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缺仓库

全职江担。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百日江波涛 | 喻江】打回原形

※百日江波涛企划DAY9

※之前的喻江暂时更不出,这篇先还点文吧 @野河略 

※此章自动发布,有问题留言告知


这场酒会比预料的要隆重许多。江波涛下了活动来不及换衣服就赶着周末高峰的热闹跑过来,肚子滴水未进,交换名片的时候恨不得那一张张纸片都变成藏书羊肉。一屋子西装革履,独独他一个牛仔裤套T,反而显得刺眼。换过一个桌子的数量,他便有些意兴阑珊。

什么时候开始?江波涛坐回座位低头问方明华。

领导还没到呢,方明华努嘴。

三米宽的主桌半个鬼影都不曾看见。

就是这个德性,你还不习惯?

江波涛捂着胃说,它习惯不了,饿得慌,我去厕所透透气。

政府晚宴的场所高大宽阔,进门有三个两米高的水晶吊灯。今天是个小型宴会,只开了梅花厅,往外面走几步转个弯就没了人气。江波涛对这里熟门熟路,特意挑了没人的方向想要暂时与世隔绝。

前一秒他确实是这样想的,直到在镜子前面发现喻文州,他才感悟今天真是时运不济。

真叫怕什么来什么。

喻文州穿了一套修身小西装,韩式的小裤脚把他修饰得如同三栖明星,他也确实有这份能耐,江波涛愤恨地咬着嘴唇,反正只要他想,谁不是掏心掏肺往他跟前送?他前不久才刚从悬崖底下把那破碎的心片片给捡回来,现在修补的胶水还没干,实在是没有第二次跳崖的勇气和气力。

江波涛抽身就走,奈何喻文州不打算放过他。

这翻脸不认人的本领倒是学得很快。喻文州出声,目光透过镜子,把江波涛从头到尾扫了个遍。

怎么会呢,江波涛堆个笑脸,在找我们家蠢明,既然不在这,就不耽误喻总时间啦。

江波涛手都搭上门把手了,却在喻文州弯腰干呕的瞬间露出犹豫,他脚步滞留。

最后一次,江波涛对自己说。

带药没?他过去扶住喻文州,一只手在他胸侧口袋翻找。

喻文州胃病总是反反复复。今天这架势自然是喝多了。不过他不会彻底醉,哪怕他是真醉,也不会叫人看出来,坐到这个位面没点酒量那是出不来跑江湖的。但是江波涛不喜欢这点。他不知道喻文州是真醉还是假醉,就像他想不明白两个人的真情或者假意。他也不笨,平时肚子里的小九九打起来叮当响,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是白说的道理。

江波涛斗不赢喻文州,甚至输了身体赔了心,到头来还是如今天一样,喻文州醉了吗?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喻文州一把攥住江波涛的手,贴在发烫的脸颊上。

你看,你离不开我。喻文州用粤语说。

滚。江波涛推开他,却被喻文州翻身压在镜台前,屁股猛地撞在大理石花边上,疼得江波涛倒抽口气。喻文州撑在他身前,一张脸距离江波涛鼻尖不过几公分,甚至连他今天抹的那点古龙水都开始霸占嗅觉。

你让开。江波涛抗议道,可是喻文州纹丝不动,他的脑袋顺势靠在江波涛颈侧,炙热的鼻息滚烫了皮肤,江波涛不可遏制地想起一些往事,片段如纷飞的刀片扎在眼窝,一瞬间踩了地雷似地想揍上一顿。

都说喻文州温文尔雅,脾气好,称号里带了个“总”字,却不在别人面前端架子。可是和他贴得近了,又觉得这个人冷若冰霜。承欢身下,肢体纠缠,雨云深处,最后心尖总是被冷冰熨烫得服服帖帖。江波涛认命了,从痴傻里找回理智一点点拼装回去。

