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缺仓库

全职江担。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一个脑洞

刚才上厕所,灵感突至。

如果言豫津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女孩子的话,他会怎么办。

试想了很多片段。

比如第一时间跑去找景睿,对方一脸温厚就是不相信,以为是言豫津找来逗他玩的新手段,最后对方把他从穿开裆裤开始的黑历史一字不差讲出来,这位仁兄除了觉得脸红不好意思之外还在心里暗骂言豫津这个没良心的为了骗他连这种事情都出卖给姑娘。

"诶我说你到底要怎么才肯信?你这种裤子被人拉掉树人院集体走光的事是能拿到台面上说给别人听的吗?“言豫津气呼呼地看着萧景睿。

"又不是没说漏嘴过……“话才讲完,攥着萧景睿的手又用力几分,深怕不能掐醒他。

”我是这种人吗?“

”难说……“

”萧景睿,你气死我了。平时拿你当兄弟,这种时候才来找你,你就说你究竟信不信,帮不帮我!“

萧景睿眉头紧皱,看着眼前和言豫津长相相似的人,心里左右为难。言豫津穿着一套素雅的衣服,没着半点装饰。萧景睿任由他拽着自己,眼神却停在对方因为气愤而起伏的胸口。

“你倒是吱个声啊?你看什么呢……我靠,我告诉你就算是我的身体,那,那,那现在也不能随便给你看的。”言豫津急急捂住领口,那模样很像是被恶霸欺凌的无助女子。

萧景睿却是松了口气,走到桌前坐下来不紧不慢地替自己倒了杯茶。要说之前他还不信,但现在是笃定能相信了,就冲言豫津这种恶质的演戏心态,就没见过哪个女子那么爱演的。

“消停点,我信你了。”萧景睿放下茶杯。

听到这话,言豫津眸子里亮闪闪一蹦一跳凑到跟前。视线交互,倒看得萧景睿有点不好意思。

-----

再比如——

“景睿,既然咱们兄弟那么多年,同生死共甘苦,这个忙你可一定要帮我。”

“什么?”

“你想啊,现在我对外是个姑娘的身份,前几天媒婆的拜帖已经送进来,差点没吓死我。”

萧景睿眉头一跳,想笑又笑不出来。

言豫津接着道:“我爹不是没努力过。试了各种方法,药浴也好作法也好,你是没看见被我爹捆起来塞在道家阵法里作法的样子有多痛苦,可结果怎么样,我胸口凸出来的地方还是凸出来,我就知道要糟糕。”

语毕,言豫津还伸手托了把胸,萧景睿扭过头面上挂着薄薄一层红。

“这么久你怎么还不习惯。”

“男女总归是有别的。”

言豫津拿起个橘子,慢慢剥开皮,掰下一馕。

“所以咯,我想过了,与其总有一天要嫁给一个陌生人,还不如嫁给你。”

萧景睿忙反抗道:“我才不要。”

言豫津不理他,继续长篇大论:“你想啊,和陌生人结婚就要和他洞房,还要给他生孩子,这些事情光是想想我就鸡皮疙瘩掉一地。但是和你就不同啦,你为人正直温厚又善良,冲着咱俩的关系你也不会胁迫我。”

“你怎知我不会胁迫你?”

言豫津停顿下来,似乎是没有想过萧景睿会这样说,他望着对面的人嘴巴一撇,以为是好朋友不愿意接收他的烂摊子。其实他这样提起也无非是半开玩笑。原本好容易接受自己男变女的事实,本来活得潇洒自在,只是媒婆那一纸拜帖进来,他才开始担忧,生怕真有要嫁人的那天。

“你定然不会,你是知道我身份的,不信你亲我一口试试,你肯定亲不下……”

话没说完,萧景睿按着他的肩膀,两个人面对面凑得极近,鼻息交互。言豫津眨巴眨巴眼睛,浓密的睫毛似乎刷得萧景睿心痒。

“你不是我,怎知我亲不下去?”松开言豫津,萧景睿仿佛大获全胜般笑起来。

“好笑吗?斗100回你都赢不了我一回,刚刚那个不算。”言豫津转身踱步,顺势推开格花窗,微风似乎都解不了他一身的热气。



写不动啊,只好想一想自己乐一乐(



评论(2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