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缺仓库

全职江担。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林方] 流氓时代 01

前排 @大眼的杂货店 。来还债,顺便复建_(:з」∠)_


01.

方锐家隔壁搬来一位新邻居。据说是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朝九晚五,为人师表的新二十四孝好男人。小区广场舞领队陈大妈如是评价:简直乃居家男人之典范。不过有句话怎么说的,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方锐一手抠着脚趾头,一边跐溜吃着康师傅,单手还把键盘戳得铿锵有力。以他阅人无数的经验来判断这么个新好男人回家之后必定是一个禁欲变态受。不是他思想清奇,而是他思路猥琐,在这个被编辑催稿催成蚂蜂窝的特殊日子里,似乎只能靠意淫邻居来突破文学创作的瓶颈。

然而除了身体下面亢奋起来之外,这并没什么卵用。

手机哇啦哇啦唱起一段RAP。方锐艰难地从一堆杂物里面摸出诺基亚,刚按下免提,方母的破锣嗓门夺框而出。如果以后有钱换个爱疯6,不出三天就能被他老妈的高音震成屏弯。

“锐锐啊啊啊啊啊啊!”

“你爸那个老不死的对头喊我们去喝喜酒啊啊啊啊啊!”

“那个得瑟的脸啊啊啊啊!”

“还拿儿媳妇的照片糊你爸一脸啊啊啊啊啊啊!”

以方锐对他老娘的了解,唱完女高音之后才是正题的关键。喝完最后一口汤打了个嗝,他这才接了话头。

“太后娘娘切莫动气。”和他老娘斗智斗勇博弈多年,方锐早练就了一副哄人开心的套路。不管三七二十一,语气先服软,多说好话,这才能达到最终翻身的目的。

果然,方母即刻换了唱词:“哀家当然不能动气,动气是要长皱纹的。不说这个,单就是拿人姑娘照片拍你爸脸这件事就有够幼稚,你说是不是。”

“没错!太幼稚!”

“所以你也要给我个机会反击,不说拿一堆照片甩脸,至少也拿一张吧。”

“机会是肯定要给的!一张怎么够,一堆是必须的!”

“方锐!”

“我说真的。”

“那你倒是拿啊?”

“不是不拿,时候未到。”

“次次都这样说,信不信今天就一板砖拍你脸上?!”

方母话音刚落,厨房那边就发出玻璃破裂的巨响,两人均是吓了一跳。

“锐锐?!什么声音?打家劫舍啊?”

“太后莫慌!没事!隔壁邻居跳楼,我去帮个忙,救命要紧,回头联系,太后娘娘您是永远的十八岁!爱你一万年,么么哒。”

不给方母反驳的余地,方锐果断扔下手机跑进厨房。一块板砖安安静静躺在地板上,周围还有被撞击得四分五裂的瓷砖尸体和窗玻璃渣。拉开窗户探头查看,底下黑乎乎,罪魁祸首早就没影。要说是恶作剧未免有点过头,要说是仇家寻仇,方锐沉默,也不是不可能……曾经被他坑过的读者,被拖稿拖得下岗的编辑,被喂过麻辣变态鸡翅的老王家的狗等等等等每一个都曾威胁过让他不填坑绕道走的说辞。

看着一地狼藉,想起截稿迫在眉睫,房租还剩三天宽限,接完太后的电话手机大概就直接欠费,顿时心情奇差无比,哪还有力气动手收拾这个残局。

板砖啊板砖,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

就在方锐伤春悲秋之际,门铃响起。拖着步子走到门口,只见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男人。因为平时债主太多,方锐本能地一把甩上门,转头回味了半天才觉出这个男人似乎就是自己刚才意淫的对象,新邻居,二十四孝好男人。

卧槽,还真找上门!难道这房间隔音那么差,咒他跳楼都能听见?

“叮咚——”门铃再次被按响,同时还伴随着好听的男声,“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刚才我的学生似乎闯了个祸。”

门再度打开,被方锐意淫的禁欲变态受邻居一脸抱歉地站在门口,面相干净斯文。大概因为走得急,身上的衬衫领口半敞开,袖口挽在手肘处,不长不短中规中矩的黑色短发,离开方锐就只有一个门板的距离。如此近距离的观看,不说别的,就说这长相还真是方锐碗里那盘菜。于是乎他不着痕迹吞了一口口水。

见方锐不接话,气氛一时有点尴尬,新邻居了然地后退一步,饶有礼帽地自我介绍:“鄙姓林,双名敬言。就住隔壁,才搬来不久。”

方锐想,别说是姓名了,在广场谍报机关面前你祖宗十八代的黑历史都已经传出五个以上的版本流传街坊,一边忙不迭点个头也自报了姓名。

为了避免本性暴露,方锐主动接上话题:“学生闯祸?”

“有个问题学生一有事就爱扔板砖。”

“……”

“本来是要扔我家的,貌似,大概,搞错房间了。”

“……不带这样的啊……”

方锐胸口一闷,看在林敬言眼里就是一脸的郁结和不爽。

“您这位学生想必也是骨骼清奇,应当找个高人收了,来日必定能成一代板砖宗师,引领国人走出国门冲击世界。”

平时写文写多了,什么损话没说过,方锐这段说辞不用过大脑不用加标点,一股脑儿自动从嘴巴里蹦出来,倒是噎得林敬言十万分个不好意思,忙表态说一切赔偿他来。

换做平时方锐必定还要接着跳脚顺便趁机讹诈一番,但没多久他就舒展了眉头像是想到什么好事般全然没有郁闷的情绪。

方锐侧过身,示意林敬言进来。

“林老师,您看看吧,我这家里穷得揭不开锅,”语毕,方锐把烧熟泡面的牛奶锅推进角落,接着道,“明天房东还要来查房呢,这局面也不是出个钱就能了事的吧。”

倒不是方锐夸张,厨房那样子确实是惨烈了点。林敬言倒是好说话,也没有含糊,直接问方锐要了清洁工具就帮忙整理起来,期间一直赔礼道歉。

看着忙进忙出的背影,方锐眼睛都快直了。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这种闯祸了之后有担当主动承担责任的就更帅了。

“咳咳,”林敬言叫了三次方锐都不应,只能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今晚恐怕是来不及,明天我联系装修队过来补瓷砖和窗玻璃,你看你什么时候方便在家?” 

“啊?哦!我随时都在家!”为了争取点光辉形象分,方锐面不改色地补充,“创业青年,创业青年。”

林敬言“噗嗤”笑出声,也没在意方锐的口没遮拦,把脏了的袖口又往上挽了两卷,拿出手机管方锐要了号码。

临出门的时候又被方锐叫住。

“林老师,你那个学生你真得悠着点,不行记得报警。我这破地方皮糙肉厚是没啥,你看你一个斯文人,出了事可不好。”

方锐说得一脸认真,让林敬言略感意外,微笑地冲着这个活泼的邻居点头收下好意。

门的另一边,方锐哼着小调来回扭动着屁股,毫无形象。

 

 

 

TBC

评论(1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