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叶江] 拐个前辈当队长(3-4)

※庆祝繁体版完售,撒花~

※又能混更了,开心~

-------------------------

3.

  在江波涛跑去H市之前,轮回方面其实已经经历过重重磨难,最后无计可施才出了放任自流这一招。

  磕到脑袋不可怕,检查出轻微脑震荡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江波涛的认知里面除了自己是兴欣战队的一员之外,还多了更深层内涵的设定。

  这一设定让轮回老老小小几十口人感到了生命中承受不起的压力。

  江波涛平时多宠周泽楷全队上下都知道,结果为了去不去H市找叶修这件事上,两个人吵了一架不算,江波涛半夜翻墙去高铁站被周泽楷看见最后居然扭打到一块儿去,到底下不去狠手的周泽楷只能任江波涛踢了两脚,现在胸口还有两淤青。

  方明华为此沉思了很久。

  他问江波涛,你和叶修到底什么关系?

  江波涛想了想回答,方哥你别说出去,我觉得吧……我和队长属于正在搞暧昧还没捅破窗户纸平时眉来眼去你猜我猜的那种关系。

  方明华脑海飘过一行加粗高亮弹幕:你丫说的是周泽楷吧吧吧吧吧!!!

  但是不管怎么样,医生建议安全疗法。

  “认知障碍和精神病不同,它并不存在其他威胁性,病人想怎么就怎么,顺着他来呗。”

  看着这个治疗结论,方明华差点没有摔医生一脸十字架。

  怎么没有威胁性?

  轮回副队长跑到敌人阵营助战,虽然不会缺胳膊少腿,但能不能吃饱穿暖啊?会不会泄露战队机密啊?谁来顶江波涛的暂缺啊?对外怎么解释啊?下赛季还搞不搞啦?什么时候能恢复啊?随便怎么想都是糟心的问题。

  再打个比方,这件事就像是养了好多年的白菜自己长了腿跑去别人家院子找猪拱,一个字——亏!

  正想着,君莫笑的头像在右下角闪啊闪。

  方明华点开放大。

  “小方同志,是不是当牧师的小算盘都敲得特别响?”

  方明华敲击键盘:“怎么说叶神?”

  “隐瞒军情不报,这可没法诚信交易啊。”

  “这话怎么讲啊?”

  “你们江副队长这次可是病得不轻,照顾起来不轻松。”

  “那是那是,辛苦叶神了,我们处理完战队事宜,过几天就去接人。”

  “我这有份新的材料清单。”

  说着,窗口里贴了密密麻麻一大段字,方明华随便瞄了几眼看见如下几个关键字眼。

  ——情绪安抚XXXX、肢体接触XXXX……

  难道江波涛终于把没捅破窗户纸平时眉来眼去你猜我猜的那种关系提高到霸王硬上弓的层面了?

  方明华抹汗,等着叶修的下文,可对面好半天都不跳输入,过了没一会儿在线状态变成“离开”。

  话说回叶修这边。

  自打第一天看见江波涛勾着叶修,魏琛就提出要换房间。

  叶修忿恨地给了他一个眼刀。

 “老魏,你个没下限的,这种时候就懂抛弃队友装矜持!”

  魏琛乐呵呵住进单人客房,对着叶修说,“买个空净买个空净,没听是轮回出钱嘛。改明儿再搬回来分分钟的事情。”

  “你一千八百万的身价,坑人一个空净都开心!”

  “别说的好像你没管轮回开价似的,而且老板娘老早就想要个空净了,挑贵的买。”

  江波涛则心安理得住进叶修的房间,言行举止之间好像他们已经当队友很多年。叶修虽然对这份熟稔不太习惯,但也没有办法,只能顺其自然。不得不佩服江波涛融入陌生环境的速度之快,起初叶修还有所顾忌,但相处几天下来觉得江波涛的到来对于兴欣只有好处而无坏处。

首先是对战复盘和训练。

  每个战队都有自己一套成熟的训练方式。江波涛再怎么认知障碍,可他潜意识掌握的还是轮回的那套体系。虽然不是故意泄露机密,不过一些习惯多少带出了训练方式。叶修根据这些挑出精华结合自身战队,模拟了几套方案,觉得得益不少。

  其次就是模拟对战。轮回属于后起之秀,八九两赛季夺冠不是出于偶然。队员个人素养和战队配合均功不可没。攻克江波涛对日后的遭遇战绝对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所以在日常方面,兴欣对于多了一个人并没有任何不适,反而其乐融融,没事打打练习赛,研究研究战术,问问轮回八卦,虽然江波涛什么也不记得就是了。一个星期下来除了他对待叶修的态度有些过于暧昧之外,一切看起来似乎都非常和谐,尤其是陈果有一次训练结束拉着叶修问有没有可能以后签江波涛转会……

  但,就是这点暧昧,让叶修时不时需要提心吊胆。

  他刚给方明华发完消息,江波涛晃着从浴室出来,一屁股坐在叶修的床边,一只手拿着毛巾。

  “你还在生我气?”江波涛问。

  叶修电脑椅转过来面朝江波涛。看上去对方才洗完澡,头发还没擦干,发尖滴着水,把肩头的布料晕成一滩深色。叶修视线忍不住落在江波涛湿哒哒的头发上。他问:“生什么气?”

