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杜江] 同居三十题 28· 一方受轻伤

呜呜呜,小明多可爱呀。

----------------------------

28.一方受轻伤

要知道宅男也是有八卦之心的。江波涛和杜明在队内公开出柜以后,一帮不嫌事大的队友众最关心的八卦之一就是谁上谁下,谁零谁一。

作为损友,吴启决定身体力行一把,公然坐庄,买上买下。

方明华拿出复盘的严谨,一边核对考勤表一边带头摸出张红票子拍在吴启掌心:“就杜明那小身板,给他半个豹子胆也吞不下,当然是押小江攻。”

队长周泽楷更是豪放,拿出500,坚定不移地说了一个字:“江”。

才从吴江路吃了一嘴油回来的吕泊远加入战局,犹豫片刻分析道:“小明这个人吧,倔起来特别实在,当初全明星挑唐柔十头牛都拉不回,你们好歹给点面子嘛,”说着话锋却一转,一脸谄笑:“一看就是个有勇无谋的,卖了还在给江副数钱呢,啧啧,力挺江副,押了!”

轮到孙翔,尚不在状况中,只听说开盘有分红,包一整年早餐券,于是无脑贯彻群众路线方针,跟着一起押了200。

杜明最后一个知道这消息,战队上下差不多已经轮完一遍。吴启说,你这个庄没法搞了,赔本生意嘛。杜明铁着脸大骂,恨不得吊打这群狼心狗肺的,再拉到家里强制观摩现场。当然,也只能想想。最后他苦着脸,蹭到江波涛背后:“他们都欺负我。”

江波涛任他摸索脖颈,回答说:“欺负才是常态,你那粉丝团的口号不也是欺压明明,责无旁贷么。”

杜明手一抖,在江波涛颈后划出道手指印,他撇撇嘴:“呵呵,敢说粉丝团里没你的人么。无耻。卑鄙。”

江波涛不理他,杜明照着那道印嗷呜一口咬上去。

“吉祥物,”江波涛说。

“气死了,”杜明口齿不清,咬住不放,满嘴肉香,舔着舔着竟然饱暖思起淫欲。

江波涛居家穿得随意,黑T罩在身上,干净又衬气质。杜明狼吼一声把他扑进六尺大床,从脖子啃到胸口,从胸口啃到小腹,猴急做起扩张。边动边想,平时大概太过温柔,每次做完到了队里,江波涛都跟没事人一样,也难怪别人看不出。老子今天把他做到直不起腰,明天到队里谁上谁下可不就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儿了吗。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计划。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乐极总要生悲。正当杜明准备努力打造河蟹社会,为计生委做贡献的时候,老天偏不给他机会。

几分钟后。

杜明皱着眉头趴在江波涛胸口哀嚎:“哎哟,疼疼疼。”

江波涛一手扶着他肩头,一手在他腰侧来回按压:“哪儿疼?”

“右边右边,回来点,左边一点,哎哟,握草,好疼……”

放轻力道揉压,江波涛脸上却绷不住,笑得气都接不上:“敢问爷还有哪儿不舒服,让臣妾一并伺候了吧。”

“本王要看爱妃裸体围裙跳极乐净土。”

江波涛笑着说好啊,在杜明屁股上狠掐一把,差点没让他跳起来。

“哎哟,我的老腰,爱妃不得欺负本王,哎哟,疼死了。”

隔日,江波涛搀扶着扭伤腰的杜明出现在训练室。所有人一副“看吧,果然如此”的表情,一哄而散。

杜明心里摆了个尔康手,冤屈大叫:Wait,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酱紫!!!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