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杜江] 爱要坦荡荡(9)

9.

江波涛一觉醒来发现头顶上是刺眼的白炽灯,原本该有的遮光板小视屏安全带全都不见,周围拉着帘子,还有人悉悉索索在讲话。他思考了几秒钟,翻身又睡下。

这一觉时间可真长,他这样想着。

跟着梁亮探头进来端详了一会儿,见他还没醒又跑出去守着,满头大汗。再跟着就听见噔噔噔的脚步声,帘子被人卷起来,一阵风扑在脸上,还带着汗味。

“怎么还没醒?”来人急切地问。

“不知道呀,医生说那个什么诱导剂吸入量不多,身体没有异常,等自然转醒就可以。”

“可这都睡了整三天了,他们G市的医生行不行啊?”

“靠!你敢鄙视我大G市的医疗水准。我跟你说咱们可都是一线城市平起平坐,要论发展速度和GDP贡献,拿数据出来说话。”

“怕你啦,队长,上。”

“……”

“吴启,安静点。”

“我觉得可以让黄少进去,不出5秒副队肯定醒,我就不信全联盟还有能抵抗3D环绕文字泡攻击的人。”

“靠靠靠,你们轮回输了就想从心理上打击报复,我告诉你这门儿都咩有。本剑圣现在特别淡定,特别淡定,看见没。”

“趁我们军心涣散落井下石,这叫胜之不武,必须要求加赛。”

“呸呸呸,就你会说成语啊,我□♂△○——嗷嗷,队长好痛,你踩我!”

江波涛彻底忍不住了。都怪之前看了太多蓝雨的对战视频,现在报应来了,做个梦都要被黄少天刷屏。他疲累地睁开眼睛,看见床边围了一群人,全都是熟面孔。 

“啊啊啊啊,副队醒了,”吕泊远扑过来。

“走开,让专业的来。”方明华拉走吕泊远。

“以为你是牧师就能治病把脉吗……”吴启吐槽。

“有哪里不舒服?”可算还有个正常人,江波涛心里甚是安慰,然后又睡了下去,一边想着这趟飞机怎么还不降落。

过了不多会儿,医生过来把人全赶出去,二话不说撩起江波涛的衣服,在他肚脐附近按着听筒。金属的冰冷触感让还想入睡的江波涛狠狠打了个喷嚏。

“醒了啊,”耳朵险些被震聋的医生冷冷地说。

江波涛眨巴眨巴眼睛,这梦特么,怎么,这么,牛逼。

“心肺功能正常,看来没什么大问题,诱导剂吸入量也不大,不过每个人体质不同,可能诱发的症状也不同。之后或许还会有心颤,发汗,嗜睡的情况出现,别太紧张,回头开个方子领几帖药,等身体过滤个几遍就好了。”

“……”江波涛歪头不明状况。

“今晚观察一下,没特殊情况,明天可以出院。”

医生宣布完,一群人跟参观珍惜动物似地哗啦一下又围过来。

江波涛还吊着营养液,周泽楷替他把衣服放下来,又撅了撅被子,方明华端过一杯水,吴启问空调够不够热,吕泊远替杜明助攻说,小明下楼买午茶去就是为了副队您不时之需啦。

黄少天说,你们要不要这样秀恩爱,烧。

只有喻文州,看着江波涛紧皱的眉头,略尽地主之谊给出解释:“你睡到现在,今天是5月4号,你没穿越,比赛结束了。”

江波涛呆滞。

“副队你真把我们吓死了。你说你最近是不是有够霉运的。”

“CT都照了,什么病都没,还让队长和小明轮流去亲你验证了一把真爱。”

“下回出门前一定要翻老黄历。”

“不如下次队内旅游就去普陀山,沐浴佛光,去去晦气。”

接受到吴启的目光,黄少天不满地说:“看我干嘛,你几个意思,不服来战啊。”

江波涛和喻文州表示不想认识他们。

病房里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最后被护士站过来发红牌警告,喻文州看看礼节送到,准备拉黄少天走,好歹江波涛算是大病初愈,黄少天的存在看上去似乎不利于病人休憩。

送走剑圣,病房里突然安静下来。

周泽楷摸摸江波涛的额头,担忧地问:“真的没事?”

江波涛除却还有点困,手是手,腿是腿,暂时没有其他不良反应,想扯个笑脸,却见周泽楷自责地说:“对不起,输了。”

“对不起,这句话应该我说才是,害大家担心,”从那天晚上开始什么都不对了,江波涛懊恼,如果给他一个菠萝菠萝蜜的话,他希望——这不是一个ABO的世界。

在周泽楷看来江波涛还是虚弱的病人,那张苍白(?)的脸看上去叫人心疼,他弯下腰硬是把江波涛摁回枕头上,彼时杜明和孙翔正好拿着下午茶回来,从门口的角度看过去枪王正俯身深情拥吻睡美人。

“杜明你脑子有洞啊,一千米也不是你这样跑的,咳咳。” 孙翔扒着门框直喘粗气。

杜明手里的鱼片粥和手机哐当掉在地上,孙翔回过神来了个龙回头特别得意地保住了那碗粥,手机界面上还是吕泊远的短信——副队已醒,速回。然而杜明脑海里已经瞬间脑补出几百个琼瑶式虐心大结局,他就是里面那个痴心咆哮的万年男二,背景一定要是幽幽的大浪淘沙——哗哗哗。

周泽楷起身,江波涛看见门口的杜明。两个人遥遥相望了许久,最后江波涛被自己的肚子叫回神。

世界上没有菠萝菠萝蜜,江波涛暗想。折腾了那么久,只靠输液肚子早就空空如也,看见杜明的鱼片粥江波涛决定放下一切先管温饱。吕泊远把杜明推过去,后者看着江波涛泛着光泽的嘴唇(并没有),心塞地把鱼片粥拿出来,去掉盖子,挖了满满一勺送到江波涛嘴边。

江波涛本想自己动手,看见杜明这般动作,也懒得去纠正,乖乖张开嘴。鱼腥味混着桂花糕的味道从鼻子底下直窜进胃部,江波涛刚刚竖立起来的食欲登时清空,只见杜明的手越来越近,就在饭勺距离自己嘴巴只有一厘米的时候,江波涛预感不妙,他的爪子只来得及搭上去,却未够手速推开。

“恶……”

江波涛吐了。



----------

仓库捧着脸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尔康手.gif],以及周末断更2天,周一再见。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