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杜江] 爱要坦荡荡(1)

ABO设定。少许周江。本来群里写着玩儿的,结果写多了,来给杜江TAG做点贡献_(:з」∠)_


1.

等到杜明清醒过来,他已经把人吃干抹净了。满屋子浓郁的信息素味,想要赖账都不行。他偷偷扭头,只见江波涛露在被子外面的一小截手臂上还有红色的抓痕。

非礼勿视。杜明抹抹眼睛简直无语凝咽。

都说AO一室干柴烈火,他名字倒是有木头来着,可副队长有九点水,合着就该灭了火的,结果昨晚自己居然兽性大发不管不顾推倒一遍又一遍。

——说吧,你是怎么把对方推倒酱酱酿酿了一番又一番最后始乱终弃的?

“我……我没有始乱终弃……”

——那这个浑身布满欢爱痕迹脸色潮红下体还[哔——]的人是谁?

“是我敬爱的副队长。”

——那就对了,你兽性大发对着朝思暮想的人下了狠手,你还期望他能原谅你吗?

“……我不知道。”

——那你悔过了吗?

“我错了,请主责罚我。”

——很好,现在是你以死谢罪的时刻了,好好表现,争取下辈子做个不那么禽兽的人。

“杜明……”

“我错了,嘤嘤嘤。”

“杜明!”

“我真的知道错了啊,真主。”

“杜明!你给我过来!”江波涛叫了第三遍,他辗转醒来,嗓子渴得生烟,身边唯一的活动物体却兀自穿着三角裤蹲在墙角碎碎念。

WTF?!=口=?!三角裤!猜猜江波涛在内心GET到了什么信息。他这个时候才发现浑身上下像被重型机车碾压后重组一遍似地难受。他掀开被子,盖上,掀开,再盖上,最后倒回枕头里,疲倦地对杜明招手:“小明,你过来,我保证不会掐死你。”

杜明慢慢踱到床头,闭上眼准备接受副队长的一切责难,结果只感觉脑门被人轻轻弹指。

“哎,”江波涛叹气,“只是临时标记,我不会要你负责的。”

听听,不愧是副队长,这种时候身为一个被人吃干抹净的omega竟然还有气度去安慰Alpha。尽管这话怎么嚼都有点不太对。

“不,不是,”杜明低着头,他想解释他们应该算是半自愿结合,而且如果对象是江波涛的话……想着想着,下腹不禁一热。

“杜明……你留鼻血了……”

“副,副,副队,我去给你倒水。”

一杯水下肚,江波涛终于有种半血复活的舒爽感,尽管下半身还处于一片濡湿粘腻的尴尬状态。显然昨天两个人都干到极度疲累倒头就睡,根本没有处理后续,现在日上三竿,亏得今天是休息日,不然一早就该被人叫起来了。

气氛有点尴尬。

上完床的人通常只谈三件事。一是感情。二是金钱。三是利益。

他们两人同队,年薪起价上百万,根本不存在二三的问题。那就只剩下谈感情这一个目标。杜明偷偷瞄了江波涛一眼。和平时不同,情事过后的江波涛懒懒地倚靠在床头,上身随意披着自己的队服,胸口隐约还能看见紫红色的吻痕。天呐,他到底对自己副队长做了什么。杜明捂住眼睛。

“杜明,”江波涛抽了一打纸巾递过去,“鼻血擦一擦。”然后接着说,“有件事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嗯,一定要好好谈感情。杜明边擦鼻血边在心底握拳。

这个时候杜明的房门被人拍得咚咚作响。

“小明小明小明!!!十万火急啊!我跟你说,副队昨儿个彻夜未归!!!开门啊,再睡成死猪啦你。”

吕泊远的大嗓门毫无保留地穿透进来。

“本来没啥事儿的,但是队长掐指一算说副队发情期就这几天,今早找了一圈也没见到人,手机又没带,都在担忧……哎,我说你磨叽个啥,快点出来帮忙找人去吧。”

“来了……”杜明看着床上衣衫不整的副队长,脚上像被灌了铅,一步都迈不开。好容易走到门口,他拉掉保险,只开了一条缝。吕泊远上下打量会儿,一个后跳。

“我靠,你撸多了啊,这黑眼圈浓得堪比烟熏。”

“副队他……”

“对对对,早上队长的脸有多黑你造吗?本来他们约了今天一起去买网球鞋的,结果怎么都找不到人。房门也没锁,手机放在桌子上,看起来走得很急,一屋子信息素,哈孙翔说的,我可闻不出来。我猜队长那意思,要是发现罪魁祸首,估计要用巴雷特狙击一枪爆他头。”吕泊远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杜明冷不丁瑟缩着脖子,觉得那里凉飕飕的。

杜明心虚地说:“我有点不舒服,等我换件衣服就去,副队应该,唔,应该没事的,别急。”

吕泊远凑上前神秘兮兮:“我觉得也不会有事,是队长小题大做。行了,那你先换衣服,食堂集合。”

送走队友,杜明返身进屋。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显然是江波涛自己先去清理身体了。杜明犹豫着到底该如何向队友解释。吕泊远是个Beta,自然闻不出这房间里交合在一起的信息素味道,但这不代表其他人不会察觉。如果周泽楷经过的话,不,不用经过,江波涛总要走出这扇门,尽管是临时标记,可他身上的的确确是沾了自己的味道,到时候是个A就能闻出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杜明还在发呆,江波涛已经梳洗完走出来,身上套着自己的T。

“哦,不好意思,刚才想找衣服的,不过我的队服好像被撕破了。”江波涛耸耸肩露出无辜的表情,“所以先借这件,可以吗?”

虽然是无心的一句话,可杜明不可自拔地回忆起零散的片段。比如他是如何扯烂了江波涛身上的轮回队服,又是如何扒下他的裤头,压住他疯狂地进行某种繁殖行为。

总之杜明自己都被吓到了。他从来不知道身体里Alpha的支配本能是如此的可怕。他几乎不想面对江波涛。但他也不想离开他。这是种说不清的矛盾心理。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当然,他更惶恐不确定是否伤害到眼前这个人。他总是微笑着安抚一切,是真的没事吗?

在江波涛的眼里,这个队友此刻看起来像是吃了瘪的长耳兔,浑身的毛都耷拉下来,一点活力也不见。他本来想坐下来好好沟通,不过既然周泽楷急着找人,他只好先去应付下场面再作打算。

“杜明,”江波涛揉揉他的发顶,“我去找小周,如果下午没什么事我请你去吃甜品,我们再谈谈。”

没等杜明回答,江波涛开门离开。门关上的瞬间他忍不住低头嗅了嗅,鼻腔里全是桂花糕的甜味。

临时标记啊,他暗自念道。


评论(15)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