器?”

“重轻弩都可以。”

“我片手和双刀都用的不错,改天连一盘。”

“好呀。”

江波涛看起来不挑食,荤素吃的很均匀。他不时带起点话题,大家很快熟络起来,可能是孙翔的气场太过正气,也可能杜明把江波涛的叮咛听进耳朵,一顿饭吃下来哥俩好得其乐融融。

散伙时,孙翔还颇不舍得,连连叮嘱杜明和吕泊远回家一定组队玩几把,因为工会今天有活动,说完这些就急着和大家道别。

杜明眼神暗不丢地粘在周泽楷身上,几近花痴的地步,江波涛嫌这货丢人,叫吕泊远赶快把他提走。自己站在原地摸着吃撑的肚子,思索着是打车地铁还是散步回家。他偏头问周泽楷:“开车来的?”

周泽楷摇头。

然后就没话头了。风把身上的热气一点点吹散,周泽楷不准痕迹往上风头挪了半步。

“急着回家吗?”江波涛问。

周泽楷摇头。

“那,走走?”

九点多的马路,仍然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周泽楷跟着江波涛漫无目的地随便走起来,穿过人流爬上环形天桥。作为地标建筑,这个时间点四周仍然有非常多的游客,十个里有七个在拍照。

“海岛好玩吗?”江波涛靠在天桥扶手边,头微微仰起。

“嗯!空气好,能游泳。”

江波涛楞了一秒,很快笑起来,想着想着竟笑得弯下腰。

“哈哈,不,我没事,终于知道那天你为什么没把我从车上丢下去。”

周泽楷心想,这有什么逻辑吗,何况你怎么可能知道。

江波涛转过身和周泽楷并排看着天桥下川流不息的车河。虽然倒春寒的威力不小,但他似乎受到身边的影响,好像沉浸在海岛醉人的暖阳里。

际遇是件玄幻且毫无道理的事情,如果他再晚两周想起周泽楷这个人,可能会觉得错过时机平白增加别人烦恼,索性不去联系。

周泽楷长得实在太惹眼,两个人驻足聊天的十来分钟里已经帮人当了三次免费摄影师,有一个胆大的辣妹还非要勾着周泽楷来张双人自拍。

江波涛笑着站在一边,一副看好戏凑热闹的表情。

换成平时,周泽楷对待女性还是相当有风度的,今天却觉得某个人太不厚道心里堵得慌,一把拉过看戏的人,自然地把江波涛圈在怀里,贴在腰侧的手心在衣料上磨出一把汗。

辣妹自讨没趣,骂了句“十个男人九个基”。

江波涛贴着周泽楷笑得找不到北,身体的颤动牵连着周泽楷头皮的末梢神经,使得他鬼使神差地在手上加了把劲。

“行啦,别演啦,人早走了。”

“hello?”

“小周?”

手上的劲松开了,怀里的热度跳脱出去。

周泽楷追着想从江波涛脸上找出些蛛丝马迹,却只看见一片风平浪静。唯独他,胸腔里的鼓噪声越来越大。

真糟糕。


评论(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