喻文州没有要你改变,只不过是你乐意。

薄唇擦在江波涛脸侧,连一个索吻的动作都做得行云流水。江波涛没有推拒,抿着嘴唇一动不动。喻文州觉得无趣,又往下移,在江波涛脖子右侧落下湿软的吻。

胃药的塑料瓶子被江波涛捏在掌心。标签上还留着他写的四个小字——

按时吃饭。

我想你。喻文州说。我想你,他咬住江波涛的耳垂又说了一遍。

胃不痛了?江波涛推开他,不痛了就请自便。

痛的。喻文州抓着江波涛的手按压在胃部。他这反常的回答出乎江波涛的意料。以前江波涛用过很多方法只为看看喻文州撒娇的样子,可是喻文州说如果我撒娇的话有的人会觉得幻灭。那个时候江波涛不明白,后来他才渐渐读懂喻文州的深意。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最后成了习惯。

江波涛一眼望进喻文州墨色的眸子里,那里带了酒气,有浓浓的化不开的欲望。他看见自己眉头紧皱,脸颊晕上绯色。

没救了,江波涛想,为什么偏偏要是喻文州?

冷不丁喻文州凑上来吻住他。舌尖轻巧地探进去在齿根画上两个圈,留了一嘴白兰地的香。江波涛觉得有点呛,两只手压在喻文州的胸口,头挨着身后的镜子,像被夹在火炉和冰窖中间,又热又冷。

想我吗?喻文州撩起江波涛的T恤边缘,肌肤暴露在空气里,但很快就被手掌摩挲升温。

江波涛不想回答。他对自己内心升腾起来的背叛感感到无措。这几天努力投入工作,所有的场地搭建都亲自跟进,就是希望可以用工作塞满被挖走的那部分空洞。是他提出分手的,是他甩了喻文州,是他决定再也不要看见这个人。

结果喻文州一句话,那句“想”就冲到嘴边,压也压不回去。

骨气呢?

喻文州驾轻就熟的抚摸让江波涛耳廓蔓延起红色。他隔着衣料一口咬住江波涛的乳尖。布料很快被唾液濡湿,贴在皮肤上。江波涛一只手搭在喻文州的肩上,本来准备推开他,最后却变成欲拒还迎的姿态。连他自己都想唾弃几番,甚至希望方明华及时出现喝止自己愚蠢的行为。可是这个地方太偏,几乎不会有第二个人经过。喻文州借着酒力托了江波涛一把,让他半坐在大理石台面上,撩开衣服下摆,弯下头,在肚脐附近用舌尖打转。这感觉太难熬,彷如隔靴搔痒。江波涛手指插进喻文州发丝里,故意抓了几下,弄乱发蜡做出的精致发型。

喻文州,你说你到底为了什么?

你自己知道。

我们没有什么结果,不是吗。

喻文州不理会江波涛,用嘴拉开牛仔裤的拉链,舌头隔着内裤一遍一遍舔舐。江波涛挺直脊背,用力推开喻文州的脸。

用不着这样,江波涛好似是在对自己说,他勾着喻文州的格子领带,一把拽过他,低头在那张嘴上找准位置。

这吻已经带上腥膻味,勾得两个人交换几次唾液后便急匆匆褪去外衣。

干脆点来吧。江波涛说着被喻文州抵在玻璃上,后背一片冰凉,胸前那团火却愈烧愈旺。喻文州上下套弄几次,江波涛便完全勃起。他被喻文州压在欧洲印花地毯上随意操弄的那次都不如今天这样感觉强烈。大约是分别太久,身体上刻下的烙印太深,如何都磨灭不去。他希望喻文州不做停留地进入,顶弄,最后叫他的名字。事实上,喻文州也如他所愿。在这方面他们比其他情人要来得默契许多。

喻文州随便做了点扩张,沾着体液就直接插入。江波涛两条腿挂在喻文州肩上,光着的上身被雕花玻璃刻出几道印子,随着压力慢慢变红。

甬道太紧,疼得两个人都不禁叫出声。密闭的空间里回荡着喘息。

喻文州说,我不想分手,你明明知道却要逼我。

江波涛回答的话语被顶在喉咙口,一个撞击冲散得一干二净。

喻文州又说,我以为你懂我,结果却像其他人一样,为什么?

