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缺仓库

全职江担。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杜江] 爱要坦荡荡(15)

明天不出意外,应该就是最后一章狗血完结掉了_(:з」∠)_


15.

让小概率事件反复发生是促进文章走向大团圆的方法之一。

江波涛头痛得厉害,身体随着惯性左右摇晃,耳边马达突突地直响。最近他简直点背到喝水都能塞牙缝的地步,简直有亏于他的名字。早知如此真的应该在出门前找王杰希算一卦。或者去皇风战队里驱驱魔,普陀山拓展训练的议程似乎也可以提交上去了。气运丹田有一会儿(并不),他终于清醒过来,四周黑乎乎的,没有一丝光亮。脚边有团温热的东西,江波涛碰了碰,那东西没有任何反应。而后他又动动手,手腕被反绑在身后,身体曲侧,整个人差不多呈蜷缩状窝在不大的空间里。

即便伸手不见五指,江波涛还是很快分辨出了那团活物的身份。桂花糕的香味隐隐约约钻进他的鼻子,勾着他的食道,正努力活化胃酸。

镜头倒回三天前。

江波涛在食堂里接了通电话。

出于对弱势群体的关爱,Omega人权保护中心时常会有定期访问,江波涛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这一次,专员特别指出他们接到了匿名举报,称江波涛不久前曾遭受到Alpha的暴力侵害,需要进行情况核实。

意识到可能是有好事者将之前的事情举报上去,江波涛再三表示这个举报纯属子虚乌有,无奈保护中心说什么都不肯轻易相信,坚持认定他遭到胁迫。

“那我来一趟当面说明吧。”

“这倒不用,我们会尽快安排专员上门访问核实。”

于是这个好心的专员见面没多久就敲晕了江波涛并伙同共犯将他扛上车。值得庆幸的是,当时杜明正要出门买杂志,在角落里摸硬币的时候动态视力顺利捕捉到了轮回队服的一角。不过他没在意。俱乐部附近穿队服的痴汉实在数不胜数,最开始他们还经常在围墙这边偷偷打赌谁的粉丝多,后来便日益麻木。他努力拉高衣领遮住半只脸,大踏步准备过马路。

要不是,海潮味的信息素遇上东南风,杜明绝不会回这个头。

“杜明,”江波涛压低声音,看见对方没有反应,他又用脚踢了两下。

“嗯……”杜明发出一声呜咽。

“嘘,杜明,起来,”说话间江波涛有点犯恶心,他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可是活动空间实在太有限。

“嗯……”杜明动弹两下,头撞在铁板上。

江波涛的心脏差点罢工,眼明手快摸过去想要捂住杜明的嘴巴,结果反绑的手腕被拉扯得发疼。

“嗷——”

江波涛急中生智低头用舌头堵住杜明的嘴巴。

“唔唔唔——!!!”

“别叫,是我。你小点儿声。”江波涛凑在杜明脑袋边上,呼出的热气喷在彼此的皮肤上面。湿润的嘴唇和炙热的呼吸让两个人心猿意马。

杜明上下摆动脑袋,终于从闷痛中清醒过来。江波涛躺在他的身边,身上带着周泽楷的信息素,从善如流的态度没有改变。而杜明任性的单边冷战好像一时间被迫失去主动权。

“恶——”江波涛止不住喉间翻涌。他挨着杜明,大半个人的分量压在杜明身上,虽然很黑,但他似乎察觉杜明专注的眼神就在寸里之间。有一瞬间他很想贴上去吻他。

“我们好像被人绑架了。”江波涛平息下气息分析道。

“……”

“这个大概是后备箱……你手机带了吗?”江波涛问。

“在运动裤口袋里。”

“转过来点,看看能勾出来吗。”

于是杜明朝着江波涛的方向调整着姿势,他蜷缩着贴在江波涛后背。

江波涛背过身两只手在后面努力摸找:“哪里?这儿?”

“嗯,右面,不对,左面……再下面点……”

反绑的手根本不听使唤,江波涛胡乱摸在杜明下体上,车子一转弯摔出个惯性的弧度,江波涛吧唧一下就捏住了。

杜明倒抽口冷气,鼻息喷在江波涛脖子上,一瞬间被磨得想要缴械投降。

“副队,手……”

江波涛尴尬地松手:“重,重来……”

最后花了点功夫手指抽筋了才摸出杜明的手机,但是怎么操作又成了大问题,就是有再灵活的手指,看不见屏幕光靠指挥也很难搞定触摸屏。

江波涛放弃挣扎,他一身热汗,和杜明贴得近,浑身都觉得像被扔进一块软糕里,绵软无力。江波涛闭上眼,脑海里都是那日杜明摔门而去的背影。过了好一会,湿润的舌头突然缠上他的食指,牙尖轻轻抵着指关节,咬着他的手指一笔一划打开手机。

“杜明,”江波涛刚想开口,车停了下来,刺眼的光芒一下子照进来。

两个人被带到破屋子里,对,就是影视剧里常看见的那种。四周破破烂烂,什么都没有,几个彪形大汉围在一边。

江波涛被人用刀柄抵着后背,杜明距离他十个身位格。如果比荣耀,这种威胁根本不算什么,他们两个联手单挑数十个都不在话下。可是现实往往很残酷,下了电脑疏于运动,战五鹅的体力值,怎么看都只能乖乖坐在那里等待马后炮的警察过来收尸。

等了半天,BOSS终于出场。

“还记得我吗?”BOSS发问。

江波涛歪歪脑袋。身为一介公众人物,从不偷税漏税的良民,他是真的不认识这位BOSS级别的人物。江波涛老实地摇摇头。

“拜你所赐,坏了我们好事。”

“啊,”江波涛灵光乍现,“机场那次?”

“没错。我告诉你,虽然我们集团元气大伤,但是也有足够实力把你捏碎了扔进太平洋。”

江波涛在来的路上分析了多种绑架动机,最有可能性的还是针对他Omega的身份。从人权中心这通电话就能看出对方做得滴水不漏,似是老手。而贩卖Omega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足够这些人铤而走险乐此不疲。现在多了寻仇这层关系,他几乎可以相信这个BOSS是真的想要捏碎他扔进太平洋冲走。

“扔掉的话岂不是太可惜,”江波涛看着BOSS回答,“好歹我也是个Omega,卖掉了才能弥补损失。”

BOSS哈哈大笑:“好好好,伶牙俐齿我喜欢。”

杜明挣扎几下,挨了打手A的一记手刀,直接跪在地上,脸被踩在脚下。

江波涛皱眉,心里七上八下,他接着说:“我那朋友不是你复仇范围内的吧。”

“本来不是,现在又是了。谁让他看见我的脸,反正你们两个谁都跑不掉。”

这种时候英雄主义没半毛钱用处,江波涛在应对黑暗势力方面黔驴技穷,正常人谁没事往这方面点技能点呀。就是技能树上都不能够有这一项分支。

大BOSS还说了什么,江波涛一句都听不进去。他死死盯着杜明,心里有着很多期盼。

如果还能全身而退的话,真希望可以一起打荣耀,一起搂搂抱抱亲亲。

只可惜他总是不够坦荡。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