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缺仓库

全职江担。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百日江波涛 | 周江】困兽(上)

※百日江波涛Day38

※为了四联肉,我拼得肾亏了却还只有上

※答应我,看完了别打我,好吗伙伴们

※ABO设定,架空


(上)

“6点钟方向,三头。”

“收到。”

江波涛用食指和中指比了个手势,杜明和吕泊远分别从两边包抄过去。收网做得非常漂亮,甚至不需要动用后备人员,他们的三人小分队就能顺利收工回家。

“还剩一头,”杜明的声音从耳脉里传过来,“今晚吃什么?”

江波涛边注意观察雷达的动向,一边认真思考了起来。

“章鱼芝士排骨,听说最近挺有人气。”

“那个性价比真的不高。”吕泊远加入讨论。

“你竟然偷偷去吃过了!”

“这对于一个吃货来说,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什么时候?和谁?”

“你无权过问。”

江波涛努力压住笑意,抬手准备拿备用弹夹,可能是伏击太久的缘故,他觉得有点闷热,面罩下布满汗珠,制服内衬也已经湿了一整个后背。

“啊,糟糕!”

杜明失手。雷达显示目标正在朝着江波涛的方向接近。

“安心,指挥部准备迎战。”

吕泊远笑着收了线,看在江波涛还有闲心开玩笑的份上,他希望杜明这个笨蛋能够改掉毛躁的坏习惯。

幸亏只是个B级任务。如果江波涛掉了一根头发的话,吕泊远缩缩脖子,简直不敢想象周泽楷会用什么手段来惩罚他们俩,也许会在训练场上操到他们残废为止。这个人向来行动多过说话。

等杜明回来,江波涛旁边已经躺着那头逃跑的野兽尸体。巨大的变异身躯使它完全不见了原本的模样,黑色的嘴巴咆哮着张开,流出一滩蓝色的血液。

“副队,抱歉,走神了刚才,不过副队的枪法还是那么精准!!!”

吕泊远拍拍杜明的肩膀:“这个时候拍马屁没用。”

杜明哭丧着脸:“晚上我请客,就是别告诉队长,求你们了!”

吕泊远朝江波涛眨眨眼睛,清清嗓子道:“既然如此,那就章鱼芝士排骨,其实味道真的不错,就是太贵了。”

杜明一跃而起,掐着吕泊远的脖子大喊:“我操,你他妈给我下套。”

江波涛看着队友说笑,一边点开电子屏,输入战斗结果的报告。这个时候吕泊远发现他浑身看上去湿漉漉,简直像他的名字一样。

“还好吗?”

“嗯?”江波涛侧头。

“似乎留了很多汗。”

“可能,”江波涛抹抹鼻尖,“太久没有运动了。”

江波涛是个Beta,一个Beta能够居于神魔机动队副队长之职自然有他过人的长处。当然出于对他体能的考虑他基本免于A级以上的外勤任务,这之中自然也有一部分原因归结到周泽楷对于他的过保护心理。即便抗议很多次,可是周泽楷只要搬出自己的军衔,他也只能乖乖让路。

江波涛细心地抚摸他的狙击枪“天链”。其实他之所以选择狙击手这个职业,正是因为自身条件是Beta的缘故。狙击手天生所需要的静和判断力,仿佛是为他度身定做的一样。在江波涛的世界里没有其他两种性别的困扰,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在猎物面前蛰伏到任何转折点的出现。

但,今天出的汗确实太多了一些,甚至应激反应的速度都要低于常态。他走在最后,右手摸在左肩上。制服下面隐藏着凌乱的绷带。他没有将受伤的事情告诉吕泊远。反正只是个小伤,归队后让方明华看看开点药,顺便检查下是不是最近的流感频发导致他现在一身冷汗,脚步发虚。

 

方明华用力在江波涛肩膀上拍了两下,这让后者吃痛地差点咬到舌头。

“方哥你干嘛……”

“我等着看小周的表情。”

在轮回小队内部他们当家队长对于副队长的过度保护一直都是众人调侃的话题,江波涛已经习以为常。轮回的战斗主力成员都是标准的Alpha,而江波涛被调任过来之后成为了他们之中唯一的Beta。虽然不像Omega那样居于弱势,可身体的各方面能力确实比不上其他成员。一开始江波涛对于周泽楷有意无意的偏让感到愤怒。他们甚至约在训练场里打了三天。直到两个人都没有力气倒在地上之后,革命的阶级友谊竟然莫名开了花。至于之后怎么演变成恋人的故事,江波涛完全不想回忆。

“不,我觉得他一定不会让我再出外勤。”江波涛痛苦地捂住脸。

“其实吧,你在内勤和外勤都没差,能力一样可以施展。”

“但是别家的副队长都在跑外勤耍帅啊,你根本没有看见今天的我,”江波涛比了个端着狙击枪的动作,“这样,BIU一下,帅毙了。”

“霸图的张副队长可没有在外勤编制,他跟我一样是个医师,专职治疗。”

江波涛一边穿上制服,一边辩驳:“韩队长在的时候他们连S级的外勤都出过,你当我读书少就可以骗我吗?”

