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缺仓库

全职江担。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叶江] 拐个前辈当队长(5-6)

5.

  周泽楷原本想留下来吃顿饭,顺便看看江波涛胖了还是瘦了,或者用他联盟第一的帅脸来感化他的副队长,不过江波涛不领情,有意无意蹭在叶修背后,浑身上下好似贴满“打死都不去轮回”的标语,这让轮回枪王在异地倍感失落。

  方明华捏捏周泽楷的肩膀,用眼神说“泼出去的江波涛覆水难收,咱们从长计议急不得”。

  于是在江波涛热切的注视下,方明华和周泽楷淌着一身的汗朝着夕阳留下孤寂的背影。

  叶修和江波涛站在门口目送。江波涛紧紧攥着叶修的衣摆,一手拿着卡布奇诺味的梦龙。叶修回头打趣:“转会也是看选手主观意愿的,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江波涛抬起头,落日的余晖正巧从他身后铺开来,一地明亮的金黄,他弯弯眉梢,嘴角还沾着冰淇淋:“我想和你并肩作战。”

  心里像是藏着一个铜锣,被人拿着锤子哐当一下敲得虎躯一震,叶修摸摸鼻尖,觉得江波涛笑得清爽又好看。

  妈妈呀,还是快点让他回轮回去吧。

 

  晚饭时分,空调还处于罢工状态,一半的人蹲在上林苑不肯出来,陈果大手一挥说请客吃排挡,只有方锐、包子举手表示支持。

  江波涛问:“队长你不去吗?”

  叶修埋头在电脑前砸吧嘴说:“半天没上线,赶下进度,你去的话给我带份鸡腿饭。”

  一个小时后江波涛回来,在房门口和方锐勾肩搭背,和包子称兄道弟,方锐走前朝叶修瞟了两眼笑得猥琐至极,看见叶修摘下耳麦伸懒腰,他刻意提高音量:“那就这样说好了,老叶交给你了!!!”

  叶修闻声转过头,就见江波涛拎着盒饭欢快地走进来。

  “鸡腿饭,加了份炒素。”

  接过饭,叶修顺口问:“什么交给你?”

  江波涛拉过椅子坐在叶修隔壁,拿着鼠标在屏幕上随便点,原地站着不动的君莫笑往前跑了几步。

  “没什么呀,说是我和你一间房辛苦了,让我好好照顾你。”

  骗鬼。

  叶修扒了口白饭。江波涛那头开着君莫笑在主城随便逛,时不时挥下千机伞变换各种形态,末了还摆姿势截图,玩得不亦乐乎。

  叶修一只手端着盒饭,另一只手捉住江波涛握着鼠标的手。

  “玩上瘾了哈?”

  “没看过,试试千机伞的手感。”

  “这可是机密。”

  “我又不转会。”

  鼠标上的手挣脱几下,叶修条件反射握得更紧,江波涛冷不丁凑到他跟前,小小声叫了句“老叶”,吓得叶修一筷子鸡腿掉进饭盒。

  “这有颗饭粒。”江波涛伸出舌头扫过叶修的嘴角。握着江波涛的那只手掌不自觉往下压,掌心贴着手背沁出层湿滑的汗。也不是没有被江波涛亲过。反正之前当他是病人放任自流的时候已经亲过好几次。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叶修觉得他很难维持注意力不去在意江波涛的舌头。

  “小江……”

  “嗯?”

  “你……”叶修在大脑里组织措辞。

  江波涛顺势又在他嘴巴上啵了两口,导致叶修一时之间变成周泽楷。

  “嗯,队长,好吃。”

  方明华说找个机会披露下真相,叶修看着碗里的鸡腿觉得这是一件刻不容缓的事情。他尝试着拉开距离,压低声音,努力控制面部肌肉试图让自己看上去像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辈(?)。

  “那个,”叶修难得有点词穷,“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不过你得保证不激动,控制好情绪。”

  江波涛好整以暇地看着叶修,最后点点头,乖巧地坐在一边。

  “就是,其实吧……”

  看着对面那双眼睛,叶修感觉有块鸡腿肉卡在喉咙里堵得他不上不下,“其实你那些零食都是方锐和老魏偷吃掉的。”

  和平时的直言不讳不同,叶修难得地缴械投降。

  “就这样?”江波涛问。

  “就这样。”叶修挫败地点头。

  “前辈肯定也有份。”

  “我从来不吃零食。”

  “那为了帮我出气,约他们JJC2V2?”

