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叶蓝] trap [6]

[6]

雷达监视的坐标移动有一瞬间出现违和感。等到喻文州感觉不妙的时候,指挥频道已经受到磁场干扰,连接不上。

对方也不是死脑子。左路被打开的缺口这时候就像故意撒下的网。而叶修那台AR明显已经过度深入敌后。

喻文州自我检视,发现他的计算并无差错,叶修的考量也完全合情合理。但战术这种东西向来都是兵不厌诈,疏忽只在毫厘之间。

“少天,听到请回答。”

“我在,怎么了?”

“弃右保左。AR-N太过深入,情况不对。”

“啧。知道。不过我的小队燃料剩余不多,只能拼一拼了。”

“必要时刻,执行‘绝杀’。”喻文州沉默。

 

叶修很快也发觉异样,就是突破太过顺利。虽然占了机体性能的优势,但爆机如切菜酣畅淋漓之后就浮现出了断点。他调整视角,确认目标的距离,然后试图联系郑轩和卢瀚文,无奈磁场影响太大,频道里全是干扰音。

蓝河投过询问的眼光。

“带烟没?”叶修问。

“怎么可能……”蓝河回答。

“你有家人吗?”叶修又问。

“父母健在。”

“没有兄弟姐妹?”

“没,没有。怎么了?要写遗书?”

“哈哈哈哈,有我在,怎么会让你用到这玩意儿?这不是太无聊,随便聊聊。”

蓝河回头确认了面板上的数值,又在脑海里的意识区里停留几秒,发现叶修的情绪没有波动。但是下一秒就听见叶修叫他抓好扶手。飞驰的速度还在继续飙升。密集的炮弹在机体的防护罩外天女散花,雷达显示他们进入了敌方的伏击圈,而目标正在继续向后撤退。这招请君入瓮实在是伏击太久,久到让人以为对方并无此意。谁打谁的出其不意,那可说不上来。

这阵仗蓝河没经历过,多少有点受不起。他只觉得胃里的酸水一阵阵上涌。临到受不了了反倒是叶修在操作的间隙腾出几秒来问他有事没事。

擦擦嘴巴,蓝河觉得这翻来倒去的机体生涯真是一点儿都不舒服。那些争先恐后要去当操作官的人脑子里一定是被灌了浆糊。

好吧,叶修应该不算。虽然长了张不怎么靠谱的脸,但至今为止思路清晰下手果断,对自己也算照顾有加。

其实蓝河并不知道叶修的操作水准有多出色,如果他有幸坐过其他人的AR,那么今天难受的就不光只是酸水。

机体受到了两次重击,蓝河的虎口被震得发麻,耳朵嗡嗡作响。叶修全神贯注抽出近身武器进行格挡,虽然威力巨大,但奈何不了敌方的人海战术。

原先的掩护也被阻隔在伏击圈外。叶修接二连三地闪躲,但主视角范围内只能看见不断接近的黑点。敌方似乎对他这台新型AR颇感兴趣。那个小队长看起来不是泛泛之辈,中途变换战略诱敌深入的战术执行得相当成功。

“不能再提速了,精神数值到达临界点!”蓝河吼叫。

叶修却没理会。只要慢下一分的操作,他们就没有退路。那个不称职的辅助官在一边焦头烂额,面罩下清秀的脸布满汗水。他焦躁的时候喜欢抿嘴唇,眉头纠结成固定的角度。初见面时带着戒心,久了自然而然瓦解。会教训他作息不规律,用柠檬香的牙膏,贴近了非常好闻。嗯,其实这个人有点可爱。就是这样一个相识还不到8小时的人,最后成了狭小空间里相互背负生命的搭档。

身体负担加剧。麻痹感从指尖逐步扩散到肩膀。叶修深吸一口气,将这些痛苦全数抛至脑后。

不能死。

不会让你死。

数值监控超越临界点。红色警报响起。

——记得你的职责吗?等到突出重围,如果我暴走的话,要毫不犹豫地镇压我,黄少天给你了吧,电子手环。跳脱仓操作总记得的吧。

然而没等蓝河回答,叶修已经切断了第一层意识区的共享。

叶修双手紧扣在操作杆上,他的意识还在驱动机体作战,他正想办法为他们两人轰开一条生路。

UV50。

UV47。

UV38。

UV24。

UV10。

UV3。

蓝河摘掉头盔。那些和身体连接的线管在他眼里变成灰色。叶修左腿出现初阶痉挛。蓝河觉得那些轰鸣的炮火爆裂的不是机体外壳,而是叶修的精神领域。它们正在一寸寸地瓦解。这个时候不需要链接,叶修的痛苦只用肉眼便可分辨。他解开安全带,移动到叶修面前,双手叠在他的手掌之上,努力尝试打开共有的那片星云。

但是链接不上。

“混蛋,这种时候你配合点好不好。”蓝河嘶叫起来。

机体侧翻,巨大的震动将蓝河整个人弹至半空,失去平衡的身体重重撞在驾驶舱的厚壁上。他姿势狼狈地爬回来,一边回忆之前尝试过的所有链接方法,一边粗暴地摘掉叶修的头盔,他急急地将额头贴上去,鼻息呜咽地喷在对方脸上。痛苦带来的痉挛太过强烈,蓝河不得不用尽气力才能压制住叶修。

在最后一股气浪推过来的时候,蓝河觉得自己的意识也在逐渐消散。他悬在半空,脚下是从未曾见过的浩瀚星云。

“少天!!!不要过去,所有辅助官同时疏导都未必能行!”

“老叶,你真的愿意承担这样的后果?”

“根据同盟军最高决策,现决定人为破坏你的基因组别,换言之,我们将人为决定你的精神阙值。并要求你对其保有守秘权,不得外泄。从今天起接受无期限监禁,以确保同盟军最高军事机密的安全。”

“少天,我不会再当辅助官了。这件事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却偏偏只让他去承担,这并不公平。”

痛苦、悲伤、孤独像一条浊流缓缓铺满整个身体。那是叶修的记忆。它们在星云的中心缓慢交汇,编织成一张绵延的大网。蓝河只要伸手就能捕捉。他望着它们发呆,所有声音哽在喉间。



广告位——

叶蓝抱抱本通贩点我

 @风太大我听不见 两小东西点我

 @山晃晃 主叶蓝多CP古风长篇《问鼎》点我

 @漫三少 叶蓝长篇《三寸日光》点我


叶蓝抱抱本转发抽奖广告

嗯,圣诞节当天抽出3个名额,送出三本抱抱本。

小伙伴们速速去转发呀_(:з」∠)_

地址点我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