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叶蓝] Trap [4]

广告位——

叶蓝抱抱本通贩点我

 @风太大我听不见 两小东西预售点我

 @山晃晃 主叶蓝多CP古风长篇《问鼎》预售点我

 @漫三少 叶蓝长篇《三寸日光》预售点我


[4]

警报打断了一时的沉默。

黄少天的大脸贴在可视屏上,就差没有穿透屏幕。

“进行得怎么样?”他少有地精简了开场白。

蓝河正准备回答,叶修拦住他,先一步说:“你那边怎么样?”

黄少天抓抓脑袋回答:“不怎么好。据报敌方有专门针对AR的改进型兵器。第一接触战线已经全线溃败。攻入基地是早晚的事。现在已经进入二级戒备状态,所有在职军人24小时候命。文州让我看看你这边的情况,是不是随时能够出战。”

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蓝河一眼,然后转头只回答了一个字:能。

画面很快被切断。看来情况确实非常紧急。不然依着黄少天的个性,必然要和叶修打几个来回嘴炮才罢休。

“你能出战的吧。”叶修回过头来问。

“作为基地一员那是自然的,额并不对,你这是谎报!我们根本没有链接成功,只是进入了第一层意识区,必要时我无法对你进行有效疏导。换句话说我们谁都不具备登上AR的资格。”蓝河抓住叶修质问。

“只是操作的话,有没有辅助官都一样。”

蓝河瞪着叶修没有说话。

“啧,你那是什么眼神。”

叶修低下头把两人拉到平视的距离,蓝河挣扎不开,不得不撇过头避开叶修的目光。叶修叹了口气:“我是说,每个人都是重要的,并不是针对谁。我向来独行独往,没有辅助官的日子也照样开着AR驰骋宇宙。”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这是事实。此外,我需要你明白,你对我来说很重要,对整个基地都很重要。”

但显然叶修并没完全得到蓝河的信任。

“你不信我总要相信喻文州吧,你不信喻文州总要相信黄少天是吧。”不等蓝河反驳,叶修接着说道,“谁都不会把打仗当儿戏。喻文州叫你来,肯定有他的考量。我们的阙值频段一样,只要再加把劲很快就能成功。剩下的路上再说,先去做好迎战准备。你,”叶修停顿下来,他的脸倒映在蓝河的眸子里,看起来异常认真,他问,“什么军种?”

“第二防线地面指挥。”

“没上过AR?”

“只在模拟舱里操作过。”

“去换战斗服,打开操作手册,重新看一遍AR基本操作,我不需要你完全记住,但至少不要犯原则性错误,以及,最重要的一点,记住你的职责是什么。”

“我会看护你。”

“必要的时候对我进行镇压。”叶修纠正。

两个人迅速站到专用更衣间里,分子结构随光波转换成战斗服。叶修刚才吊儿郎当的样子刹那间不见。蓝河甚至觉得他眉目间透出的斗志有种安抚人心的魔力。

他跟在叶修身后穿过光波,等待转移。来接应的是第一阵营的书记官徐景熙。他在最外侧的监控装置上刷了三次数据卡,并输入了繁琐的指令,最后才成功解除门禁对叶修的个体监控。

蓝河沉默地跟在两人身后,整个走廊的天花板此刻已经变成警示用的红色,地上左右两侧的紧急通道光带也亮起。蓝河觉得可能是错觉,又可能不是,他仿佛听见一墙之隔的地方传来连绵不断的轰炸声。

第二接触战线溃败?蓝河心里一紧。

自动传输通道直线下降。最后停在底层。

他们通过了五道繁琐的检测。最后一道关卡徐景熙说了句“例行检查”,取出设备对着叶修进行全身性的扫描检验,又着重查看了他的精神阙值。轮到蓝河的时候,他深深地望了蓝河一眼,最后小声说道:“黄少吩咐,这个给你。”

一个小型电子手环被塞进蓝河手心,连询问的时间都没,徐景熙已经收起设备,示意两人可以登机操作。

在他们面前的矗立着的是蓝河从没有看见过的AR。它的体型要大于普通的AR机型。左右两侧有巨大的量子炮装置,机身反射着金属光泽

驾驶舱内设有一个主座、在其右侧设有一个副座、左侧则由两个辅助座椅构成。

蓝河坐在副座上,根据回忆将左手贴上操作屏,系统很快进入了自动识别,并从侧翼升起安全带和头盔。叶修比他还要多一个步骤,他需要将自己的DNA和机体进行融合操作,这个过程蓝河是第一次看见。荧光色的光带在他的脸上来回扫描,无数线圈自动接入叶修的手臂和脖颈,这个过程可能有些疼痛,之后叶修迅速进入了无我状态。操作官的精神状态以数值形式呈现在辅助官右手的面板上以便随时监控。UV90——这个数字证明叶修和这台AR的融合非常顺利,堪称完美。

通信频道有接入请求。

叶修接通后,黄少天的脸很快印入眼帘。

“果然啊,这台AR也只有你能开。手生了没。一切正常的话,这里请求支援,迅速到下列坐标。重复,迅速到下列坐标。OVER。”

战况已经不容许任何拖延。蓝河最后确认着AR的操作流程,透过头盔,他发现叶修同样在看着他。

“放松些,就算手生,收拾那帮家伙也是绰绰有余。”

“这是冒险!!!我根本没法对你进行有效疏导。万一发生溢出,我……”

叶修将右手叠在蓝河手背上,之前已经成功共享了第一层意识区,现在的进入则变得较为容易,短暂的沉默后他的声音在蓝河脑海中缓缓浮现。

——相信我。

生活整个都乱套了。从被叫入执行官会议室的那一刻起,谜团层层叠叠,甚至连消化的时间都没有。蓝河左手紧紧握成拳,叶修的手掌包裹着他,他们共享着意识区,好像身心即将融为一体,蓝河认真检查完所有面板的运行,终于抛开最后一点犹豫。

“一切数据正常,辅助官请求启动。”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