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叶蓝] cuddling(4)

庆贺社团本子全部关窗,特地来发个文_(:з」∠)_

依然广告位——

叶蓝抱抱本通贩点我

 @风太大我听不见 两小东西预售点我

 @山晃晃 主叶蓝多CP古风长篇《问鼎》预售点我

 @漫三少 叶蓝长篇《三寸日光》预售点我


4.

演出排练的日程其实相当吃紧。要对戏,要制作戏服和道具,还有外宣部那些工作也要确认流程。虽说分工明确,但叶修作为总监督任何一个环节都要上心,免不得总是熬夜。有时候还要拖着喻文州一起。不然怎么说团长一职不好当,除了责任重大之外,兼顾的东西则更多。

兴欣大姐头陈果担着后勤保障的职责,这天来找蓝河说是想借厨房用用每天给大家伙送点夜宵。蓝河说不用这么麻烦吧,这附近外卖挺多,陈果却说都是点家传养生汤,补补身子,吊精神用的。于是蓝河二话不说帮着联系了食堂,又跟着一起送了几天夜宵,到最后自己也有点撑不住。

系舟调笑说:“你不听大春的话,让你最近这段时间住宿舍你偏不要。”

蓝河心想,这栋楼里现在住了多大尊佛,要叫大佛知道自己住这里,那岂不是打着广告告诉大佛来欺压他?还有,黄少天和喻文州住在剧院是全蓝雨都知道的事。就算以前他想过能离那寸星光近一步都是好的,现下却有点尴尬。那之后遇上了也只是点点头立马找了借口溜走。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蓝河端着LOCKLOCK保鲜盒,老远听见有人喊他,等人走近了才发现是黄少天。

“哇,送夜宵?我听说他们老板娘的独家配方味道绝赞,这是送去哪屋的?”黄少天这样问显然是想独吞一杯。

蓝河抿着嘴回答:“给叶总的。”

“哎呦,这一声叶总酸得我哟。叶修还真好意思让你这么叫他。对了,我要去找文州,听说他在老叶那里讨论点事,不如我帮你送吧。”黄少天笑得特别贼。

蓝河想了想,把保鲜盒递过去,说了声谢谢,转身就准备走。黄少天拦下他,“来都来了,一起进去吃一碗,我看这一盒挺多汤,四个人够了。”

蓝河想说不去,奈何黄少天拉着他胳膊直往里面拽。两个人拖拖拉拉走到叶修的房间门口,见房门虚掩着透出一道光,黄少天正想拉门,听见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那天你明明知道蓝河在里面吧。”

“嗯?”

“你藏了什么心思我是不知道。护犊子也不用这样。他又伤不到黄少天。”

黄少天回头对蓝河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弯了腰贴在门外仔仔细细偷听起来。虽然说话声音不大,可这会儿的走廊异常安静,可以听得个七八分。蓝河面色直接白了起来,脚步下意识往外跨,手腕却被黄少天紧紧攥着,挣脱不开。

“谁护犊还不知道吧。”

“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喜不喜欢又由不得心,何苦非要在别人心上划那一刀。”

“感情本来就是容不下沙子的。”

“这粒沙子在别人眼里说不定是颗夜明珠。”

“所以呢?”

“也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战术用在这种地方没什么意义。你也挺可怕的,对无关的人总是那么残忍。”

即便黄少天不能立刻想明白这些指代,蓝河却立马就意会到这中间的层层意思。被黄少天攥着的手腕正在发烫,他再也不管,狠狠抽手,头也不回地往外跑。黄少天被这突然的举动弄得失去平衡,一头撞在门板上,保鲜盒掉在地上,洒了一地的鸡汤。

里面听见动静,喻文州开门出来就只看见黄少天一脸失落的表情。叶修跟着出来,看见地上的汤,皱着眉问:“就你一个?”

黄少天爬起身,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叶修追着又问了一遍。

“就你一个?”

