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缺仓库

全职江担。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百日江波涛 | 周江】困兽(中)

※百日江波涛Day41

※对不起,它分成了上中下……

※相信我下一章就有猪排吃了

※ABO设定,架空。


(中)

餐厅里那个造成骚动的Omega不知缘何跟他的Alpha大吵了一架,结果他的气味惹出了点麻烦,一群A趁机围着他的A在斗殴,吕泊远和杜明在警察赶到之前先跑去凑了下热闹,试试拳脚,这使得他们没有在第一时间察觉江波涛的异常。直到两个人高高兴兴打完架回来才觉得江波涛这个肚子拉得有点太久。杜明打开通讯器准备调侃一番,结果联络始终处于中断状态,发现异常的他们跑去厕所,惊吓地从隔间里救下被三个Alpha围着,差点被轮暴的江波涛。

江波涛的眼角和嘴唇都红得不正常,更不正常的是他散发出来的那股甜酒味。

“都给我滚!如果不想坐牢的话!”吕泊远示威性地举着手里的配枪。

Alpha们虽然有点不甘,但不得不退后散开。

杜明直勾勾看着江波涛,他呆愣在原地半步都走不动。江波涛看上去很糟糕,一点都不像平时那个干干净净如沐春风的副队长,他衣不蔽体,身上像煮熟的虾子一样红。最要命的是他的那股味道简直勾得杜明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两口。

“清醒点,妈的。”吕泊远给了杜明后颈一下,然后迅速脱下他的衣服盖在江波涛身上,希望能遮盖一下那个对于所有Alpha来说都致命的气味。

“谁来给我解释一下,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

“门口不行,太多人围过来。”

吕泊远抱起江波涛,杜明举着枪以防有人不要命地扑过来。

“跳窗,你去开车,快点!”

平时出任务时候所保持的机动性使得他们可以在事态变得更糟糕之前逃出那间餐厅。车里的空间太小,衣服包裹之下的江波涛在吕泊远怀里一点都不老实,似乎是找到更舒服的气味源泉,他无意识地贴上吕泊远,下身蹭着他的手。

“不不不,副队你不能这样,皇天有眼,你不能这样,我还没嫌自己命长!”吕泊远把他尽可能放离自己,可后座的大小完全隔不开他们。他的喉结上下翻动,不自觉伸出舌头舔舐嘴唇。那股香甜真是美味,他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将他推向面前的人。最后吕泊远咬紧牙关用力把脑袋往前座磕上去,顿时发出一声巨响。闷痛终于将他从本能的冲动里拉回来。

“阿远,我不行了,我……我满脑子都是……”杜明虽然开着车,但他很难集中注意力。

如果这个时候有抑制剂什么的,或许情况不会那么失控,可是轮回小队没有Omega,他们从来不需要那玩意儿,江波涛更不需要。

“你行的,”吕泊远看上去比杜明更惨,江波涛贴在他身上,嘴唇就粘在他小腹上方,他那个地方已经勃起,顶着江波涛的下巴,吕泊远简直不敢想象这个场景,他觉得他们的队长会用他的双枪对着他的脑袋来一发巴雷特狙击。

“想想队长,想想训练场,如果我们还想活命的话,最好在见到方明华之前坚守最后的意志。”

“任何邪念都不该有,”吕泊远大喘气,“你当副队是什么?!”

杜明大声喊话:“是哥们!”

“所以,快他妈给我认真开车!”

“是的,我绝对不能对不起副队。”杜明哭丧着脸踩下油门,车上拉响了警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回小队大本营的。

 

轮回小队的所有人都被吓傻了——一个Beta进入了发情期。

方明华作为主要的从医人员对此也毫无对策。他只会治疗战斗造成的硬伤。他的储备知识里不具备如何应付一个发情了的Beta,更重要的是他自己也是个不折不扣的Alpha。

吕泊远和杜明把江波涛扔给方明华之后再也不敢靠近办公室一步。他们两个狼狈得需要速度给自己来个冷水澡。方明华找了个Beta工作人员暂时照顾江波涛,接着他火急火燎联系蓝雨,在被告知周泽楷还在任务中之后,他决定越级动用机动队特殊权限给周泽楷发一封A级的加急密函以保证他能在第一时间赶回来。