  “也不是不可以。”

  “我去约!”

  “等等……”

  “嗯?”

  “今天就算了,等下还要刷副本,改天吧。”叶修面色不太自然。

  “那前辈关爱一下后辈怎么样?”不等叶修反应,碗里那只啃了一半的没什么肉的鸡腿被江波涛抢过去津津有味地吃了个精光。

  重点不是鸡腿好吗?

  叶修摸出一根烟准备给自己压压惊,那边厢江波涛已经吃完饭溜进游戏,QQ窗口开了三四个,不知道在和谁聊天。叶修一直觉得说个真相而已,凭借自己初中文化水平的语文功底,最多四句话就能交代清楚,谁知道当真的面对江波涛,舌头和牙齿都拒不合作。闷闷地戴上耳麦,游戏里一个叫做无风有浪的魔剑士正对着他挥手微笑。

  叶修摇摇头,猛吸一口烟,提着鼠标让君莫笑闪进副本。

 

  和拥有成熟俱乐部体系的轮回不同,兴欣战队还是个半吊子的战队,很多事情都是选手们自己亲力亲为,日常的副本还要打,日常的嘲讽继续开,想要好的素材就要花心思周旋在各大公会之间。等到叶修从各大公会的夹击中忙完,抬头一瞥,旁边的江波涛已经趴在电脑前面沉沉地睡过去了。整张脸埋在臂弯里只露出毛茸茸的脑袋,肩膀随着均匀的呼吸微微起伏。

  在轮回大概从来都不用一个副队长像这样熬夜打副本赚材料吧。

  叶修的手硬生生停在那颗脑袋上方,转而拿起椅背上的队服外套,轻轻地盖在江波涛身上。然后起身关了大灯,整个房间瞬间陷入黑暗之中,只有电脑屏幕发出光亮。

  点开苏沐橙的QQ头像,噼噼啪啪打了行字,删掉,噼噼啪啪又是一串字符,叶修的手指停在回车键上很久,直到苏沐橙的头像变成灰色,他才关了窗口。

  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6.

  第二天早起的江波涛心情特别好,在浴室哼着小曲儿,洗漱完毕蹬蹬蹬地踩着拖鞋出门,过了小区大门左拐两百米的地方就是早饭摊。江波涛买了五人份的豆浆油条和三块粢饭糕,最后顺手在书报亭抢了一本最新的电竞周刊。睡梦里叶修被一阵食物的香味给勾醒,迷迷糊糊中倒还记得给陈果道谢:“老板娘,早饭谢了……”,接着才慢慢睁开眼睛。

  入眼便看见放大了一百倍的轮回副队长的脸,饶是叶修心脏再强健,也被吓得睡意全无。

  “哈罗,队长,早上好。”

  江波涛嘴角上扬盯着叶修,看起来非常高兴。

  叶修沙哑地回了一句:“早……”

  “没想到老叶你睡觉还流口水。”

  被这样一提,叶修下意识去摸嘴巴,却换来江波涛大笑,他翻翻白眼,对这个幼稚的玩笑不置可否。

  “队长要吃豆浆还是油条还是粢饭糕?”

  “放、放着吧。”

  “那我先去网吧,你记得吃完早饭就来,据说今天老板娘要去谈笔生意,等着你给点建议。”

  叶修有气无力地缩回床上,点点头。心道江波涛今天这画风怎么看怎么不对劲,眼角撇见对面的床铺上整齐叠着件队服,这才模模糊糊意识到江波涛开心的理由。

  恋爱的人真可怕。

  豆浆还冒着热气,油条看上去金黄香脆,叶修的馋虫被勾上来,也就不讲究,索性起身抓在手里就吃了起来。江波涛见他这样,又走回来,坐在床边准备等叶修吃完一起去网吧。

  “谈什么生意?”叶修随口问了一句。

  “听说是政府赞助项目,有资金可以特批,具体什么我也不清楚。”

  “估计又是空头支票。”

