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叶江] 拐个前辈当队长(7-8完)

7.

  在如何对待江波涛的问题上,叶修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他本以为真相的披露会被对方狡猾地否决掉,哪成想江波涛乖巧得出人意料,没有任何反驳便接受了既定的事实,虽然这让叶修松了口气,却始终难以化解心底的失落。

  打从江波涛改口叫他“叶神”之后,这个人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叫人难以想象曾经的朝夕相处,更不要提屡次被人强吻的事情仿佛被抹消得一干二净。

  晚饭的氛围变得极其诡异。

  好像所有人都不太能够适应正常的江波涛。

  “江副这态度真是让人不习惯啊,”方锐感叹道,“我们昨儿个才把老叶嫁出去,今天就退婚了,果然做人不能太恶毒。”

  “嗯嗯?老大结婚了?怎么没通知我?”

  “去去去,听个没嘴皮的乱讲。”

  “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你小子皮痒是吧。”老魏眼疾手快抢了块红烧肉。

  陈果呆呆地看了眼江波涛,小声嘀咕,看来这转会是没戏了。

  最后倒是苏沐橙看不下去,把叶修和江波涛一起推出去,名曰眼不见为净。

  两个人苦笑地站在网吧门口,天色已经变成黑紫色,天幕缀着星星,隐隐绰绰。拍死一只蚊子后,叶修开口:“他们知道你明天要走,有点舍不得。”

  “我知道。”

  “其实你想留——”

  江波涛打断叶修的话:“正因为这样,所以我必须快点回去轮回,我的队友,”他停顿下来,似乎是在努力消化这个认知,再抬头时却露出了个让人安心的笑容,“心情一定也是一样的。”

  叶修放下人字拖,踩平,然后拉着江波涛往外走了几步,却始终没有说话。华灯初上的街道,热气随着夜幕的降临散了几分,握着江波涛手腕的力气大到发疼,隐隐能觉出对方的怒气。

  “病了就不要勉强。我告诉你真相,只是因为逼不得已,是希望能让你好起来,不是为了让你假装清醒。”

  “我没有假装。”

  “你没有?”叶修用力拉了一把,江波涛随着惯性往他身侧撞过来,他捏住江波涛的肩膀,眼睛眯缝起来,“你没有吗?”

  侧过头避开叶修探寻的目光,江波涛摸摸鼻子道:“咳咳,我回S市会继续接受观察和治疗。”

  “然后忘记发生的一切吗?”

  江波涛诧异地抬头,却发现叶修正低头靠近,他的呼吸几近停止。

  “对我做过这样的事情就想不负责任吗?”

  两个人靠得极近,皮肤相触的地方粘着一层闷湿的汗。

  江波涛眨巴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叶修放开他的嘴巴,绯色慢慢爬上耳根。

  “你说你喜欢我是吗?”

  “我觉得听你喊我老叶怪舒服的。”

  “也许你好了就会忘记现在发生过的一切,我觉得我挺傻的,明知道不可能,却忍不住去回应。”

  叶修不住地碎碎念,江波涛伸手揽住他的背,觉得眼睛发酸。从早上到现在所做的全部思想建设都被叶修这几句话轻易地打破,不同阵营的身份也好,混乱思维也好,就算叶修是在骗他,这一刻他都不想再考虑。

  挨着好一会儿,江波涛才松开手。两个人对视之下都有点尴尬,却憋不住笑起来。

  “你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吗?”江波涛踢开一小块石子,继续往前走起来。

  “知道。”叶修慢慢跟在后面。

  “我现在还是个病人。”

  “嗯。”

  “我说我喜欢你,可能只是一种臆想状态。”

  “嗯。”

  “所以你当真了吗?”

  “你呢?”

  “如果你问现在的我,当然是真的呀。”江波涛歪嘴一笑,“特别认真,认真到每天都想拐去你的床上。”

  面对江波涛直言不讳的调侃,叶修快走几步追上他,一手撩在江波涛的后脑勺,轻轻往下按住。

  “嘴碎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一路走回到上林苑,和江波涛东拉西扯竟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江波涛重新踏进叶修的房间,这种心情真的非常奇怪。认知里所坚信的东西成为了子虚乌有,自己必须重新摆正位置,那种被否定的恐惧从上午开始就没有消退过。然而叶修看出来了,甚至用那样的方式来安抚,这令江波涛既开心又难过。感情得到回应是一回事,只怕到头来随着病情好转又会变成黄粱一梦。

  叶修在电脑前忙着应承方明华,对方对于江波涛提出要归队的请求简直感激涕零,甚至表示轮回全员都对叶大神跪拜感谢。叶修闷哼,心道如果方明华知道他要拐走他们轮回副队的心的话,不知道要在背后扎几次小人咒骂他了。

  提示音响起,是方明华的交易提醒,叶修这才想起来管轮回要了材料当食宿费。看着背包里躺满的稀有材料,他突然之间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江波涛一声不响地在整理行李。周泽楷和经理说好明天一早驱车来接他,下午直接上专家会诊。摸到早上那本被捏皱的电竞周刊,江波涛再一次打开来,翻到印有自己照片的那一页,手指在上面来回摩挲。