另一方面他尝试联系机动队联盟专属的医疗中心以期寻求帮助,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方明华对外宣称说有个工作人员性别突然觉醒,而那边答应会迅速派出专家上门查看。

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可以随时查看江波涛的情况。他看上去非常难受。作为一个已经有标记对象的Alpha来说,方明华很清楚江波涛正在经历的事情,他祈祷周泽楷能够快点回来。然后他又想到了下午江波涛对他描述的不适,他为自己的失职感到自责,如果他能够意识到点什么,也许就不会令他的副队长陷入这样的境地。

大约一个小时后医疗中心的人赶过来,不过因为机动队属于军方编制,方明华领着他们花了不少时间进行身份验证。这中间他的通讯器发出哔哔的响声,接通后,可视屏上出现周泽楷不善的面容,就连脸颊上沾着的血迹都清晰可见。

“怎么样?”周泽楷发问。

“不太好,看上去像是Omega的发情期症状,可他一直都是个Beta,我不敢乱用药,现在正准备带专家去看看情况。”

“随时报告。”周泽楷脸色很黑,他难得用上这种命令式的语气。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就到。”

方明华惊讶的表情在可视屏上一览无遗。

“军用移动舱,借的。”周泽楷补充,然后不打招呼直接切断通信。

方明华带着专家一路通过小道来到医疗部的办公室。外面走廊上全是甜酒味,几乎就像重灾区,他忍不住屏住呼吸。

专家A大呼:“天哪,这简直就是在公然挑唆犯罪。”

方明华忍住了粗口。

专家B附和:“军部向来都是那么随便。”

尽管政府倡导了数十年的性别平等,但更多的时候任何一方都会存在那种偏激份子。方明华根本不想替他们开门,可最后他还是理智地克制住愤怒刷开指纹密码。

里面的气味浓度更糟糕。方明华离开前给江波涛用了一点镇定剂,加上连续高烧,现在他虚弱地躺在床上,意识并不清醒。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专家A问,同时他拿出了医疗包准备抽取血样。

“他下午来找过我,因为上午的任务中肩膀受了点伤,那时候有提到说今天一直在出汗,脚步有点虚,我给他做了常规检查,除了白血球有点偏高之外其他都很正常,我以为那应该是外伤引起的炎症而已。”

因为方明华的靠近,江波涛无意识地抬抬手,吓得他退到了门外,这种时候任何一个Alpha的靠近都是种危险,但因为他是小队的医师,平时队员的个人健康状况都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出于职业习惯他没办法走开。幸亏这些专家还记得给他喷上Alpha专用抑制剂。

专家B拿着血液样本的试管:“你确定他一直是个Beta?”

方明华回答:“确定。”

专家B平静的声音隔着口罩传来:“那他现在正在分化成Omega,只是速度快得惊人。”

方明华瞪大眼睛表示不可置信。

“你看这串数值,结果毫无疑问。而且依照分级,他已经进入最后阶段的分化,并伴随初次发情期的征兆。普通的性别分化过程并没有那么快,他身体里的酶蛋白直线上窜,应该是受到过外界影响。恕我直言,他这种情况需要立刻入院观察,况且,”专家B扭头扫视了一番,“这的环境太糟糕了。”

方明华当然明白对方所说的糟糕指的是什么。

“他,额,”方明华一时之间没了决断,“其实他有一个固定伴侣,我是说他的对象是Alpha,或许只要他们见面解决一下——”

专家A打断方明华的话:“你们这些Alpha永远都是这样。不要以为Omega发情期被人上一下就能解决。而且他不是单纯的Omega,他属于特例,以他这个年龄来说分化成Omega的概率只有十万分之一。分化不完全可能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

方明华沉默,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江波涛在床上辗转反侧,他的甜味越来越浓,因为发着高烧整个人迷迷糊糊,或许是错觉,他衣领下面的皮肤上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图案。

专家还在继续检查,携带式的仪器一个接着一个往江波涛的身上扫过,光是血液样本就足足抽取了5管。电子光屏上输入了各种数据。

两位医护人员交头接耳,直到最后他们藏在口罩后面的神色已经凝重到让人发狂的地步。

“所以你们,能不能汇报下最新的结论?”

