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周江] 尾巴

补个小江生贺_(:з」∠)_

小短打,傻白甜,某些人trust me啊!真的甜甜的!!!

才想起来顺便补个周队生贺的TAG!咔咔咔

--------------------------

某一天,江波涛发现周泽楷长出了尾巴,而且尾巴会动。开心的时候会翘起来,沮丧的时候耷拉下来。开发布会的时候,就若有若无地来回晃动,有时候明明觉得能触上了,却又远远地甩开。

江波涛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好。他问杜明,你看见队长的尾巴了吗。

杜明回答,副队,你今天睡醒了没有?

江波涛眨眨眼睛,周泽楷今天依然帅气逼人,嘴唇抿起来呈好看的角度,真是无论看几遍都不会腻。可是他身后的尾巴依然存在。蓬松的,棕色的,还有点古龙水的香气。

江波涛说,小周,你转个身呗。

周泽楷脑袋一歪,随后慢吞吞来了个180度回旋。

江波涛看见那簇尾巴毛茸茸地左右摆动,终于忍不住伸出手去。

吧唧。

他抓住了尾巴。

周泽楷呜咽起来。

痛。周泽楷小声说。

江波涛后退两步。

周泽楷又说,小江,痛。

江波涛才发现手里的尾巴被他扯成一条直线,他说,小小小小小周,我我我我我。

轮回口才第一的江波涛词穷了。

江波涛把周泽楷推回宿舍,半途遇上吕泊远,吕泊远拎着饭盒,招呼才打一半,就见正副队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宿舍楼。

小周,你怎么回事?

不知道。周泽楷坐在床沿边,大长腿伸得笔直。他拿起江波涛床上的周边抱枕,那还是这次刚出的样品。Q版的枪王看上去又萌又软,他不喜欢。

江波涛说,脱裤子。

周泽楷一惊问,现在?下午还有训练。

江波涛说,就是现在,立刻,马上。

周泽楷于是欢喜地爬上床,把训练服的长裤褪下,想了想又说,速战速决。

江波涛这才意识到队长大大理解错误。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让我们检查一下你的尾巴。

尾巴从亢奋状态一下子疲软下来。

江波涛觉得好笑,主动亲亲周泽楷的唇。

小周,趴下来。

周泽楷有点不乐意。但是江波涛好声好气,他也只能照做。

尾巴从内裤的股缝下钻出来,江波涛说,那小周,我把你裤子脱掉咯。说着伸手去扒周泽楷的CK内裤。

周泽楷背部紧绷,江波涛的手指划过他的腰侧,太难熬。

尾巴不安分地来回扫动,江波涛拍拍他的屁股说,诶,小周,别动呀。

周泽楷不出声,可是尾巴动得幅度更加大了。

江波涛把内裤扒下来,尾巴和屁股连接的地方像是在身体上生根似地。

这样疼吗?江波涛拎起尾巴。

不疼。

这样呢?江波涛加大手劲。

疼。

好像拔不出来。江波涛跨坐在周泽楷身上,两只手在他的臀部游走,一会儿拎几下尾巴,一会儿拍拍打打。周泽楷憋了很久,最后一翻身,将江波涛压在身下。

他居高临下看着江波涛。

小江,这样不好。

哪样?

尾巴在江波涛下身扫过,惹得他一阵哆嗦。

好吧,队长,这样不好。快让我起来。

不让。

小周。江波涛语尾带着哀求。

周泽楷的手已经钻进江波涛的训练服里。

小周!

江波涛曲起膝盖,谁知道这种时候连那条大尾巴都要来捣乱,尾巴尖在他的大腿根部按压,那种感觉新奇而刺激,江波涛的大脑不断敲起警钟来。

小,小周,午休时间快结束了,不,重点是,我们应该谋划一下处理尾巴的事情。

周泽楷含着江波涛的耳垂,鼻息喷在耳廓上又热又潮。

好像只有小江看得见。

他的嗓音近在咫尺,江波涛觉得自己的鼓膜都酥软起来。

所以,没关系。

有关系啊,江波涛暗叫道。

可是紧接着他的抗议就被全数吞走。周泽楷熟练地撬开他的牙关,舌头划过贝齿,最后和江波涛的搅在一起上下翻动。

江波涛只能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甚至那条混蛋尾巴在这种时候也刻意地和周泽楷狼狈为奸。原本曲起的膝盖被周泽楷用一只手压了下去,训练服外套散开,黑黄相间的T恤被撩起来。

周泽楷俯身,在乳尖咬了两下,江波涛说,哎,队长。最后也只得放弃抵抗。周泽楷像是得到允诺,右手探进江波涛的裤子里,捏着他的欲望,呼吸逐渐变重。

江波涛看了眼挂钟,凑到周泽楷耳朵边说,小周,你说的,速战速决,不可以食言啊。今天下午有两场分组对抗赛训练,迟了可不好。

周泽楷说嗯,三下五除二把江波涛剥得精光。

江波涛说,冷。

尾巴就色情地盖上来。

江波涛说痒,尾巴动得则更起劲。

江波涛说周泽楷,你玩够了没有。

周泽楷终于一个挺身,叫江波涛闭了口。

下午走进训练室,吕泊远神经兮兮地叫住江波涛。

副队副队,你和队长没吵架吧。

江波涛说,怎么了,没有呀。

吕泊远拍拍胸脯。刚看你们火急火燎冲出去以为要干架,下午就打对抗赛了,队长要是心情不好,我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

江波涛捂了捂屁股,看见周泽楷身后的大尾巴翘得半天高,嘴角扯出一个笑。

看见你们队长的尾巴没,开心着呢,哼。


END

评论(11)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