  兴欣这匹黑马在H市蹦跶得很活跃,但要说能拿到实际支持的,实在屈指可数。大部分的赞助商都持观望态度,赌他们下赛季能不能出成绩,回过头来讲电竞比赛虽然纳入体育竞技中,可外界对这个项目的了解恐怕连普通体育赛事的万分之一都及不上,所谓的赞助,大概又是雷声大雨点小。

  “那也得去看看,争取一下总是好的。”江波涛说着,低头看起了手边的电竞周刊,这一期的封面是轮回战队的队长周泽楷,帅气清爽的造型配上战队服装,倒很像电影周刊的封面人物。轮回上赛季一举夺冠,蝉联双冠,声势大造。周刊对此发表了长篇的专访和分析,对于轮回缔造三连冠王朝充满各种猜想。江波涛随便翻了几页,脸色却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叶修吃掉半根油条,这才发现那本周刊,心里大叫不好,还来不及去抢,就见江波涛抬起头怔怔看着自己不说话。

  不知道周刊里写了什么,但多半是回顾了轮回总决赛的表现。自然会提到江波涛作为轮回副队长在总决赛里担任了什么角色之类。

  如果可以上网,叶修肯定要开个小号建个楼在线求救,但现在情况不允许,他只能采取敌不动我不动的姿态。

  方明华说,江波涛受不得刺激,坦白真相这件事要拿捏好度,说过了容易恶化病情,轻描淡写又显得缺乏说服力

  现在这样算不算老天爷看他叶修太闲太空而故意刁难他呢?所以说嗟来之食怎能吃得如此心安理得!

  “老叶……”江波涛终于开口。

  千错万错安抚不错,总之第一步要稳住病人的情绪,防止对方一哭二闹三上吊!

  叶修忙应道:“我在。”

  “到底,怎么回事?”

  果不其然,周刊里面有一页是对江波涛的个人分析,重点讲述了他在总决赛里的发挥,顺便提及了他的个人电竞履历,那里明明白白写着“轮回副队长”、“联盟最被看轻的选手”、“轮回重点打造战术大师后备军”等等字眼。句句属实,就是没有一句提到兴欣战队的。

  “小江,你信我吗?”

  江波涛脸色凝重,但还是点点头。

  叶修得到回答,心想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只有坦白从宽一条路可走,于是组织了一下措辞尽可能地让江波涛能够理解接下去的内容。

  “你是轮回的副队长没错,开庆功会的时候撞到头有点轻微脑震荡,引起了认知障碍,误以为自己是兴欣战队的人。”说完,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江波涛的反应。

  江波涛瞪大眼睛。

  叶修接着说:“看了医生,说要保守治疗,方明华没办法然后就把你送来我们这儿了。”

  “认知障碍?”

  “嗯。你要是不信,我可以调出和方明华的聊天记录。”

  “可是,怎么可能,我本来就是兴欣的人,我,我怎么,我……”

  叶修拍拍江波涛的肩膀,试图让他放松些,可江波涛看起来一团糟。

  “所以周泽楷阻止我来兴欣是因为我根本不应该来?”

  “这个嘛……”

  “我还踢了他两脚,庆幸自己跑回H市,这些日子和你们一起讨论战术,一起练习……”

  “江波涛,你听我说,我——”

  “你告诉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假的?”

  “怎么说呢,不是说假的,而是根本就不对。”

  江波涛推开叶修,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来兴欣之前轮回的人似乎也说过那么几句话,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然而从叶修的嘴巴里说出来意义就变得不一样了。叶修不会说谎。

  “那,我喜欢你这件事也是假的对吗?”

  “这……我不知道。”

  “所以你根本,也没有喜欢过我,你的回应都是在忍让和迁就一个病人。”

  叶修捏紧油条,心无意识地抽起来,他知道应该编点什么好让江波涛看起来不是这副要哭出来的表情,结果嘴巴一张舌头自动吐出话来:“大概是的。”

  周刊被用力捏在手里,印有江波涛半身照的地方扭曲得不成样子。仿佛是用尽全身力气在消化刚才得到的信息,江波涛看起来疲惫不堪。

  叶修担忧地匆忙起身,伸出去的手却被江波涛狠狠地推开。

  “让我,一个人想一想。”

  门哐地发出巨响。

  穿着背心和裤衩,叶修一个人站在房间的正中央,脑海里已经记不起刚才到底和江波涛说了什么话。

  他只记得江波涛最后看向他的眼神,是那么绝望。

 

  兴欣战队下午紧急召开了内部批斗大会。

  批斗对象——叶修。

  “老叶我真是看错你,居然这样残忍地对待病患,堪称毫无人性,下限呢?!”

