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叶蓝] Trap [5]

[5]

到达指定坐标,现场一片惨烈。到处都是漂浮的机甲碎片。轰炸声不绝于耳。深黑色的星空被映照成色彩斑斓的幕布。

叶修接入团队作战频道,黄少天叽叽喳喳的爆破音少了几分淡定。

“对方数量太过庞大,包围圈无法收缩。”

“喻文州呢?”

“额……你忘了,文州现在是地面指挥。”

蓝河捕捉到叶修内心出现短暂的波动,不过转瞬即过。

“派2架AR跟我走左翼。新型武器什么来路?”

“贯穿型炮弹,光束具有瞬间结构分子的能力,中弹后加速损坏,很多AR直接丧失战斗能力。妈的,今天不打爆他们我就不姓黄!老叶,护好胸甲,中弹的话直接嗝屁,跳脱仓不起作用。”那边传来电磁波干扰,声音变得断断续续,“郑轩……跟上掩护……瀚文切左路……”

频道切断。

叶修调整了下操作姿势。他的水准极高,飞行平稳,速度却不慢,从主视角可以看见三两下穿行后,附近的敌军机甲转瞬被击溃。而且这架AR配置的武器囊括远程和近战,叶修的武器变化都只在瞬间完成,用视线几乎无法跟上节奏。机体虽然庞大,动作却敏捷流畅。蓝河终于懂了那一句“这架AR只有他能操作”的意思。

妈的,大神级别的操作官,那精神阙值拿出来唬我咯。

——呵呵。

呵你……!!!

——恭喜你,意识区共享成功。

能揍人么……

——咱俩的交流都上升到精神层面了,动不动就打人,你粗不粗俗啊。

掩在头盔下的脸看不出神态,但蓝河面上一红。这种直接的精神对话对他来说从未经历过。而自己的思想就这样赤裸裸呈现在别人面前,多少有点难为情。

——注意力集中啊,小同志。

面板上的精神数值在安全区域上下波动,基本处在平稳阶段,蓝河红着脸把注意力拉回来。他长长地出了口气,手心里全是粘腻的汗。

后方两台AR顺利掩护,虽然只有三台一起行动,但这个三角阵型像是一把锋利的锥子,风一样打开左路缺口,并且由于叶修驾驶的AR自身的特殊性,几乎以一抵十,短时间里给敌方打了个措手不及。

漂亮!!!蓝河开心地欢呼。但随即却发现叶修越来越严肃的脸。

“L37,后退5个机位。L48,横向拉开4个机位。注意防护对方炮火。”喻文州的声音在指挥频道里切入。

声音才刚断开,一道耀眼的光束从蓝河眼前略过,擦着三台AR中间的空隙扑空。而这个位置正是刚才L37和L48两台AR所处的坐标点范围。

炮火过后的热浪直接扑面而来,叶修提速,朝着偷袭失败的两台敌方战机飞驰而去。他抽出右侧的剑型武器,挥剑横斩,对方被拦腰斩断,在爆炸之前,叶修早已转换目标,武器前段的量子炮口向前一送,直接将对方3台战机送进赤红色的光波中。

蓝河的手指紧紧扣着扶手,胸中是难以平复的压抑感。向来在第二接触阵营的他是第一次直接面对这样的战场。击杀,死亡,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他不自知地颤抖,然后发现脑海里想起了叶修的声音。

——这就是战场。

“L37给我炮火掩护,L48重剑格挡。坐标523,148,优先击杀。重复,优先击杀。”

数值接近临界点,蓝河尝试打开第二层意识区,但并不顺利。他们这种半吊子链接,在操作官面对巨大压力之下,辅助官根本没法完成基本工作。随着战斗愈演愈烈,机体对叶修产生的负荷也越积越多,虽然通过浅显的链接能够得到一定舒缓,一旦负荷急剧加大,疏导的速度就会跟不上,甚至产生阻碍。打个比方,现在疏导的速度是实验室试管的话,那么负荷积聚的速度则是水库拉闸,随时可能泄洪。

“没关系的,蓝河。”叶修忽然开口,“我会尽量控制,你平稳心态就好,你若是焦躁的话我这里也能感受到。”

“……对不起。”

来不及回答,叶修的注意力又重新投入战斗。他们在接近既定目标。

擒贼先擒王。对方小队长的机体就在不远处。郑轩和卢瀚文对战略意图的执行都相当到位。左翼的缺口已经完全被打开。喻文州也在试图调动更多人手加速收紧包围圈。

两发轻型烟雾弹率先抵达。叶修将机体隐没进灰烬中。卢瀚文负责引开对方小队的右路防守,而他则直接正面接近,烟雾散尽之际一轮光束子弹扫射而出。

蓝河努力平复心情。脑海里隐隐约约浮现出战斗的模糊情景。和眼下的战况又略有不同。

是叶修的记忆吗?他暗想,却不敢深挖。当务之急是要做好最简单的疏导。数值已经超过界限,负担过大会造成身心两重损伤。

叶修右手出现轻微刺痛,但随后有股暖流拂过,转瞬不见。余光瞥见右侧的人,他忍不住唇角上提。手上操作的速度又再往上提升了2个RANK。



-------------------------

广告位——

叶蓝抱抱本通贩点我

 @风太大我听不见 两小东西点我

 @山晃晃 主叶蓝多CP古风长篇《问鼎》点我

 @漫三少 叶蓝长篇《三寸日光》点我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