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缺仓库

全职江担。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杜江] 爱要坦荡荡(16-end)

16.

轮回公关部最近真的很忙。

不是忙着制造热门,而是忙着阻止战队成员一个接一个成为头条。

“给别人一点机会啊!”

“等着上头条的大有人在啊。”

“消停会儿吧。”

虽然这样祈祷,却总是事与愿违。轮回副队长曲线救国舍身破获一起跨国Omega绑架团伙的新闻在多平台上滚动播放,等着采访详情的记者绕着俱乐部门口排了三圈。江波涛的手机都快被熟人打爆,最后索性关机一了百了。

杜明在最后关头抢出生机,证明了两个人头上至少还是顶着主角光环这个设定。战五鹅的战斗素养经过肾上腺素作用突飞猛进成了战五十鹅。狂剑客奔放了一回。前提是特警及时赶到。一场恶战里他拉着江波涛滚作一团,幸而这个BOSS喜欢使用冷兵器,从攻速上来说比躲避枪林弹雨要来得容易些。

江波涛坐在椅子上削苹果。输液管连着杜明的手背,透明药液一滴滴匀速往下灌。床上的人嘴角还有淤青,两只手臂上缠着纱布,幸而都是皮外伤。眼珠子在眼皮下咕噜噜转动,江波涛用牙签戳了一小块塞过去。

“装睡?”

杜明撇开头。

“还装?”

杜明睁开眼,吃掉了那块苹果,结果牵动了嘴角的伤口,疼得皱起眉头。

“怎么了?”江波涛戳了第二块递过去。

“在生气。”杜明窝在枕头里回答。

“生哪一次的?”江波涛明知故问。

杜明猛一个起身,骨架像重组了似地,疼得眼泪飚出来:“江波涛,你太过分了!每次都是这样,凭什么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要不是我那天闻着你的味道走过去看看,你哪来的手机求救啊?还不是被那个猪头剁碎了冲进太平洋?!”

“对不起。”江波涛放下苹果,一只手在杜明脑袋上揉了揉,替他压下了翘起的头发。

“还有随随便便和陌生人接触,你的战术素养呢?总说我的智商被狗吃了,我看你有时候也不见得多聪明。”

所以说剑客在本质上都是以黄少天为蓝本的,关键时刻都特别能开嘴炮。杜明这还是第一次连名带姓称呼江波涛,难得一见的伶牙俐齿。可见真的气炸肺。

“确实是我估算失误,可是事情牵涉到战队利益,总有点关心则乱。”江波涛收回视线,水果刀小心地在另半个苹果上游走。

“我知道,就是怕你男朋友被诬陷。”杜明扭过头去看另一边。

江波涛动作一顿。“什么男朋友,”他放下苹果,“那是队长。轮回的支柱。男朋友只是公关用语。”

杜明往床边靠一靠,像要划清界线。

江波涛一巴掌轻拍在他屁股上:“闹什么闹,救人的时候队长冲得比警察还快,两把左轮使得是万夫莫开之勇。”

“你就逗我吧。”杜明拉过被子,把头盖进去不做声。

“就逗你了。”江波涛小声说,“还在生气?”

被子里传来一声轻哼。

江波涛看着那个隆起来的棉被团,心里像被一只小猫来回挠一样,“书上说人在心跳加速的时候大脑会分泌一种物质成为爱情的养料,我不知道那天滚在地上我们俩个的心跳加起来达到多少apm。”

被子动了动。

江波涛接着说:“我不担心那个BOSS撕票,谁没有一死呢。只是那个时候觉得还没有和你搂搂抱抱亲亲个够,有点亏。”

杜明翻开被子的动静有点大,因为闷得太久,气不顺,脸颊上带着红晕,眼睛明晃晃地瞪着江波涛。

“什么意思?”杜明问,“你要是再逗我,我,我,我就真的和你绝交!!!我还是个病人经不起折腾!”