“麻烦你准备一下手续,我们判定他需要即刻入院隔离。”

方明华抓住了隔离这个字眼:“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

“不是普通治疗?”

“他的同化值偏高,已经出现了同化反应。”

“这不可能。”

“可不可能我们用数据说话。”

方明华看着同化值那一栏的数字,即刻意识到可能是江波涛肩膀的伤口所引起的问题。

“那个伤口确实是魔物所伤,但是上午常规检验的时候,完全没有问题啊。”

“这很难说,就像他正在分化成Omega一样,事实就是事实,至于具体的原因,需要收入医疗中心之后进行详细检查才能知道。”

“我不同意。”一道声音响亮地从方明华背后插进来。

周泽楷是从任务中直接赶过来的,这个任务让他在野外埋伏了两天一夜,连仪容都来不及打理就穿着制服借用蓝雨最新的军用移动舱飞了回来。制服上面的血污让那些坐在办公室安逸惯了的专家们忍不住皱起眉头。

方明华松了一口气。周泽楷的出现让他安心许多,而轮回队长脸上明显写着“这他妈都是什么混蛋事”的表情让他替这两位专家担忧起来。

果不其然,周泽楷越过他们的时候露出和他的长相不太匹配的表情,他完全没有压抑他的愤怒,强大的压迫感使同为Alpha的方明华都感觉到不自在。然后他径直走到床边轻柔地替江波涛擦去额头的汗水。

那股从未出现过的甜味让他觉得浑身的细胞都开始不安分,他强压下这股冲动,当着所有人的面毫不避讳地亲吻江波涛。昏睡中的江波涛感觉身体里的燥热仿佛被一股清流所安抚,嫩芽般的芳香从嘴巴一直往下扩散,他伸出舌头与那个灵活搅动的东西缠在一起。

给我。

我想要。

想要更多。

江波涛缠上周泽楷的脖子,啃咬他的嘴唇,身体急不可耐地上下摆动,除了方明华之外剩余的两个人脸色非常难看。

“这不是您个人同意不同意的问题。”专家A找回自己的声音,显然他看肩章便知道周泽楷的军衔。

一吻结束。周泽楷抬起头,冷冷地望着说话的人。

“标记,可以吗?”

专家A感觉到一种无所遁形的压迫感,他咳嗽两声努力维持镇定:“和Alpha的结合确实可以缓解他发情期的症状,不过,他已经出现同化现象,按照联盟的规定我们必须上报,处置的结果将根据他的同化等级来判断。”

方明华心道不妙。受到魔物分泌物或者血液的污染,人体会出现一种同化现象,按照轻重缓急分为五等,说白了和中毒差不多。轻度的同化只需要血清即可治疗,重度的可能会失去意志最后成为魔物的同类。被送进医疗中心的同化者很少有再走出来的那一天。所以机动队都配备自己的专属治疗,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才会上报同化者名单,即便这样大多数的同化者都会选择留在队中结束生命。

专家B正在往医疗中心传输资料,周泽楷朝方明华微不可查地抬起下巴。

专家A接着说:“这是正常的手续,您们不必担——” 

方明华的手刀干净利落地同时劈在两名专家脖子上,并且一把掐断发送中的数据电源。

周泽楷脱下衣服裹在江波涛身上,一手在他后背抚慰一手指着电子光屏。方明华顺着他的方向重新开始调看密密麻麻的数值。

“这里,”方明华指着屏幕一角,侧头对周泽楷说,“同化值高得离谱,但身体出现的同化反应却属于初级,这不太正常,但可以算是个好消息。”

“我带他走。”

周泽楷的决定完全在方明华的意料之中,以江波涛这样的情况来说,周泽楷不可能放手。但这四个字背后牵涉的意义同时让这个决定看上去沉重几分。

方明华点点头:“留在这里于事无补,中心可能很快就会再派人过来,不过,真的决定了吗?”

