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杜江] 爱要坦荡荡(4)

周末理论上碰不到电脑,此章自动发布。明天断更,周一继续,挥。


4.

轮回队长真的生气了。

以往当然也有阴晴不定的时候,但那种时候只要把江波涛往风口浪尖上一推,保管解决问题。可今天这形势下要是再去推江波涛一把,简直就有点太没人性了。

收到吕泊远的通风报信,江波涛领着杜明赶回战队,前脚才踏进训练室,后脚方明华就迎了上来。

“小江啊,今天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们需要作壁上观。”

江波涛扯下绒线帽和口罩,越过吕泊远吴启的人墙,看见周泽楷坐在电脑前面机械地做着训练,周身杀气腾腾。

Alpha这个物种天性还是存在一定的领地意识的。进化论里无论把人类拔到什么样的高度,最后对于不能解释的东西统统会概括为——动物本能。

周泽楷现在属于本能全开,颇有种遇神杀神的气势,关键那张脸还帅得天怒人怨。

杜明张张嘴,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然后就被孙翔一把推到座位前面。

“队长说要JJC打指导赛,”语气明显不太爽。

吕泊远附耳解释:“我们已经一轮过完,孙同学乃真勇者是也,不服输连挑5把,被队长完虐,点蜡。”

杜明默默咽下口水,颤抖着摸出账号卡,划过读卡器,等待读条。

指导赛打过很多次,周泽楷的技战术快狠准,但他从不以个人技术压制队友,队中氛围自方明华荐举人选加上多次调整后已经变得相当融洽,转会来的江波涛更成了万A丛中一抹O,某种意义上来讲达成了近乎完美的平衡。

但现在是私怨啊,杜明暗自腹诽,又忍不住回头去看江波涛,两人视线恰好撞上,看见江波涛隐隐有些担忧的目光,不知怎么的,内心顿时涌出一番“希瑞,赐予我力量!”的勇气。

就算楚云秀苏沐橙戴妍琦整天站正副队CP,但现在是自由恋爱公平竞争,江波涛身上又没有打着周泽楷的标签,更何况这会儿满身都是他杜明的桂花糕味道,说起来也算是小胜一筹了。

杜明注视着屏幕里的吴霜钩月,脸上平添几分悲壮色彩。

江波涛收回视线,被方明华按在椅子上,两个狗头军师对阵。

“这演的是哪一出?”江波涛好笑地问。

“TeamBuilding。”方明华摇摇食指。

“内斗伤感情,万一一蹶不振,下场常规赛可就阴沟里翻船了。”

“依据本牧师的推测,他们二人属于临场压力型选手,压力越大发挥越出色,当然,杜小明同学属于不稳定输出,有一定概率拐进沟渠,所以他需要更多的锻炼。这次简直天赐良机,不练白不练。”

江波涛嘴角抽搐。

“还有情绪性应对机制。”

“什么鬼?!”

方明华侃侃而谈:“人都不可避免出点什么事,作为职业选手得建立起应对情绪的正确处理机制。比如这个,对伐,虽然两个A争夺一个O是常有的事,但上了战场就该放下私人感情,虽然这个有点难,不过相信我,完全可以靠训练来达成。”

“你说吧,嫂子最近给你报了什么班?”

“人人都能成为事业型Alpha——精英培训讲座。”

江波涛心累。

周泽楷选的是最简单的地图,什么都没,一看就知道是想痛扁对方,毫不留情。杜明连战术走位都没必要,起手直接遭遇速射。吴霜钩月后跳躲避,拉开距离。训练室里一时间鸦雀无声,只留键盘和鼠标的响声。

吴启和吕泊远交头接耳讨论,孙翔不服刚输的5把,盯着周泽楷的屏幕眼睛都快冒出烟来。

江波涛离开他们有段距离,屏幕上交战情况看不真切,又因为累了一晚没有好好休息,现在哈欠连天。他嘴巴刚闭上,方明华凑过来,一副过来人了然于心的表情。

“我真没想到你和杜明会来这招出其不意。”

“不,那只是,”江波涛揉揉眼睛,“只是个意外。”

“本来我很看好你和小周的,毕竟那孩子心眼实诚,认定的东西可不会轻易撒手,不过杜明也是好小孩。”方明华自顾自开始分析事态,“说真的,小江,队内不禁止恋爱,只是别太鸡飞狗跳。一个两个情商都不高的家伙,你最好不要绕圈子,免得三败俱伤。”

江波涛眼角挂着一滴泪,闷声答道:“方哥,我没想谈恋爱。”

方明华揉揉他的头发居然显出一派慈祥的目光,江波涛忍不住打起寒颤。

“你是想太多,固步自封。”

第一局杜明完败。

不过中间倒是出现过几个亮点,若是能把握住的话……可以死得晚一些。

周泽楷不说话,默默点了继续。

这场所谓的指导赛最后以周泽楷连续作战未免疲累为由让方明华喝止了。一干人吵吵闹闹说要去吃宵夜,孙翔心里想着要报仇,准备接棒继续打,被吴启死拽活拖拉离训练室。

3局对战,杜明没有赢面。经过江波涛的身边时,他感到有些沮丧,又想起之前咖啡店里说的话,心里便乱成一团麻。

“我,”

“江,”

杜明和周泽楷同时开口。

江波涛拉了拉杜明的衣角,又给周泽楷递了杯大麦茶,最后宣布:“今天累了,明天复盘。小周也是,有些地方打得意气用事。这样怎么应对下场比赛?”

还不是因为你!!!两个人难得默契起来。

杜明杵在那里一动不动。或许又可以说是某种本能在作祟。这种对自己Omega过度占有的保护欲像针尖一样刺着周泽楷气场里的麦芒。

三个人如同人形等边三角形,占据在训练室中央,谁都不愿先让步。

忘了说,Alpha还有种本能,就是在宣告所有权的时候喜欢放开自己的信息素,这种行为有点类似狗撒尿圈地盘的习性。我们称之为习性,因为它是深埋于体内,不受大脑控制的行为。

江波涛还在发情期里,虽然临时标记缓和了他的症状,可仍属于易感人群。一下午忙着找人谈话,根本把抑制剂这件事给忘在脑后,此刻左右两股浓郁的信息素突然扑面袭来,昏厥过去的前一刻他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字。

靠。


评论(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