  “怎么了?”叶修回头问他。

  “觉得太不真实,理智告诉我我不属于这里,可认知和情感都难以接受。”

  电脑椅往后滑行,叶修转到床边,和江波涛面对面。

  “慢慢来。医生说可能一直好不了,可能某一天就突然好了,就算一直好不了,你也可以转会过来,咱们老板娘特别欢迎你,我说真的。”

  “噗。”江波涛嗤笑出声,“叶神你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我才不上当呢。”

  “能顶嘴就是没事,早点休息吧。”

  叶修准备转回电脑前,衣摆却被江波涛捉在手里。

  “还有事?”

  “能不能,”江波涛脸红红的,声音不大,“陪我睡?”

  叶修上上下下盯着江波涛看了几遍,对方的脸很快就红得像刚出锅的大闸蟹。

  本来还想嘲讽上几句的,可对上江波涛湿漉漉的眼睛,叶修大脑的运转嘎嘣一下断弦了,他侧过头回答:“说好了,只是陪睡,不陪别的。”

  江波涛老老实实地爬进里侧,叶修起身关了大灯,不一会也摸上了床。房间里安静得只留下两个人轻微的呼吸声和空调的运作声。

  江波涛翻了个身刚想说话,却被叶修搂进怀里,鼻尖被按进胸膛,冲了一鼻子的舒肤佳香味。

  “我想,再叫你声队长。”

  “叫吧。”

  “队长。”

  “嗯。”

  “老叶。”

  “嗯。”

  “老——”

  后面的话全被堵回嘴巴里去。和之前的浅吻不同,这一次叶修主动撬开江波涛的牙齿,舌头在里面横冲直撞,扫过牙床,最后卷着江波涛的舌头彼此纠缠。空调尽职地工作着,但微风完全消散不了两个人之间的燥热。江波涛被吻得气喘吁吁,两只手攀在叶修脖子后面,借着月光仔细辨别叶修的表情。

  他的眼睛比刚才更加湿润,惹得叶修忍不住低头在那上面轻啄。

  “我明天就回去了。”

  “嗯。”

  “下次再见面,可就不会留情分了。”

  “我可不会让轮回三连冠。”

  “那不好说。”

  江波涛再一次钻回叶修胸前,叶修的下巴搁在他头顶来回蹭,从下面传来闷闷的声音。

  “我会想你。”

  “喂,你难道准备一辈子都不来H市吗?”搂着江波涛的手臂紧了一紧。

  “现在这个情况对于前辈来说是不公平的。等我好了以后一定会回来找前辈,那个时候可是连本带息都要讨回来的。”

  即使不说出来,叶修也明白江波涛的顾虑,正因为他们两个都想得太过明白,才显得现在这个短暂的相拥弥足珍贵。

  “好,我等你。”


 

8.

  翌日,轮回俱乐部的车一早就停在兴欣网吧门口。

  周泽楷戴着墨镜下来难掩一脸喜色。如果不是市容管制,陈果相信这位枪王恨不得在他们家门口放上两千响大地红以示庆祝。

  江波涛按照礼节给所有人道了谢,临走前握着叶修的手露出忧郁的神色。两个人对视许久,最后却只字未提。

  反倒是方锐勾着江波涛的脖子,显得依依不舍。

  “说老实话,看你整老叶真是大快人心!可惜那么快就要回去了,真是不舍得。”

  江波涛用手肘戳戳方锐的肚子:“我可是会打小报告的。”

  “哎,别,回去以后还是好对手,咱们场上见,说真的,不考虑转会吗?哎哟!轻点。”

  江波涛应下了,最后挥别陈果,低头钻进车厢里。

  看见叶修上前,周泽楷生怕他要留人,连忙也钻进车里关上车门,意思意思拉下车窗最后道别之后就绝尘而去。

  叶修挥出手悬在半空,最后摸摸鼻尖,踢了方锐一脚。

  “走,JJC。”

  “哎哟老叶,公报私仇啊。”

  “哪儿那么多废话,去不去。”

  “去去去!”

 

  一晃夏休期结束,第十赛季开始。自打江波涛回到轮回就再没消息过来,连选手群都甚少出现。叶修好几次点开方明华的头像又关掉。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希冀着什么奇迹。那一晚像是一个荒唐的梦,仿佛除了叶修再也无人记得。

  首轮客场对战轮回,陈果一早就定好了行程,临走前一晚跑去叶修房里欲言又止。

  叶修忙着在备战资料上圈圈划划,低着头问:“有事?”

  陈果说:“没事,就是,轮回,那个……”

  叶修从资料里抬起头,电脑屏幕映照出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别有心里包袱,我们对于小、对于江波涛也算是同训了两个多礼拜,说不上知己知彼,多少还是有益处,明天放手上就好。”

  “这个你动员大会上已经说过了,我不是来说这事的,”陈果看着叶修,“你没事哦?”

