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杜江] 爱要坦荡荡(6)

6.

江波涛做了一个梦。

十五岁的他站在贺武青训营门口,手里攥着一张被捏得发皱的宣传单。

他刚和父亲吵完架。进入高中后,他每门功课都在80分以上,参加学生会,和同学之间关系融合,打算毕业之后按照父亲的要求进入医学院或者法学院,总之尽可能谋求一个体面的职业,然后结婚,然后生子,然后让孩子继承他的遗憾。这些东西在他性别尚未分化时已经成为他人生的固有轨道。

可是一旦分化完成之后,轨道出现了岔口。

首先是转学,进入到Omega专门学校,接受除了学业以外的第二性别课程,接着开始适应发情期,学会接受自己的身体,每个月依赖抑制剂,懂得如何避开来自Alpha的骚扰知道自我保护。这些事情占据掉他大半的时间,而他还要付出比以前更多的努力去生活。

他觉得不公平。

进去吧,一个声音在那里说。

江波涛迈出了步伐,反正这只是一个梦,他对自己说。

他坐在训练室的角落,成堆的孩子挤在一起描述梦想,他手里有一张账号卡,小小的魔剑士躺在里面。他说,这个攻击距离不远不近,刚刚好。

手速测试很容易就通关。比起其他的Alpha来说他做得中规中矩。

然后他看见自己正走出休息室,身上喷满了抑制剂的味道,在黑暗里握紧拳头又松开。他越过一道黑色的幕墙,那后面是人声鼎沸的体育场,中间围着两组房间,分辨不出到底是哪一场比赛,他只记得好像输得很惨。

这个梦真实到让人不舒服。

方明华伸过手自我介绍,顺便拉了几句家常,这是他在行的东西。然后是周泽楷,然后是杜明,然后还有吴启吕泊远,最后孙翔来了,拉了一车六个核桃,问他一斤卖多少钱才不会亏。江波涛看着孙翔徒手一劈,就招来一整箱,最后杜明巴巴地抱着计算器按了三遍说,不亏不亏,卖给叶神回头讨回那1800万咱们年终分红妥妥的。

那孙翔不得劈到筋疲力尽啊。大家意思意思对他表示同情。

哦,分红的话Omega没份,那个是Alpha专属补贴。

吕泊远跳脚说,你们还有没有爱了?

周泽楷红着脸拉过江波涛,我的给你,他说。然后整个人压过来,手探进他的衣服里颇有技巧地煽风点火。

江波涛被吓醒了。

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整个房间明晃晃,天花板的顶灯旁边有道不大的裂缝,上面贴着轮回LOGO的贴纸——这是自己的房间。

江波涛眨眨眼,有种刚PK失败原地复活之后进入削弱状态的错觉。

他动了动手,发现肚子被什么压着,结果摸到一把腿毛。他扭头看见杜明歪着头无尾熊似地缠在自己身上。那张队友的脸紧紧靠在自己旁边,距离很近,好像轻易就能捕捉到彼此的呼吸。他这才发现房间里铺天盖地是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信息素味道。

江波涛的记忆硬盘只保存到了训练室指导赛结束那会儿,之后的内容好像被人格式化一样,脑海中一片空白。

 “杜明,醒醒。”江波涛踢了他一脚。

“嗷……”杜明挪开一点距离,跟着又贴过来搂住江波涛的腰,撒娇地呢喃,“再睡五分钟好嘛。”

这完全是还在做梦的节奏。江波涛毫不留情地扯掉他一簇腿毛,杜明嗷嗷叫着痛醒过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江波涛,几秒后迅速往后退开,后脑勺一下子磕在墙壁上发出闷响。

江波涛看着都觉得疼。

“我怎么了?”江波涛问。

“没,没怎么。”

“我是说昨天指导赛之后,明明和你们说话来着,后来怎么了?”

单人床并不大,杜明靠着墙,小腿还是贴在江波涛的腿上,他动一动江波涛就会玩闹似的踢他,以至于现在他完全进入了僵直弹的效果,大气不敢出。

“后来你受我和队长的信息素影响晕倒了,队长抱你过来,队医给看了,然后,”杜明不想往下说。

江波涛已经看见床头柜上的抑制剂片剂,“吃了几片,”江波涛叹气着问。

“按说明吃了2片。”杜明老实回答。

周末有对蓝雨的客场比赛,正好赶在发情期最后一天,靠临时标记可能多少还会有影响,因为平时周泽楷对他的标记顶多是通过舌吻交换彼此的信息素。这场比赛是季后赛的预演,蓝雨赶上新老交替的过渡期,江波涛不想缺席。基于这种考虑,那天晚上他才冒了个险想要买份双保险。至于为什么是杜明,江波涛也无从解释,或许是他觉得一旦和周泽楷打破那个平衡就没办法再抽身而出,而杜明恰好在那个点出现。

或者可以是吴启、孙翔。

江波涛动作一滞,他起身去穿衣服,私处的不适感让他多少有点不自在,身体留有模糊的记忆,如潮的感观停留在皮下,杜明时不时瞟过来的眼神都让他想起这个人流连在自己身上的动作。发情期的存在说穿了就是为了繁衍做准备,而本能的冲动和身体自我调节都无法克制。

江波涛有一瞬间非常贪恋杜明的温度,就像早晨贪恋被窝起不来一样。

卫生教育材料上所阐述的OO行为后对于Alpha的依赖性、不安和烦躁全部一股脑儿爬上江波涛的大脑皮层,刺得他有点头疼,甚至心烦气躁。

江波涛停下动作,弯腰站在床边,一只手扣在床头的木板上,指关节用力到发白。“副队?”杜明叫唤他,那双清澈的眼神写满了简单的情绪——

我想做你的Alpha。

江波涛鬼使神差地凑过去,吻在杜明的唇上。

受到鼓动的Alpha很快就化被动为主动,将猜不透心思的Omega压回到床上。

但愿这只是个梦。

江波涛闭上眼,他引以为傲的心脏战术大概是被驴踢进阴沟里去了。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