  踌躇几秒,江波涛小声回答,“我保证下次不偷亲你了。”

  叶修嘴里的烟再次自由落体状倒地,最后,卒。他弯下腰去捡烟头,手指微微有些颤,再抬头的时候,江波涛明亮的眼睛在他眼前无限放大,接着嘴巴被人咬了一口,触感湿滑温热。叶修本来有机会推开他的,可想起方明华的话,硬生生按压下了这个念头。

  “改成明着来。”偷袭得逞后的江波涛露出一脸奸笑。

  方明华的头像在背后的显示屏上不断闪烁,叶修看着那张笑脸,心脏跳得跟打鼓一样快。他不知道江波涛脑袋里认为他们是什么关系,或者很可能他不过是潜意识里某某人的替代品,总之他成功打乱了叶修的思路,让他败在一枚僵直弹之下。

叶修叼回那根烟,企图依靠烟草使自己找回平静。他从江波涛手里抢过毛巾,一把糊在江波涛脸上,力道却是分外温柔。

  “他只是个病人。”叶修闭上眼自我催眠道。

  以及,这天晚上方明华再也没有等到叶修上线。


4.

  江波涛顺利融入了兴欣战队,而且得到所有人的首肯,这在叶修去找陈果出谋划策被以江副人真不错为由推拒门外,又在他得到老魏神奇眼色和方锐苏沐橙等人的闭口不谈之后才得以发现。

  江波涛是没有什么不好,可他拿叶修当男朋友努力履行除开战队同事关系以外的职责,这让叶修那双白净且指节分明被人称赞无数次的手不知道该放哪儿,眼睛不晓得要往哪儿看。

  “哎。”叶修难得叹气,嘴里吐出个烟圈,在空气里慢慢消散。

  “队长。”江波涛唤他。

  叶修侧头,他总结了一下,江波涛大多数时候还是习惯叫他队长,一旦改口变成“老叶”,多半是谈些私人性质的话题,或者对他做些逾越同事关系的亲密动作,不过好在迄今为止顶多就是蹭几个吻,叶修全当是以前在家被小点舔几下,很快就适应了。

  用美女三人组的话来说,就是“人家是病人,你忍心拒绝?”

  “嗯?”叶修回了一句,视线不自觉地停在江波涛的嘴巴上。

  “这里,你看,无浪和一枪穿云的配合其实有零点五秒的空档,可能是正好有个死角挡住,影响了无浪的判断,动作没有跟上。”

  江波涛在分析的是上一次决赛的视频,无浪的存在并不矛盾,因为在他的认知里那是轮回副队长的账号卡,副队长反正不是他。江波涛甚至非常客观地对其进行了一系列研究,有些看法确实很有针对性。

  看着江波涛一心为兴欣发展谋求福利,叶修心情有些复杂。江波涛这病好了之后,估计肠子都要悔青了,到时候还不知道会采用什么方式来报复兴欣,毕竟他在这里无偿给敌人提供了很多战略性意见和建议。

  叶修盯着江波涛的侧脸发呆,视线从他的嘴角移到脸上。这个后辈显露出来的战术思想正在逐步成长,可算是个不错的培养人才。而就私人关系上来说,他在叶修心里的形象也逐渐丰满生动起来。不再是交战场上点头之交,更不是QQ群里闪烁的头像。江波涛突如其来的出现给叶修本来平静的荣耀生活带来一丝波澜。每天除去吃饭睡觉打荣耀,还多了一项应付江波涛的副本。这个副本随时随地刷新,不限次数,而且显然叶修的等级根本就不够格,连攻略都翻不到。

  视频停在一枪穿云用大招放倒对方王牌的场面,江波涛突然转头,露出个大大的笑容:“你说我分析的对吗?”

  大不了那些日结材料都还你们咯,叶修暗暗心想,随后把椅子移过去,凑在旁边回答:“对了一半,其实这里周泽楷本来可能是想打一个拖延战,但他发现了死角后却来不及沟通,所以他直接做了陷阱诱敌,这0.5秒是同时留给敌人和江……呃和无浪的。”

  江波涛听完还认真做了笔记。路过的陈果感动得无以复加,恨不得拉着唐柔去研究贷款转会的事情。叶修看着江波涛放完视频,中间走走停停,突然没头没脑问了一句:“为什么喜欢我?”

