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杜江] 同居三十题·23. 关于孩子的话题

23. 关于孩子的话题

俱乐部为江波涛接了个儿童玩具的广告拍摄。为什么选他而不是周泽楷,制作方的回答是轮回队长缺乏亲和力。杜明听见这个答案的时候,笑得两只手在桌子上乱拍,吕泊远还神叨叨地竖起倒八眉,刻意强调对方拒绝的语气,婉转中带了可惜。最后两个人被江波涛各自赏了一顿爆栗。

拍摄地点在市中心的摄影棚。棚子不大,按要求堆了很多道具,孩子有大半是相关人员自己带来的,吵吵闹闹,不一会就用声音填满整个空间。

江波涛在化妆间,化妆师拿着毛刷子沾了薄薄一层粉在他脸上来回刷,那触感接触多次都无法习惯,皮肤被刺得发痒,却还要听见“哎,你这皮肤不怎么好”的论调。“诚心求介绍保养方法。”于是化妆师乐呵呵地从面膜聊到足浴,中间特别强调了电脑辐射对皮肤的损伤。话题结束的时候,江波涛的整体造型正好打理完毕,AD通知他可以候场,他笑着和化妆师道别,并收下对方的手机号码。

电竞行业发展许多年才有了现在这样稳定的商业发展模式。选手们离开电脑似乎有了更广阔的天地,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职业选手几百人青菜萝卜各有所爱,江波涛觉得勿忘初心和本职,旁的多跨几步未尝不可。

他安静地站在一边,脑里正在过台词,今天代言的是新上市的智能机器熊。他手里拿着棕色的小熊翻来覆去研究机能,感叹科技发展之迅速,连儿童玩具都开始往电子方向发展。

有个小姑娘大约四五岁模样,不知怎么脱离团队,一个人跑来江波涛旁边,直楞楞看着那个机器熊。

“怎么啦?”江波涛弯下腰露出个大大的微笑。

“那个好玩吗?”小姑娘问。

江波涛举着熊说,“玩玩看就知道啦。”

他打开了录音模式,对着小熊叫了两声时下流行的动画片口号,惹得小孩子哈哈大笑。没一会儿有好奇的孩子聚过来,江波涛放下机器熊,让他自动走路。身边的孩子越聚越多,最后闹哄哄都抢着想要抱那只熊。

小孩子不会按照常理出牌,江波涛以为他能搞定的,可完全没法和他们沟通,抢到熊的抱着不肯放,没抢到的有些开始放声大哭,有些开始扭打在一起。就在他彻底完败的时候,几个AD终于跑过来救场,弯腰赶着孩子往镜头前走,另一个则边道歉边带江波涛就位,笑眯眯说“对不起啊,本来还想让你们先熟悉下彼此方便拍摄,这下倒省事了。”

江波涛抹抹头,已经出了一身汗。

这场拍摄因为幼龄儿童太多,大部分家长都是跟陪,拍摄属于半开放性质。杜明带着一顶棒球帽混在人群里,目光随着江波涛到处走动。他没告诉江波涛他要来,在发现江波涛被孩子围攻时,甚至在心里开心地吐槽,直到捕捉住那抹温柔目光里偶尔露出的落寞,杜明发现心底像是被人揪起来一样,有点疼。

晚上回家,江波涛发现杜明破天荒地烧了一桌子菜——番茄炒蛋、蛋炒饭、炖蛋。

“你摔坏小周那个初版手办了?”虽然他知道杜明一直看那个手办不顺眼。

“不是,”杜明嘴角抽搐,“就,犒劳犒劳你嘛。”

江波涛坐下来看着一桌子全蛋宴,挑了一筷子炒蛋。

“有点咸,不过进步不少。”江波涛评论。

杜明又给他夹了两块蛋。

“说吧,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江波涛脸颊鼓鼓,塞满了炒蛋。

杜明放下筷子问:“你喜欢小孩?”

江波涛的蛋卡在喉咙里:“咳咳,你去看了?咳咳,也不等我一起走。”

“喜欢吗?”

“喜欢你给我生?”江波涛灌了三口炖蛋,气终于顺回来。

“我拿什么给你生啊。”

“那不就好了。”

“我看你挺喜欢的。”

“那个是工作,笨。”

“骗人,你上次逗侄女,那眼神都快要化了。”

“废话,那是我侄女,不喜欢她难道讨厌她吗?”

杜明趴回自己的座位,江波涛看看他,又吃了口炒饭,然后肚子打出一声响亮的饱嗝。

“镜头上360度无死角拍摄,现在又都是高清数码设备,连痘痘都拍得一清二楚,我笑得嘴都快抽筋,也难怪不找小周去了,那些小孩子个个都是天使脸恶魔心,他铁定要被生吞活剥,”江波涛抄起一勺炒饭喂进杜明嘴里,接着又说,“现在领养系统也很完善,你想的话,退役之后可以试试发挥善心。”

杜明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总觉得江波涛这反应和预想的不太一样,可他要是想藏起心事,你就是掘地三尺也只能挖到空气。杜明一转头,有点莫名窝火。

许久,江波涛越过桌子扳过杜明的脸,舌头卷走他嘴角的饭粒。

“时间那么长,我们可以慢慢来。”江波涛小声说。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