  “我能有什么事?”

  “没事就好,那你早点睡,明天九点发车。”

  “知道了。”

  门被轻轻关上,叶修靠在椅背上,双手捏着眉心。这个结果一开始就在意料之中。无论江波涛回去之后痊愈与否,一夜回到解放前才是最稳妥的做法,对彼此都好。

  叶修拿起鼠标,在游戏界面点开好友列表,无风无浪的名字始终都是灰色离线状态。这个魔剑士的小号江波涛就用过两次,一次是帮忙对付公会,一次是暑假活动,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上过线。不得不承认,原本心无旁骛的叶修,在要去面对轮回之前,多少出现了一点动摇。想要知道答案,又不敢知道,这感觉简直糟透了。

  “叮——”是好友上线的提示。

  叶修手一抖,君莫笑在城门口一个踉跄。

  再一看,却是田七来的消息,他回了个笑脸过去。

  “大神还不睡?”

  “嗯。”

  “明天比赛加油,我们都会去现场看的。”

  “嗯。”

  “那你忙,我先下去啦。”

  告别田七,叶修继续在主城里晃来晃去,他毫无睡意,再等抬头已经是临晨一点多。慢吞吞靠进床里,脑海里竟然全都是江波涛的影子。叶修摇摇头,强迫自己把杂念抛开。约莫三点才抱着毯子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隔日去往S市的路上叶修靠着窗户睡得死沉死沉,梦里面江波涛拖着行李箱追在身后一遍遍地喊“队长等等我,哎呀,等等我呀”,紧接着,他又变成无浪手执天链,背后站着一枪穿云,两个人交错打配合将自己团团围住,一声“叶前辈哪里走”说完,白光落下,天链将君莫笑困在波动阵中,地面变成一团团的沼泽,无论君莫笑怎么挣扎,身体却不断往下陷。

  叶修被惊醒,额头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苏沐橙走在最后,拿着背包担忧地推着他。晃动着僵硬的脖子下车,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笑着对他挥手。

  “哈罗,前辈。”

  叶修步子一顿,险些摔下车来,江波涛上前扶住他,接过行李。

  “陈老板告诉我你们的酒店名字,我代表队长来尽点地主之谊。”

  两个人自然地走在队伍最后,和其他人拉开一段距离。

  一个多月没有见面,江波涛看上去清瘦一些,叶修猜想他回去之后一定接受了各种意义的炮轰。

  “叶神明天还要多多指教。”

  江波涛客套话里透着疏离,叶修心想他终究还是痊愈了,大概什么都不记得了,便点点头算是回应。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江波涛提着行李一边走一边卖关子,“你别误会,我可不是战前来扰乱军心的。”

  叶修回望他,有点期待江波涛会再一次扑过来无所顾忌地啃他嘴巴,眼眸里自然而然带了几分念想,可转念想到江波涛刚才的态度,只淡淡答道:“告诉周泽楷,等着明天哥来收拾你们。”

  “谁收拾谁可还难说呢。不过前辈难道忘记坑了我们轮回一大笔材料的事情吧?”

  江波涛停下脚步,玩味地看着叶修。

  “食宿费哦?日结哦?双倍哦?”

  叶修愣在原地,随即哈哈大笑出声。

  “就冲这点,明天都要杀前辈个片甲不留。”江波涛信誓旦旦的表情看起来可爱至极,他接着说:“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想忘都忘不了。”

  叶修被气得好笑,想着这个伶牙俐齿的后辈倒打一耙的事情干起来还真是熟门熟路。到底是谁被谁揩油啊。

  “我不去找你就不许你来找我吗?真是个凉薄的大神。”

  叶修无语。江波涛接着自言自语道:“回到轮回就被抓着看这个专家那个专家的,而且为了防止我再次出逃,他们夏休都不休了,集体回来二十四小时值班陪我,还说为了防止兴欣无下限拐人,不让我上Q,你也知道小周被我踹的那两脚,他记恨到现在,说起兴欣就咬牙切齿……”

  走出一段路,江波涛才发现叶修停在原地并没有跟上来,他往回走了几步,视线所到之处看见的是胡子拉碴的下巴还有晕着浓浓黑眼圈的眼睛。

  “老叶……”江波涛讪讪地叫了一声,“我不是不找你,而是……有很多事……”

  叶修抹了一把脸回道:“我知道。”

  “今天是写了保证书才让我出来的。”

  “你到底好没好?”

  “你猜?”

  “好了大半。”

  “哪里看出来?”

  “你猜?”叶修学江波涛的口气反问。

  “叶神欺负后辈,老面皮都不要了咯。”

  “彼此彼此。”

  叶修伸手去拽行李的背带,扣着背带的手指彼此叠握。江波涛抿着嘴长出一口气,像是终于从梦中转醒,眼神里透出坚定。

  “前辈,队长看来是当不成了,勉强当个男朋友,怎么样?”

END

评论(11)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