喻文,州,你恶人,恶人先告状……

后穴被撑开,缓慢吞吐,久违的闷痛感竟让江波涛感到一丝欣慰,他眼角泛红,视线集中在在喻文州发旋里那两根半白的头发丝上。

喻文州衬衫下面穿了件灰色棉的工子背心,他骨架不大,看上去总是一副清瘦的样子,现在抱着江波涛两个人骨头磕着骨头。

江波涛说,你怎么不长肉。

喻文州咬着他的鼻尖,用力往前一送说,你就长了吗?

江波涛哼哼两声,反口在喻文州肩膀上狠狠咬下去,抬头时那里留下一圈的牙印。

喻文州笑起来,扶着江波涛的腰来回抽送,把他顶弄得再没心思搞花样。

开心了吗,他问。

江波涛摇摇头,堵着嘴巴呜咽。喻文州加速,磨得他后穴肿胀发红,翻出不少嫩肉来。

知道我在想什么?喻文州抬着下巴指指镜子。想看看自己被我操的样子吗?

他把江波涛拉下面台,叫他转个身背对自己,从镜子里清晰倒映出两个人淫乱的模样。

喻文州沿着肩胛骨往下亲吻,一只手从后背绕到前面,强迫性抬起江波涛的下巴,逼他看着镜子。另一只手在他胸前来回抚摸。江波涛看着他揉捏自己的乳尖,看着他食指伸进嘴巴搅动自己的舌尖,来不及下咽的唾液顺着下颚曲线往下流。

他咬了咬喻文州的手指提出抗议,但他自己知道,他比之前更加兴奋。喻文州的性/器在他尾骨附近摩挲,囊袋挤压在两人的腿间。

江波涛几乎没有思考,他带着气声。

进来。他央求。

喻文州掰开他的臀瓣,对着穴口冲顶。江波涛眉心皱起,手支在面台上。镜子诚实地映照出一切,喻文州对此非常满意。他喜欢看江波涛皱眉的样子,还有那副被自己操弄时露出的表情。平时这个人和自己一样任何时候都能摆出一副游刃有余的面具。只有这种时候,每一次顶弄都能让他流露出脆弱,叫人情不自禁地苛索无度。

江波涛露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副模样有多叫人欲罢不能。喻文州在他后背上啃咬出好几个吻痕,抓着他的腰恨不能刺穿他。

起初江波涛咬着自己的手腕不让声音漏出来。渐渐的他根本无法只靠单手支撑住身体,他两手撑在台面边缘,一边承受着撞击一边呻吟,他叫着喻文州的名字。

深一点,用力。在喻文州面前矜持和伪装都不会有效。江波涛顺应本能索求,喻文州也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用力。

我说了同意分手吗,喻文州说,你敢扔下我,这就是惩罚。

喻文州从江波涛体内退出来,一只手抚慰着他的前端,然后狠狠抓住龟/头,痛得江波涛两手在镜子前胡乱空挥。

接着喻文州又用力插进江波涛的后穴,调整位置不断冲击前列腺。马眼里渗出透明的体液,但喻文州圈紧的手掌却不让江波涛释放。

放,放手,我要,要射。

射什么?喻文州咬住江波涛的左耳耳廓,舌头沿着软骨来回舔弄,他的嗓音就在耳边,不入流的黄话一句接着一句。江波涛哭丧着求他放手,换来的只有一波又一波难捱的快感。

这场性/事抽干了江波涛所有的体力。等他终于从释放后的空白里找回思绪,已经是坐在喻文州车里的事。

江波涛张嘴才发现声音沙哑得很厉害。他的T恤被留在厕所的地上,身上光溜溜只套了喻文州的小西装外套,根本遮不住几两肉。他嘴角一抽,象征性拉了拉外套,不料喻文州的食指从后面轻易挑入,最后在他酸软的腰侧捏了一把才放开。

我……江波涛思考着开口。

喻文州堵住他的嘴巴。

跟我回家,他轻声说。


评论(12)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