  江波涛停下笔,转过头眼睛睁得圆圆的,过了一会儿咬住笔杆似乎在进行思想斗争。

  叶修拍拍他的肩膀:“不想说就算了,我也是随口问一下。”

  江波涛一番搜肠刮肚也没有找到喜欢的起因和源头,似乎记忆里独独少了这几块拼图。他看着叶修戴上耳麦转回电脑前,看着他提起鼠标,指尖飞舞,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想要的答案。面对叶修的时候动作总是先于思考,觉得他抽烟的嘴巴欠揍,就凑上去堵住;觉得他出浴后贴在身上的T恤不服贴,就伸手替他拉平;觉得睡觉会打呼的虚胖脸很真实,就忍不住抚摸。似乎总有个人在脑海里反复提醒他要如何做。

  “我也不知道,”江波涛小声说着,同时转回电脑前重新看起视频。

 

  轮回自然是不完全放心江波涛呆在敌方阵营的。等到海外会诊结果一出,方明华和周泽楷巴巴地坐着车赶到H市。时值炎夏,西湖夏风拂面,徒留一脸汗水。

  陈果给方明华和周泽楷切了一盘西瓜。

  网吧空调坏了一上午,保修电话打了十几通,维修师傅却始终姗姗来迟,现在只能暂时靠两台立式电扇救急。不过停业大半天,也算拯救了周泽楷,使他免于被无关人士围观。

  本来叶修还坚持在荣耀第一线,结果电脑风扇过热,报警两次,也只好放弃。

  江波涛坐在叶修身侧,一直给周泽楷和方明华的杯子里添冷水,末了放下水壶什么话也不说。在他心里笃定认为轮回今天是来谈转会的事情,江波涛坚持着打死都不走的信念赖在茶几旁,但心底却是没有十分的把握。队伍融合没有问题,也在对待荣耀大神这方面下了功夫,可是总感觉和他们说话隔着一层纱,看什么都雾蒙蒙。

  叶修看了方明华一眼,再看看满是汗水帅气也不减的周泽楷,长叹一口气。

  “小江,你去上林苑看看乔一帆他们,顺便买几盒冷饮过来招待。”

  江波涛不太想动,叶修这摆明是要赶人的节奏,岂料叶修几近自然地在他手背上摸了一把,这动作看得周泽楷瞬间倒抽口冷气。江波涛瞬时耳朵尖红起来,尽管还有点不情愿,可这些天来第一次看见叶修主动,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待江波涛走后,叶修立马问方明华:“到底现在情况怎么样?”

  “专家的意思是无明显外伤,CT结果脑部也无异常,建议保守治疗。”

  “那就是继续搁兴欣呆着?”叶修喝了口水露出诡异的笑来,“不然就在下赛季前落实转会,反正我们老板娘一直心心念念这事儿。”

  周泽楷拿西瓜的手指发僵,就算知道叶修说的是玩笑话,还是当机立断扔出两个字——不行。

  陈果倒是真心为江波涛担忧:“要是一直好不了,我们也不介意多个人多张嘴巴。”

  方明华立刻出来打圆场:“叶神说笑了,人我们自然要带回去……陈老板也是,感谢你们这几天的照顾,其实,医生说他这病也可能是有心事……”

  方明华难得说话吞吞吐吐,视线在叶修和陈果身上来回扫视,最后咬咬牙将医生的话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医生说:‘为什么是兴欣不是蓝雨不是微草呢?为什么是叶修,不是喻文州不是王杰希呢?你们要从根本去找原因嘛!说明他本来心里就对叶修有不一样的感情,所以让那个叶修顺手推一把,病人开心了自然心态平和了,平和了自然就能痊愈。”

  陈果说:“这个医生倒是对战队很熟悉啊。”

  方明华点点头,补充说:“是个蓝雨粉。”

  陈果憋笑憋得难受,扭头去看叶修,那张脸倒是波澜不惊。

  “我看他藏了私心,存心不让江波涛痊愈倒是真的。”叶修说。

  周泽楷冷不丁插了一句:“我也觉得。”

  方明华感到心很累。对于江波涛跑来H市这件事,周泽楷表示很不爽。虽然方明华觉得他是被江波涛在墙头踹了两脚给气的。出门前好说歹说才让同意不去抢人,现在倒好,居然和叶修一个鼻孔出气。

  还没等方明华接话,周泽楷又补了一刀说:“带回去一样看得好。”

  方明华拉拉他的衣袖小声嘟哝:“队长,咱们不是说好的嘛,这是会诊结果,其他不懂荣耀的医生不也是这个治疗方案?”

  周泽楷吃了口西瓜回答:“庸医。”语气里是满满的蔑视。

  方明华三秒之后决定抛弃周泽楷这个叛徒独自斗争到底,他对着叶修笑笑,拿出当年追方嫂时候的耐心,语气展现出前所未有的温柔。

  “主要是,我们和小江说不通,无论说什么他都不相信。我看刚才他很听叶神的话,就算医生是个庸医也好,看过一百头猪跑总能找点真理出来。您俩再好好相处相处,找个恰当的时机把真相告诉他,然后让他回轮回治疗,您看如何?”

  周泽楷扭头瞪了一眼方明华:“不是猪。”

  方明华急了,狠狠踩了周泽楷一脚:“那是比喻!!!少学杜明和吴启,我们今天不是来唱相声的。”

  你确定?

  陈果对周泽楷抱有的最后一丝帅哥期待也随着热气渐渐消失殆尽。

  叶修比了个二,方明华不解。

  “双倍材料。”他补充说。

  方明华内心流出宽泪,点头道:“清单发我邮箱,我得先问过经理。”


评论(19)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