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周江]写个段子

桌上的手机振动了几下。

“晚上有空?”

江波涛拿余光扫完甩手继续打报告。秃头张说了这份报告不赶出来等着明天卷铺盖滚蛋。卷就卷嘛,其实他早就看那片地中海不舒服了,然而网上说了要假装失忆最好的办法有两个——买醉或者过劳。

买醉不好,因为他酒品太差容易误事。过劳也不好,新闻里过劳导致抑郁或者过劳猝死的人大把大把地冒出来,实在对不起生养父母。

又敲完一行数据,揉揉脖子,江波涛抬头四十五度作郁闷状,想来只不过是今天的心情刚好适合扮演一缕孤独的灵魂。

一直被他忽略的短信锲而不舍,被振得头大的江波涛索性把手机扔进抽屉里,眼不见为净。

能让他如此心烦意乱大发脾气的人此刻正无辜地靠在车门边,同样抬头四十五度,直盯着高耸入云的写字楼某端。但凡走过路过的人都不免侧目——帅哥不稀奇啊,忧郁的帅哥也不稀奇啊,但是穿奶牛装开豪车的忧郁的帅哥出现的概率还是很小的。

北京时间23点10分。江波涛的脑袋从夜间出入口探出来,四下转了一圈发现可视范围内基本无目标物,于是大胆放心地伸出脚,走之前管保安老王要了一支烟,叼在嘴里,猛吸一口,终于觉得心情舒畅些许。他两只手插在大衣口袋里,踢踏踢踏沿着绿化带往前走,刚开始还提心吊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走了约莫10分钟都没发现可疑人物,悬着的那颗心放下的同时却觉得空荡荡。

死周泽楷。烂周泽楷。

江波涛骂了几句,低着头顺拐,砰地撞上一堵墙。烟撞掉了,鼻子也塌了。

哎哟。江波涛退后一步,还没抬头看清楚就被那堵墙圈进怀里,抱得死紧。

待到眼睛对焦以后,率先看见的是那张让人馋涎欲滴的脸,再然后黑白相间毛茸茸的连体奶牛装映入眼帘。这衣服是江波涛双十一买东西附赠的,之前威逼利诱都没让人穿上身,想不到现在还能一饱眼福,可见对方为了打这一场胜仗算是放低了姿态。

忽略掉那身衣服,江波涛瞪了一眼说:“周泽楷,你想干嘛。”

“等你。”

“学聪明了嘛,打伏击知道拉开侦查距离。”

“谢谢。”

江波涛努力去推,可对方纹丝不动,江波涛没好气地说:“这不是称赞,是在损你,咱俩非亲非故你这样很毁我清誉,麻烦高抬贵手,谢谢。”

然而圈人的那双手反而更加用力。

“松手松手,再不松手告你非礼。”

“我的人,合法非礼。”周泽楷面不改色地回答。

江波涛以前就是爱死他这种调调。皮相极品不说,为人周正,平时也绝不废话,但是关键时刻总让你在沉默中爆发,每每导致他“性趣”高涨。两个人在各种方面都配合默契,处得相当舒服,要不是出了岔子,他倒真舍不得松手。

江波涛挤出一个苦笑:“那是昨天,今日0点开始我记得我们分手了。”

周泽楷几乎用了要揉碎骨头的力道,一张郁闷的帅脸逼过来,眼睛眨呀眨。

美人计也没用!江波涛想归想,骨头还是酥了一把,尽管寒冬深夜冷气逼人,老脸却仍旧浮上可疑的红色。

靠靠靠,让你色欲熏心。现在可好,跟头栽得深不见底。

“周泽楷你不是最讨厌拖泥带水嘛,分手就分手了,大射手的人怎么那么叽歪。”

“我不同意。”

“那算我单边违约解除合同,前天那一炮算违约金,咱俩谁也不欠谁。”

“你敢。”

“我怎么不敢,新时代优质男青年,谈情说爱的自由权利还是要捍卫的。”

周泽楷没回嘴,但是他的脸色显示他很生气,非常生气,生气到江波涛能感觉出愤怒的脑电波快要在耳边炸开花。但即便如此他还没忘记花痴一下周泽楷的美貌。果然帅哥无论怎么样都还是帅哥。他两只手不着痕迹地在周泽楷怀里蹭了蹭,最后示弱地表示乖,你听我说。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条……唔,”江字还没说出口,不安分的嘴巴已经被人封住,就算他平时再怎么巧舌如簧,对上行动派都只能甘拜下风。

激吻过后,他伏在周泽楷胸前,一边回味着刚才的吻,一边搜刮拒绝的台词。他知道如果今天不把关系切割分明,那他心底那点不舍的小九九就会把理智吞没。

“小周,”江波涛眼波水润,“我有我交友的原则,现在你这样我很为难,老话说的好,长痛不如短痛。我没有不满意你这个人,但我这里庙太小,容不下你背后的佛。”

周泽楷松开手,拉远两人的距离,狭长的眸子倒映着写字楼上的五彩灯带,光怪陆离却又含情脉脉。

“我是我,他们是他们。”

“那又怎么样。你能自由多少年?我们交往的基础本就是对等,现在好了,大家认清现实。我可没怪你欺骗我在先。”

要摆长篇大论,江波涛可不会输,反正他知道周泽楷懒得和他废话。

果不其然,对方一脸不耐,于是他加快语速继续神神叨叨:“飞上枝头变凤凰这种好事我享受不来,也不想受人威胁,趁灾难来临前大家和平分手多圆满。”

“威胁?”周泽楷挑出重点。

江波涛一愣,随即打哈哈:“网络小说不都这样写,我这只是个比喻,防患于未然。”

周泽楷闻言松了口气,表情放缓,使出必杀颜值攻击,眼波转得那叫一个魅惑:“江,回家。”

江波涛最怕周泽楷来这一招。以前在床上无论什么羞耻的动作,但凡他抵抗一下,只要周泽楷出招,什么廉耻啊什么羞耻心啊什么自尊心啊都抛到九霄云外,抱得美人在怀才是最紧要的。

可是今天不行。他挣开了周泽楷的手,认真地说:“小周,分手吧。”

自尊像片薄纸,这一刻被撕成两片。周泽楷指尖微凉,攥紧了又放开,收拾起来的脾气全部冲上太阳穴,突突地直跳。他想说点什么,却被一通电话打断气氛。黑白奶牛最后看了江波涛一眼转身离开。

夜色下,江波涛摸着嘴唇,那里还温热依旧,留着刚才亲吻后的余韵。他后悔没有选择买醉。


评论(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