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群活动】不来一发养成系吗???

* 群活动相关内容具体可查询群内邮件或群文件,如有不懂可询问群主及相关活动负责人

* 接文者限“放开那只蓝河让我来”本群中人,群外人士围观请随意

* 接文者请事先在评论中标明“我接了+选中关键词+群名片”,关键词任选其一,并在两日内在自己的LO上贴出下文,然后将LO的地址复制至上段接文内容的评论下

* 接文者贴文时请在前排带以上↑内容,并标注“【群活动】”字样,标签一律只打群标签,以及不要忘记在文后写上三个可选关键词和文段字数


前文 点我  本篇选择关键词【秘密】


窗外的雨倒灌进来,玻璃幕墙成了一堵瀑布。广播里循环播放着误点通知,登机口滞留的人越来越多。蓝河有点冷,他缩在椅子上,想要入睡。接近半夜,不少航空公司开始提供补偿餐,食物油腻的味道冲进鼻腔,尽管身体疲惫到极点却怎么都无法进入睡眠。他转了个身,原本盖在身上的夹克外套慢慢滑落。

叶修在他身边拿着免费杂志翻来覆去地看。身上淡淡的硝烟味好像渐渐被雨水冲刷掉了。

“不睡吗?”叶修问。

“睡不着。”蓝河背对着他回答。

“你今天那一枪开得不好,有犹豫,如果不是运气好对方年纪大,说不定没法一枪毙命。这样就会有后遗症,客户不满意可是要投诉的。”

“那就投诉好了,大不了少几个子儿。”

叶修放下杂志,视线停留在蓝河的背上。少年的脊背开始有了坚挺的曲线,和记忆里的样子大为不同。甚至开始学会闹别扭。

“你的情绪管理有问题。你觉得我们是应该去做感情投资的人吗?你的半点犹豫会葬送你自己的命。”

“我本来就是个人,又不是机器,再说我的命是我自己的,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管不着。”

叶修用力将蓝河掰过来面对自己,脸上隐隐有着怒色,他压低声音一字一顿:“我,管,不,着?”

蓝河撇过头:“我不用你管。”

捏着肩膀的力气太大,蓝河吃痛却仍然一副不认输的样子。

“谁捡你回来给你住给你吃教你谋生的,你现在说不管我的事?”

蓝河推开他,“这又不是好营生,刀口上走,什么时候死了就死了,你是要我还你吗?叶大妈!”

叶修不说话。

蓝河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用力之大几乎像要刺破他的喉管,可最后他放弃地伸出舌头在凹陷的牙印上轻轻舔舐。

叶修说:“蓝河,别这样,”他用力推开蓝河,“我去抽烟。”

等叶修从吸烟室回来,蓝河早不知道钻哪里去,只留下他的外套在椅子上,好像耷拉着脑袋。

那是他们第一次吵架。

叶修说的对,蓝河的情绪管理出现了危机。

这是个致命的弱点。他不知道叶修猜出几分。他努力去压抑和隐藏,可是种子一日一日在皮下发芽成长,他知道终有一天它们就要破土而出。

或许总有解决的办法。

叶修接的任务越来越危险。十天半个月见不到都是常态。蓝河恢复到平静的生活,可他嗅得到血腥在叫嚣。

“你躲我干什么?”蓝河把叶修摁在墙上,叶修胸口的绷带还渗着血水。

“我没躲你。我说过了,你已经不适合干这行,我们好聚好散。”

“散什么!不是你捡我回来的吗!”蓝河目光烁烁。

“那我不要你总可以吧。”

“那就问问看拳头。”

……

蓝河从梦里醒来。一年半了。他试图将那个人从记忆里彻底抹去。他拔去了身上所有的软弱,等待伤口结痂愈合。他找到了合拍的队友,彻底遵循这个世界的法则,把每一个任务都当成一次试炼。他本来觉得自己过得很好,直到今天任务的时候,瞄准器里的眼神,轻易就撩拨起他的情绪,告诉他有个词语叫做自欺欺人。

“你还回来干什么,”蓝河闭上眼睛沉入黑暗中。


本篇字数:1121

下篇关键词:再会、朗姆酒、浴室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