江波涛凑上前,把自己放大在杜明的眼睛里,直到墨黑的眼眸什么都容不下,他勾着杜明的脑袋,在他嘴巴上亲了一口。后来觉得一口不够,低头连着啄了几下。

杜明怀里还揉着被角,从耳朵尖到鼻尖都染上一层薄薄的粉色。他们真是好久没在正常点的场景下贴在一起了。

“副队……”恢复了一贯的称呼,杜明胸膛里那颗小心脏被江波涛勾的扑通扑通乱跳。

然后门打开了。周泽楷走进来,名正言顺拐走了江波涛。

为了给电竞事业长面子,冯宪君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轮回公关部沦为第二梯队,荣耀职业联盟直接委派专人过来给江波涛包装。从机场那一次开始到前回绑架案,对外宣传做得是绘声绘色可歌可泣,每天一个小专访在线播放,除了给冯主席撑足面子,倒也替轮回赢回不少人情分和粉丝。

杜明也上了一回头条,英勇的身姿得到兴欣某唐姓Alpha的首肯,不过他并不开心。因为出节目做访问,到哪里都能看见周泽楷的身影,轮回队长对副队呵护有加的消息不断被坐实。

“亏得那天撞见的是我,换成队长的话,后备箱哪里塞得进他,没准半道人家就抛弃他,拍屁股走人了。”杜明对着吕泊远抱怨。

“有本事你就上啊。”吕泊远吃了一口冰沙,“你不是说属于你的春天来了吗?你不是说副队在病房里主动勾引你吗?说的跟真的一样,一上场就萎,怪不得全明星里被人单挑。”

“靠,黑历史再提,我跟你急!”杜明掐着吕泊远的脖子忿恨异常。

吕泊远不以为意:“再者说了,副队和队长是对外演戏,风头过了自然就和平分手,你急什么?”

“假戏真做造吗?天天眉来眼去,你觉得我和队长那张脸有可比性吗?”

吕泊远看了看,遗憾地摇头。

“那不就结了!”杜明抢了一口冰沙,发现是芒果的,吐了出来。

“但至少副队对你的信息素过敏症治好了呀。”

杜明趴在桌子上,一张脸贴着桌面,狠狠叹气。治好了也没用,周泽楷身上像装了雷达一样,只要杜明企图对江波涛实施贴身战术,就会受到一波扫射。

江波涛你这个骗子,什么搂搂抱抱亲亲,全都是假的,始乱终弃的大心脏,嘤嘤嘤。

另一边,俱乐部楼梯间。江波涛被周泽楷以酷炫的姿势“壁咚”。

“小周,差不多就好了,你看破坏别人幸福不是你的专长,对吧。”

周泽楷摇摇头:“心里不平衡。”

经历了劫难,江波涛后来找周泽楷深度聊了一次天,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说。两个人心里都有一层心结,本来江波涛决定谁都不招惹继续当他的自由人,可是偏偏杜明闯进来,拿着冰渣把他心窝上的结界一块一块撬开,最后嘟嘟嘴住进去。那个地方很小,只能住下一个人,门槛有点高,爬进去就再难有力气爬出来。周泽楷知道感情没有因果没有规则,那一个下午他搂了搂江波涛,决定释怀。

不过欺负一下杜小明同学难道不是轮回上下向来默认的习俗吗?

周泽楷看见路过的杜明,笑着微微低下头,在江波涛颈侧呼出口热气。

杜明的草莓冰沙噗通栽在地上。

夏天就快到了。


--------

终于被我扯完了!!!嗷嗷乱叫!!!一点儿不像ABO的ABO。。。我知道我一直在耍流氓。

断个后路①:ABO怎么能没有肉呢?所以年后回来码肉番外。

断个后路②: @甩甩软趴趴 说只要我出本她就写1W字杜江肉给我。所以大概会随便搞个几本意思意思。

断个后路③:有基友说我对小周不好,她们要给小周找对象,所以可能会有周X,周X,X周的番外


最后,祝愿大家新年快乐,过个好年,羊年喜洋洋。

评论(3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