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孔花] 日常小景

※真不会写BG,练个笔

※孔明X山田花(原作:三国恋战记→让我来卖个安利顺便求粮)

※时间线是HE互表心意之前

※关于师父呆毛的臆想,脑补了呆毛是师父的G点之一WWW(所以不可以随便碰,后果很严重XDD)


花发现自己对师父头上那簇呆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是说越不让打开的锁就越让人想打开吗。放到这簇呆毛身上,道理也是一样的。起初,只是视线随着它的摆动而动,后来就总会不时地认真思索诸如为什么它无论如何都会违反地心引力屹立不倒的问题。

如果抓一下会怎么样?

只是抓一下应该不要紧吧。

这个年代大概还没有发胶这种东西,所以到底是为什么会立起来呢?

等回过神,对面的人明显一怔。

花的行动总是快于思考。呆毛握在手里的触感柔软细滑,和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放……手”

“嗯?”

“我说,能不能,松手?”

花觉得她真的天生不是干脑力工作的料。师父严肃的声音明明就在耳边,她反倒将呆毛拽得更紧。这个动作使得孔明倒抽一口冷气。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花一下子惊慌失措起来。她向来很懂礼貌,就算再怎么好奇,也不应该真的去抓师父的呆毛,就算想摸,也可以趁对方睡觉或者别的什么时候偷偷地……不,这个问题从根本上来说就是错误的。

“不不不,师父,我,那个……”

一贯从容不迫的孔明有一瞬露出动摇的表情,但也只有一瞬,所以忙着低头认错的花并没有注意到。

“我觉得有必要教教你师徒尊卑的礼节。”

“不是的,我,我只是,唔,”花焦急地在心里思索解释的理由,这个时候发胶肯定救不了她,孔明一旦生起气来,没准又要把她打发到哪个陌生地方去打杂,想到这里花猛地抬起头。额头撞在正要讲话的孔明的下巴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

室内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中。

“你去休息吧。”

“师,师父……”

孔明挥挥手,没有要听花解释的意思。

“哟,今天晚上去不去……”士元扒在门口,怀里抱着一捆竹简,正兴致勃勃抬起左脚,但他还没跨进门就发现了室内的异常,“啊,我等会儿再来。”

“不用,我这里忙完了,正好有时间。”孔明埋头提笔疾书,看起来并不像是“有时间”的样子。

士元“嘿嘿嘿”笑着走进房间,看着山田花低头往外走,又看看沉默不语的孔明,抬起一只手叩在桌子上。

“和小花吵架了?”

“没有。”

“我想也是,那她怎么一副很受打击的样子?”

“我不知道。”

“啧啧,鬼才信。你的耳朵很红啊。”

孔明停下笔抬起头,头顶的呆毛顺势抖了两下,耳朵尖看起来比刚才更红。

“绝对有鬼。”士元故意做出下流的表情。

“柳下惠也是有极限的。”孔明自言自语道。

“嗯?你说什么?”

“我说你看起来闲得冒泡,不如把右边那堆竹简都给我拿回去看一遍。”

“啊对了,后街新开了酒肆,前五十免一半酒钱,我很忙,我真的很忙。”说完,士元抬脚就朝门外溜去。

孔明长长地叹了口气。视线最终停在窗框附近。回想起刚才花的动作,他不自觉地浑身一紧。虽然知道呆毛的弱点,可没想到被花触摸的时候感觉会如此强烈。自己的理性几乎一瞬间就被击碎。这个徒弟的好奇心和那方面的愚钝实在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还是说她所在的世界整体都缺乏这种常识性?

想到这里孔明第二次叹气。

窗外的剪影移动了半分,孔明出神地露出苦笑。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