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杜江] 爱要坦荡荡(2)

2.

食堂里气氛有点压抑。方明华和吕泊远自觉自愿退避三舍,留出风暴中心的位置,表示只可远观。当然不乏英勇者诸如孙翔同学,啃着肉包毫不避讳一脚踏入结界。

顺便还要高谈阔论一番。

“副队,你身上什么味儿,好熟……”

吴启忍不住悲从中来,掩面将他拖离危险边缘。

江波涛喝了口奶茶。

他没有固定的Alpha,以前每次特殊时期都是让周泽楷顺理成章临时标记下意思意思。或许对于Alpha来说习惯成自然,多了层超越队友的保护欲多半是本能在作怪。不过周泽楷这次把战队老老小小在休息日大早叫起来真的不太像是他的作风。

“买鞋不是约在下午吗?这么着急是?”江波涛心平气和地问。

“发情期……”

“嗯,昨晚有点事出门,半路不舒服,正巧遇见杜明,所以让他帮了个小忙,别担心。”

周泽楷明显不能接受这样的解释,他拳头握得死紧。江波涛身上盖着浓厚的Alpha气味。比之前任何一次临时标记都要浓。但凡有点经验的都能猜出这绝非是一个吻可以做到的。

江波涛把弄着吸管,最后放在嘴里轻轻咬着,他的这些小动作全部落在周泽楷眼底。他知道他和周泽楷之间的平衡点从昨晚之后便已经打破。昨天他本该有机会拒绝杜明,但他使坏在他背后推了一把,亲自点燃了那把火。那一瞬间他有种想从努力维持平衡的疲累中逃脱的欲望。那张网就在他和周泽楷的中间。现在他转身逃了,不顾一切。

“性别的生理劣势是不可避免的。但我希望站在你们身边,和你们一起走得更远,”江波涛难得没有微笑,“所以我不需要任何形式的约束,他们会成为一种枷锁。”

支配和占有,服从和依赖。这些东西都有可能成为绊脚石。

“昨天是个意外,和杜明无关。”江波涛想了想,又补充道。

这个谈话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周泽楷难得地生气了。江波涛觉得两个人都需要一点时间。他回房躺倒进床铺里,周身还是那股子甜甜的桂花糕味道。身后还留有杜明不太有技术性的触感。

另一边。

杜明刚出现在队友视野里就被集体围攻。

“靠,出手那么快,你说你怎么就和副队好上的。”

“小明果然是小明,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这样岂不是3P了。”

“孙翔,你懂什么叫3P吗,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杜明抱着脑袋飞也似地逃离了八卦现场。

这要如何是好呀,他一边跑一边想,其实他和副队真的没什么呀,虽然他想要有点什么是最好的,但他们还没进入到谈感情的阶段就被人打岔了。

春暖花开,街上被阳光铺得暖洋洋,杜明站在岔道口,胸口一起一伏。

江波涛第六赛季冬天转会过来,成为轮回里面唯一一个Omega注册选手。但是性别并不影响技术,何况他和周泽楷搭配默契,技战术解读能力一流,所以很快便融入轮回里面,慢慢成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他为人温和,进出有度,就算不如其他Omega选手抢眼,但在杜明心里仍然认为他就像这午后的阳光一样,闪耀着独特的光芒。

现在光芒就在那里,杜明伸出五指,真的好想抓紧他。

江波涛来短信,约杜明去吃甜品。

他还真请客甜品啊,杜明搔搔脑袋。他转了个方向往甜品店走去,一路上遇见几个低头交耳的姑娘,他这才想起刚才跑得太急伪装道具一个没带。好在现在的店铺都讲究氛围,没事省电,只留一盏暖黄色的灯,吃东西时常黑灯瞎火,什么都看不清。杜明摸进门,选了最隐蔽的角落,惴惴不安地等待江波涛。

“我不同意!我告诉你,有我没他,有他没我,你想好了选,不然我就去Omega人权中心告到你倾家荡产。”

隔壁桌有对形似情侣的人在吵架。杜明斜眼瞄了几眼,那个Omega哭得梨花带雨,Alpha不耐烦地戳着面前的蛋糕泄愤。

“你强上我的时候怎么没考虑过我的感受?”

“呸,哪次是强上的,不是次次都是你情我愿吗?”

“你滚,就上次,你撕烂了我的名牌大衣,还说没用强的?!告诉你我视频都拍下来了,想抵赖?找人权中心调查科去哭诉吧!”

杜明撩了下额发。副队长不会也要去告他吧。虽然不是撕烂了名牌大衣,可好歹也是撕烂了一件队服,貌似是初版的来着。

说着,Omega又露出小鹿斑比一样的湿润眼神。

“我们是不是不可能了?”

“一开始就说了,好聚好散,为什么你又变得和其他Omega一样呢?”

两个人都不说话,气氛陷入冰点,杜明如坐针毡,他掏出手机想给江波涛打个电话,才刚翻到通讯列表,江波涛已经在他对面坐下。大春天的,戴了绒线帽和一次性口罩。

“副队……”杜明开口,“不舒服吗?”

“这个给你。”江波涛递过去一个同款的口罩。

杜明接过来,想了想,没带:“喝点什么?”

“你点吧,我都可以。”

杜明挥手示意服务员过来,然后不着痕迹地看看隔壁桌:“要不换个地方?这里我坐着觉得挺热。”

隔壁的Alpha回望过来,眼神带着攻击性,杜明下意识握住了江波涛的手。

“嗯?”江波涛不解。

“没,没什么,我是说,这个布丁不错,要不就点它吧。”

“其实我很想吃桂花糕,”江波涛低头一边看菜单一边讲,“你的味道撩拨了我一上午,只要闻到就觉得饿。”

杜明“唰”一下气血上涌。平时吕泊远和吴启没少拿他的信息素味道来调侃,但这和江波涛说的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虽然他的副队长看上去一派心平气和,讨论他的味道就像单纯在讨论食物,可这也太让人羞耻了呀,杜明捏着一次性口罩捂住嘴,鼻黏膜又开始蠢蠢欲动。

“我们这里没有桂花糕,”服务员干巴巴地替他们浇上一盆冷水。

“那我要……嗯,蓝莓芝士,小明你要什么?”

“菊花茶……吧,降降火。”杜明自暴自弃。

江波涛掩在菜单下一阵好笑,他头顶的发旋那里翘起一簇,看起来可爱到糟糕。

“副队,昨天我——”

“这件事其实——”江波涛张口。

“因为我怀孕了。”隔壁桌的Omega掀翻桌子一声惊雷成功让所有人闭上嘴。

杜明和江波涛双双看过去,这才意识到,糟糕,昨天没戴套。


评论(10)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