方明华开了点药塞给江波涛,脸上全是笑意:“霸图的资历和我们能比吗,况且小周也带你出过A级任务,S级的他自己都没出过呢。”

江波涛不再接话,他看出方明华调侃得特别开心,决定把话题转开。

“所以今天一直出汗只是最近太疲劳了?”

“我只能说从身体检测来看各项指标都很正常,除了白血球偏高之外,没有异常。如果你不放心可以申请去做一次全身检查。需要我联系吗?”

江波涛站直身体,把皱起的制服拉平整:“不,可能是我多虑,那我走啦,晚上你真的不来?难得诳了杜明请客。”

“不来,你嫂子刚从娘家回来,我得回去做二十四孝好男人。”

 

吕泊远迅速地点完了单。这家店他已经来过一次,完全摸请了底。

“这个和这个,绝对好吃,我的推荐吃法是沾上蛋黄酱,一定要趁热,这入口的美味简直是极品的Omega。”

“咳咳,注意比喻,我们不可以有性别歧视。”

“小明你不要假正经。A喜欢O那是天性,我这是个美喻!美喻懂吗?”

杜明敲碗鄙视着说:“那你考虑过副队的心情吗,难道你在说我们队长是个变态吗?”

这要在平时江波涛已经附和着笑开了,但他现在突然觉得肩膀的伤口有点灼烧感,之前那种晕眩又时不时出现,心思难以集中。

杜明勾住江波涛的脖子:“我说的对不对,副队?”

也只有周泽楷不在的时候他们敢和江波涛勾肩搭背。江波涛才来轮回那会儿还不是副队长,平时为人客客气气人缘相当不错,平日里大家嘻嘻哈哈闹惯了,仗着他是个Beta,那些Alpha也不用有太多顾忌。后来和周泽楷干架的时候后援团全部都站在江波涛这边,只不过等他们俩公开恋爱关系之后,在周泽楷眼皮底下勾肩搭背那就是嫌自己活得不够长纯找死的行为。

江波涛喝了口水,感觉稍微舒服一些,他回说:“他啊,就是个大变态,哈哈哈哈。”

“看看看,副队都说是了!”

“杜小明,我录音了,改明儿放给队长听听。”

“吕泊远你这个卖队友的猪!!!”

因为还被杜明勾着脖子,推搡之间江波涛几乎整张脸都埋在杜明的胸口。习惯了无所顾忌,Alpha的气场完全奔放开来毫不收敛。其实江波涛根本就感觉不到,他活了二十几年从来都不知道AO之间的信息素交互是什么情况,可是就在刚才他觉得有种奇怪的气味直窜过来,等他想要确认的时候又什么都闻不到。

大概真的是太累了,江波涛暗自想着。最近周泽楷被借调去蓝雨地界应付一个难缠的任务,他作为临时代理队长拥有了轮回的最高权限。不趁机给自己出点外快,简直对不起这天赐良机。所以他接连安排了几次外勤端着他的天链尝遍了甜头。

外勤对体能的消耗或许比他想象的要厉害,江波涛给自己的异样找了个理由,他趴在桌子上无聊地等上菜,时不时在旁边的双簧二人组的对话里插几句话。

就在这个时候,吕泊远突然停了下来,压低声音问杜明:“你闻到了吗?”

杜明回答:“不太确定,若有似无的。”

江波涛警觉起来,按着腰间的配枪,问道:“闻到什么?”

“Omega的味道。”

江波涛翻翻白眼,放开警戒:“这满大街的Omega难道就不能出门了吗?又不是稀有到变成国宝。”

吕泊远解释说:“嗯,怎么说,那味道是没标记的,纯度不高,但特别勾人。”

“吃货的形容就是不一样。”

“我说的是真的。”

排骨锅还没有端上来,餐厅的一角出现了一点骚动。

“喂,有人晕倒了!”

不远的餐桌那里很快围了一群人,杜明出于八卦心里跑去查看情况,吕泊远则和江波涛原地不动。很快杜明折回来,用吕泊远的话说,他带着一身的海苔味。

“有个Omega,发情期,不过A在身边,没事。怪不得阿远说勾人,分明就是张海苔,你根本只要是吃的都说是勾人。”

吕泊远准备反驳,服务员正好端着菜上来,他的注意力立马转移到美食上去。

杜明坐回座位,江波涛挨近他的时候觉得肚子一阵阵的抽痛,后背的冷汗很快就浸湿了衣料。

“副队?”杜明叫了一次,江波涛却没有反应。

“副队?”

“啊?”

“你脸色不太好。”

“好像肚子有点不舒服,”江波涛按着小腹,“我去去厕所。”

“快点回来啊,不然阿远连渣滓都不留给你了。”杜明挥手。

“那就再叫一锅。”江波涛和吕泊远互相击了下掌。

 

接下去点我


TBC

评论(27)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