“蓝河刚才跑掉了。”黄少天闷闷地回答。

叶修不说话,朝出口追去。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心里好似有团怒火。两个人在门口对峙了很久最终还是被喻文州拖回房间里长谈。

蓝河觉得刚才那番对话好像将他整个人脱光了拉出去游街一样。原来自欺欺人的感觉是这样。喻文州什么都知道,甚至还故意让他知难而退,虽然这没什么不对,可蓝河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最要命的是刚刚还让黄少天听见了。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自己明天起来能够失忆。

叶修跑了一路都没看见蓝河。大晚上连个鬼影也没有。他觉得不妙,心里也烦躁得很。往回走的时候看见包子,这小子一抬手吆喝两声,看上去是刚从外面回来。叶修没心情理他,包子倒是眼睛亮闪闪,蹭蹭蹭跑过来毕恭毕敬喊了一声“老大”。

叶修“嗯”一声,闷头往宿舍走。

包子跟在他身后,嘀嘀咕咕说:“蓝秘书这么晚还去排练房也是蛮拼的。”

叶修转头呆了三秒,说着“包子干得好”,撒腿就往排练房的方向跑去。

一排的房间都没开灯,叶修一个个推过去。到了三号房门口,吱呀一声推开了门。眼睛一时适应不了黑暗,什么都看不见。叶修返身关上门的时候,发现有热源从身后贴过来,两只手环在他的腰间。

是蓝河。

叶修任由他抱着,手臂收紧,卡得像要窒息,又觉得无比安心,恍惚间好像飘摇不定的不安终于有了落脚的意愿。

但他知道不是。

很快,蓝河调整好情绪,松开了手。

叶修转过身,心里在想开解的话。其实在感情这种事上他自己都是个半调子。和喻文州的谈话不知道被这两个人听去多少,但是他知道蓝河这人好面子,旁边换成是任何一个人,今天也不至于会这样难堪。只有黄少天,唯独黄少天是不一样的。这样想想叶修又觉得有点嫉妒。他想好了措辞,还没有出口,蓝河用手掌堵住他的嘴巴。

“不要说话。什么都别说。”

气窗玻璃透进薄薄的月光。叶修终于看清蓝河的轮廓,塌着肩膀,沐着那一小点的月光显得很不真实。这和他初识的蓝河一点都不一样。

右侧是一整块玻璃,里面的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叶修侧头盯着看了一会儿,最后什么也没做。

气氛安静得有点诡异。蓝河始终低着头,一只手攥着他的衣角。

后来两个人站累了,索性靠着镜子席地而坐。

好半天蓝河终于开口说话。

他说:“其实挺傻的。”

叶修答:“不傻。”

蓝河说:“没脸见偶像了。”

叶修想了想说:“不该,你偶像还觉得没脸见你了,这会儿肯定正跟喻文州吵架呢。”末了又掏了掏口袋拿出一包烟,递过去问,“来一支?”

蓝河抽出一根,放进嘴里,头凑过去,就着叶修的手点烟。两个人凑得极近,呼吸叠着呼吸,但很快便分开。

火星在黑暗里忽闪。叶修脑海里不可遏制地回放着上一次黑暗里身躯交叠的影像。一遍又一遍。而现在他们却像偷着做坏事的高中生,在禁烟的排练房里连着抽了四五支,把情色意味撇得干干净净。

过后蓝河觉得气味太大,踩着叶修的手爬上去把气窗统统打开。跳下来的时候没站稳,带着叶修一起摔在木地板上,下巴磕得生疼。

蓝河压着叶修,耳朵贴在他胸前,心跳声铿锵有力。有一瞬间他觉得就这样永远不要起来未尝不可。他动动四肢,发现身体懒懒的,情绪也是木讷的,鼻子里全是另一个人的气息,这姿势太过暧昧。蓝河最终翻过身,大字型躺在地上。刚才磕碰出来的眼泪好像全数倒流回身体里,跟着血液快速循环,把咸涩一股脑儿地过滤干净。

这情景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反复出现在蓝河的梦境里。就算周遭的环境变换不一,他却始终记得那一晚月光惨白了他们的脸,有个人哑着声音说了一千次的晚安。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