“嗯。”

方明华拉住周泽楷:“那个装逼的家伙有一点说的没错,胡乱结合和标记可能会造成身体的伤害,毕竟他是个有点特殊的,额,准Omega。”

周泽楷点头应允:“我知道。”

“这个你带上,可能会有用,”方明华扔给周泽楷一些抑制剂和信息素伪装剂,以及抗同化血清蛋白,“这里我先顶一下,你们要当心。”

 

江波涛的体温高得异常,他两颊绯红,嘴里一直呢喃着周泽楷的名字。从看见江波涛的那一刻开始,周泽楷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这该死的发展让他非常不愉快。他甚至后悔答应了喻文州这次的借调请求。如果他没有离开江波涛的身边,这种事情说不定就可以避免,或者说即便发生这一切他也可以从一开始就陪着江波涛度过痛苦的分化过程。

不论医疗中心的人说了什么废话,接下去他必须赶快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尽可能地让江波涛在舒适的环境里度过发情期,至于同化,周泽楷深深地叹口气,我不会让你有事,他在心里说道。

周泽楷一边开车,一边抚摸着江波涛的额头,那里的温度烫得吓人。而江波涛散发出来的味道实在美味到让人流连忘返。他必须用尽军校里那一套苛刻的精神训练方式才勉强不让自己在车里就脱裤子干他。

一条舌头缠上他的手指,舔舐啃咬,湿热的触感让周泽楷的下面发紧。这辆车被周泽楷改造成了军用车,良好的防弹效果此刻成了致命的诱惑。车里全部都是刚分化完成的Omega散发出来的甜味,干净的,未经标记的。而这个Omega还在毫无知觉地引诱他的Alpha。

“江……”周泽楷的声音沙哑,眼眶里布满了血丝,他一脚踩下刹车,停靠在一旁,然后拉过江波涛,拍打他的脸庞,试图让他清醒过来。

“嗯……,”江波涛扭动腰肢,循着周泽楷的气味主动蹭了过去,“泽楷……?”

“是我。”

江波涛总算找回一点意识。周泽楷熟悉的脸庞出现在他面前,他眉头紧皱看上去有些疲惫。回想起就在前不久,面对三个Alpha,他居然没有一点反抗的力气。那些人肆无忌惮地抓着他的脚腕企图分开它们,甚至说了很多下流的粗话。更可怕的是他的大脑命令自己逃开,身体却不由自主像一个婊子那样贴了上去。就像是邀请他们来操他一样。

周泽楷用拇指的指腹摩挲江波涛的脸颊,这令他有一种大哭的冲动,而事实上他就这样毫无预警地哭了出来,眼泪浸湿了漂亮的指甲,一路滚进周泽楷的心里。江波涛从没有在他面前哭过。他虽然不是强硬派,但是作为一名机动队员内心有着超越普通人的坚韧。然而此刻,他的眼泪就像一把钢刀插在周泽楷的心头,让他痛得无以复加。像哄骗小孩一样周泽楷小心翼翼抱着江波涛,在他后背轻拍,希望能让他感觉好些。

“我,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江波涛还在抽泣。

周泽楷的嘴巴贴在他的额头上:“没事,我在。”

“我真的,变得很奇怪……”

“你只是变成Omega了。”

江波涛猛地抬起头,这一下把周泽楷的下巴撞得生疼,他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不可思议地看向周泽楷。

后者在他呆愣的表情上落下一个吻让他安心:“你在发情。”

这四个字让一切的解释变得顺理成章,虽然江波涛还是有点难以接受,而窝在周泽楷的怀里让他的身体更加敏感。被Alpha的气味所笼罩使他的后面开始分泌出更多的液体。他夹紧大腿,希望周泽楷没有发现那股突然冲刷下来的热流。

可是为时已晚,周泽楷的制服裤子上面留下了深色的水渍。

“不,这不是我。”江波涛尖叫起来。

这样的江波涛实在可爱得有点过分,在周泽楷看来他简直不时无刻地在挑战他忍耐的极限。

而江波涛不安分扭动的屁股压在周泽楷大腿根部,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抵着他。周泽楷的手掌只是搂在他的腰侧,单单这个动作就让他腿软地往前倒去。身体更热了,肩膀的灼烧感重新袭来,周泽楷的脸变得叠影重重。江波涛缓慢地搂着周泽楷往前蹭过去,一把含住他的嘴唇。

发情热越来越严重,不过现在不是可以停下来做这件事的时候。周泽楷匆忙结束这个吻,让江波涛在副驾驶座上坐好,重新启动了车。

“忍一忍。”周泽楷说道。


TBC

评论(10)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