  “竟然就这样任由江副跑出去,你倒是追啊!”

  “完了完了完了,我拿什么赔给轮回,要不方锐你将就点看看轮回收不收你。”

  “卧槽,你们还有没有爱了!”

  “到现在都找不到人,万一想不开跳西湖怎么办?”

  说了那么多句,叶修意外地没有反驳。他只是抽着烟,提着鼠标一个人在副本里砍怪。苏沐橙知道他没开耳麦,他们说的话听得字字清晰。她走过去,站在叶修身后,看君莫笑发狠地拿BOSS当出气筒。

  “去外面找找他吧,总要对人家负责的。”

  苏沐橙一语双关,叶修并没有纠正,只见他月光闪后接了个落花掌,把BOSS推进石缝中,最后居然强退了游戏。

  “我出去走走。”他对着众人小声说,还在滔滔不绝的老魏在看见叶修的神色后也住了口。

  “散会散会,该干嘛干嘛。”大家纷纷做鸟兽散,倒是陈果不放心,想跟着出去看看,却被苏沐橙拖住。

  七月的H市炎热难耐。叶修抬起一只手遮住额头。是方明华说找个机会坦白真相,说不定这病就好了。机会来了,他坦白了,可看起来反倒是他快要憋出心病来。

  江波涛是谁?轮回副队长,场上交战的敌人,场下如水般浅浅的交情。照理说他变成什么样都应该和自己无关,现在却好像被江波涛惯得,仿佛他们真有点非比寻常的交情似的。就连兴欣这帮看热闹的家伙们也觉得错都在自己。可是事实呢?

  事实是,叶修也觉得自己这一步走得特别混蛋。如果当时语气放得柔和些,又或是最后拉住江波涛,现在大概就不会这样烦闷不堪。

 

  沿着环湖大道往前不远就是西湖。虽然临近傍晚,阳光还有着余威,空气里全是闷热的湿气。叶修踩着人字拖漫无目的地走着。

  早上江波涛走得匆忙,手机也没带,陈果找了一上午都渺无音讯。网吧和上林苑附近都寻遍了,连半个人影子都没看见。陈老板哭丧地说不知道如何向轮回交代,叶修却明白江波涛不会不辞而别。

  别人他不知道,但江波涛一定不会。

  叶修在休闲椅上坐下,旁边的人动了动肩膀。

  “叶神……”

  “好了?”

  “没。”

  叶修抬手按住江波涛的头,另一只手在口袋里摸他的烟。

  “就叫我队长、老叶,什么都好,别叫我叶神。”

  江波涛看着眼前的景色,挤出个尴尬的笑脸:“虽然没好,可是既然已经知道事实真相,总不好意思再占叶神便宜。你是好意,明明一直在照顾我这个病人,我却还不自知。早上的事是我不好,陈老板一定担心了吧。”

  轮回的江波涛回来了,叶修却觉得胸口郁结难消。

  “病没好之前,你可以……”

  “我和小周联系过了,明早他们来接我。”

  叶修猛地侧过头,晚风从湖面吹过来,带起一阵凉意。

  “来H市那么久,却从来没看过西湖的晚霞,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看见。”

  江波涛看向远方,装出轻松的语气,可他的手指用力扣着裤子的褶皱,指关节的皮肤被拉扯到发白。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他接着笑起来,却比哭更难看。

  “给别人带来那么多麻烦,今天早上起来还那么,那么沾沾自喜。”

  “不要说了。”

  “叶神,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讨厌?”

  叶修扔掉烟,一把圈着江波涛的肩膀,把他整个人拉倒在怀里。

  “江波涛,你听着。我很乱,从没有这样慌乱过,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不要逼你自己,也不要逼我,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江波涛像一只浑身僵直的小仓鼠一样,慌乱得一动不动。叶修沙哑的声音从他耳侧透过来,就像西湖边上晕开的晚霞,一点一点落在他的心尖。


评论(6)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