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杜江] 爱要坦荡荡(5)

周末没空码字所以没有存货了,要现码,有点累_(:з」∠)_

都说不给肉渣的ABO凑是耍流氓,为了不耍流氓,今天给小明发点福利。


5.

江波涛原本是坐在椅子上同二人说话的,此刻失去知觉直挺挺朝前摔去,周泽楷眼明手快一把将他揽起来,只见江波涛面色潮红,额头全是冷汗,身上的信息素像海浪般呼啸着扑来,让室内两个Alpha顿时神经紧绷。

“去找队医。”周泽楷说着抱起江波涛就往宿舍方向走去。

杜明不舍地看了两眼,最后咬咬牙飞一样冲去叫人。

轮回的老队医经验老道,虽然身为Beta,可杜明觉得在他眼里所有人的信息素大概都是能够具象化的,要不然怎么一进屋掐指一算就把他们两个人赶出房间,还警告着要他们收起满是攻击性的信息素呢。

“要打架出去打。”老队医严肃批评。

江波涛辗转反侧,看起来非常难受,时不时卷着被子双腿无意识磨蹭。老队医给他把脉,量体温,一系列常规检查后,又拿出信息素测量器,对着江波涛的脑袋哔哔几下,红灯不停闪烁最后转蓝。老队医打开房门冲正在干巴巴张望的周泽楷和杜明说:“最后一次临时标记他的是谁?”

周泽楷瞥眼,杜明站在他身边心里不安,最后出声说:“是我。”

“江副队还在发情期,临时标记又不是万能药,怎么也不嘱咐他喷抑制剂呢。现在好了受你们两个大开的信息素影响,被冲击到昏厥。年轻人血气方刚我能理解,可是也要分时间场合。好了,杜明你进去安抚他,至于周队长,”周泽楷站直等待宣判,“先回屋吧,你在这里不止影响他,还会反作用受到影响。”

杜明站在门口,他感觉倒背后周泽楷的目光,刺得背脊发冷。

“那我进去了,”杜明低头闪进房间。

见周泽楷不愿离去,老队医苦口婆心说道:“周队长,放心吧,让杜明暂时用信息素安抚下,很快就没事了,你还不信我?还有,你们俩这是用信息素斗法呢?看这阙值浓度……”

“乓——”房门再度紧闭。

周泽楷靠在墙上,周身都在发抖。江波涛的味道对他影响之深出乎他自己的意料。那个混合着杜明味道的信息素,像是一把尖锥一寸寸凿在他的心上。刚才抱着江波涛的那一刻他简直要克制不住自己。以往江波涛进入发情期,几乎次次都是他陪着渡过的,虽然没有实质突破那层防线,可他总觉得时间还够。他觉得江波涛一定能看透他的心。可似乎是他错了。

周泽楷死死盯着那道门,不敢去想象对面的情形。

房间内,杜明看着老队医,老队医看着他,约莫1分钟后杜明摸着鼻尖小声说:“额,我要怎么做?”

老队医背起的药箱一下子滑落。

“杜明啊,这还要我教?”老队医弯腰捡起药箱,“别弄太过就成,适当安抚,等江副队醒了给他吃这个药。”

看见杜明愣着不动,老队医又补充道:“安抚懂吗,酱酱酿酿懂吗?我一把年纪了,别逼我说得太露骨。”

杜明看着老队医离去,红晕爬上脸颊。他坐在床边握着江波涛的手,替他擦去额头的汗,附身在他侧脸印上一个吻。

似乎被熟悉的信息素包围有种莫名的安心感,江波涛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下意识朝着热源蹭过去。

杜明动作一僵。

现在这样算不算趁人之危呢,等到江波涛醒来说不定就再也不会小明小明这样叫他了。

然而江波涛屈从于本能,几乎是毫无意识就缠了上来,他蹭在杜明怀里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角度。

这个时候的江波涛看起来毫无防备。平时即便再如何称为队中“万金油”,他的微笑背后总隐藏着淡淡的疏离。连昨天晚上承欢身下的时候,都好似带着戒备。有时候杜明完全看不懂这个人。他以为他会站在周泽楷的身边是理所应当的,然而他却狡黠地踏进狂剑士的领域,把他冲撞得七荤八素,末了替他包扎伤口笑着说自己只是路过。

杜明有点生气,他低头一口咬在江波涛的唇上。他很轻易地就撬开对方牙关,碾过他的贝齿。就是这张嘴巴,巧舌如簧,可是到底该拿这个人怎么办?杜明发狠地侵占江波涛的呼吸,仿佛在宣示主动权。

江波涛发出呜咽的声音,因为缺氧而捶打着杜明,这时候的花拳绣腿仿佛是无形的邀约,在杜明眼里根本是变相的撩拨。

不能怪我,杜明默默想着。受到蛊惑的Alpha甚少能维持住理智,更何况对象是不久前才刚刚临时标记过的Omega。

信息素的互相作用,加剧他们想要彼此结合的本能欲望。

杜明松开江波涛,沿着他的脖子侧面一路往下吻去,他停在脖子后面的腺体上,张开口轻轻舔舐。江波涛颤抖着终于半睁开眼睛。

“杜……明?”

“是我,”杜明贴着他的耳朵,鼻息喷在耳廓上,又引来一阵颤抖。杜明的手指在腺体周围打转,很明显,江波涛被激得不能自已。他张张口想要说什么,却被杜明再次剥夺了说话的自由。

江波涛并没有完全醒转过来,半梦半醒里,他感觉有人压了过来,在他耳边喃喃说着话,可是他没有一句听明白,随后他又觉得自己被人翻过身,有手指从颈后敏感的地方一路滑到尾骨。发情期里的身体简直敏感得要死,随意的触摸都使他有种无法言喻的快感和空虚。

他身后濡湿一片,感觉有手指缓慢进出,但那根本不够。

“唔……嗯……”他咬着枕头,将呻吟埋进去。

“副队,”杜明沙哑地唤着江波涛,他把食指卡进江波涛的口中,肆意搅动,故意不让他合上嘴巴。唾液很快就流淌出来,沾湿米色的枕套。

江波涛身上有不少紫红色的痕迹,杜明温柔地亲吻过每一处,脑海中忍不住回忆起这些痕迹出现的缘由。那仿佛是一种致命的蛊惑。

Alpha的忍耐已快到极限,杜明挺身进入,只有这一刻他仿佛感觉自己紧紧攥住了他的光芒。 他舔去江波涛眼角的泪珠,撑在他身上动作。

“我喜欢你。”

黑暗里有个声音自言自语。


评论(1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