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杜江] 爱要坦荡荡(12)

有点虐小周【不要打我


12.

这日常规训练结束,杜明巴巴地瞅着江波涛。

自从上次医院回来之后,两个人的关系虽然不能叫突飞猛进,可也算是春暖花开。至少江波涛在主观意识上向前跨了一大步。那滋味就像春天在心里种下一棵种子等待秋天收获一箩筐小苹果一样,叫人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不,是叫人期待。

江波涛被杜明的眼神激得浑身一抖,跟着还看见杜明手里晃来晃去的桂花糕。这孩子认死理,你喜欢吃桂花糕对吧,我就天天送你一打,吃到你厌。

“杜明同学,”江波涛皱眉,“说了很多次,训练室里禁止携带食物。”

杜明把手藏到后背:“下次不敢了,”接着又开心地说:“副队,一起吃饭?”

吕泊远和吴启走过他身边丢了一长串的“烧烧烧”。

江波涛低头整理笔记,想起身的时候却被周泽楷拉住袖子,看到他一张帅脸消瘦几分,心里很是不忍。

进入夏休前战队安排了模拟赛。

之前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输给蓝雨,加上江波涛缺席确实输得莫名其妙。那天约战,喻文州不在,黄少天吧啦吧啦对上周泽楷,三十万字都炸不出一句长句,最后心灰意冷,约就约吧,还放言要把轮回打趴下。

为此周泽楷最近刻意给自己加练。时常大半夜还在训练室做特训。江波涛知道他加训的原因并不那么单纯,他觉得他们需要谈谈。

“不了,我和小周商量点事。”江波涛回答。

杜明的脸像霜打的茄子。作为正在恋爱路上长跑的Alpha,他半步也不愿意离开,可是方明华作为过来人曾经说过“爱他就给他自由,特别是江波涛,不要以为你能降服他,一不小心很可能就被一个地裂波动阵给搞残。”

训练室里一时间只剩下魔剑士和神枪手。

江波涛抓着笔记本,想了下率先开口:“有情绪要说出来,你这样憋着很容易出现问题,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

周泽楷抓着他的衣袖并没放开。眼前这个人就是万恶的源头,现在倒好,一脸云淡风轻把关系撇得那么轻松。

“为什么?”周泽楷质问。

“嗯?”江波涛抬头,冷不丁撞进周泽楷黑曜石一样的眸子里,他很久没有和周泽楷有过肢体接触,是他刻意避开也好,或者说心里还存着说不清的顾虑也罢,有些事情说出来就像无力的借口,连自己都说服不了,还有谁会相信?

周泽楷的信息素很快卷了过来,他的行动向来迅速有效,狠狠掐在敌方的弱点上。江波涛被他吻得七荤八素,身体像是燃起了火。他抓着周泽楷的肩膀,没多久连推诿的力气都被清空。

“为什么我不可以?”周泽楷放开江波涛的嘴。他把江波涛圈在电脑椅上,弯下身带来巨大的压迫感。

空气重新回到胸腔,江波涛眨眨眼,睫毛还在颤抖。这个问题他也想知道。可是答案就是俗不可耐。

“你说过,”周泽楷难得打开话语权,“站在我身边,夺得冠军,现在呢?”

“这些都没有变,我依然站在这里,我们的目标依然是冠军。”江波涛咬着嘴唇。

“你说不想找Alpha。”

“不想被束缚。”

“不想受影响。”

“你骗人。”

周泽楷难得说上很多句话,他步步紧逼,巨大的气场被释放出来,它们呼啸着把江波涛淹没进去,这些天来周泽楷所压抑的痛苦和嫉妒转瞬间充斥着整个房间,他急切地拉开江波涛的衣领,嘴唇下移在敏感的腺体周围啃咬。

因为信息素影响而强制变得敏感的身体在周泽楷的手下颤栗着。

他们不是没有靠这样的接触标记过,可是今天的周泽楷太异常,他钳制江波涛的力气之大,根本就不像平时的他。

江波涛有些惊恐。

“不是的,你听我说,唔——”

周泽楷不想听见他说话。愤怒克制了他的理智,平时完美的自制力遇上江波涛之后分崩离析。他再次堵住江波涛的嘴巴,狠命啃咬,另一只手放肆地探进江波涛的内裤。

生理上的压制与被压制。江波涛连半分还手的能力都没有。因为没有被人彻底标记,一旦受到强烈的Alpha信息素影响,他的情欲便像涨潮般漫延而上。周泽楷的手滚烫滚烫,它游走在江波涛每一寸皮肤上,越来越肆虐。

“小周,你醒醒。”江波涛满头是汗,浑身无力。周泽楷这副架势何止是要约炮,简直是想私定终身,江波涛敢肯定要是不做点什么自救的话,估计下半辈子就要交待在枪王手里了。

江波涛努力过了,可是剧情不允许他自救。

就在即将发生打码画面的时候,孙翔率先冲进来,照着周泽楷的后颈毫不犹豫劈下去,发狂的枪王暂时失去行动力。作为唯一的Beta,吕泊远负责转移江波涛。吴启整个人压在杜明身上防止暴走的剑客真的去杀人,方明华找了队医并且正在阻止这场可能发生的队内伤害事件负面影响的再扩大。

都是成年人,感情这种事情不应该由别人插手。轮回一众人看戏的时候也多半是这种心态。何况那个人是江波涛。精于经营关系,精于安抚人心。可谁也没想到他跌进情网里也同样是被猪油闷了心,什么都看不透。

这天下午轮回战队每个人都不好过。

过浓的AO信息素混杂在训练室以及走廊里,除了吕泊远,其他人多少都受到影响。他们暂时换到会议室,每个人都喷了点专用抑制剂,以防万一。

“好在阻止得及时,”吕泊远摸着胸口,一脸担忧,“二翔的落花掌劈得干净又利落,不过队长就比较惨了,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遗症,希望他没看见你的脸,哎呀放心,兄弟们不会出卖你的。”

“有病,”孙翔翻了个白眼。

“我看事情不好办。”吴启推门进来。

“怎么了?”吕泊远问。

“这事捅上去了,老板不开心,抓着梁亮和老方在骂呢。”

“副队呢?”

“受影响强制发情,队医给他用了药,看看情况再说,”吴启扯掉了外套,为了挡杜明,他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身臭汗,“傻明守在外面怎么都不肯走。”

“关键是他们三个人要怎么搞?天天来一出,谁受得了。”孙翔语气不善。

“难得你今天那么机智。”

“我呸。”

“早点定下早点好。”

“你们说傻明有希望吗?”

“我觉得副队说不定谁都不跟。”

“天蝎的心,谁知道。”

“问题是傻明现在还有隔离范围,发挥不出优势,虽然他本身也没什么优势了。”

“他够执着。”

“队长何曾不是。”

“哎……”

“哎……”

“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

“你们这样真的好吗?”

“你不懂,这才是真·队友爱。”

方明华站在会议室门外,握着门把手感觉他的内心已经崩溃。


评论(2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