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叶江/周江] 无题

没头没尾胡乱练手的段子。

最近略忙,都没有码字的空闲_(:з」∠)_


--------


叶修说:“你们轮回几个意思,出尔反尔还要不要混了?”

江波涛打着笑脸回答:“前辈息怒,我这不是来赔不是啦?”

叶修手里那支烟早就燃尽了。他拿着不放,右手在后脑拢两下,最后眉头一皱。

他问:“周泽楷到底怎么回事?”

江波涛笑盈盈说:“小周恐怕是过不来了。即便过来也是断手断脚,看了糟心。”

“终于轮到你们轮回窝里反了。给条子盯上了,可别殃及池鱼。”

江波涛说:“前辈这会儿倒装起外行来了。小周的罪名只要坐实,哪会有菩萨心肠,还不是手起刀落。”

“你舍得么?”叶修问。

江波涛望着他没有回答。

叶修接着说:“小江何时露几手毒蝎心肠让我开开眼?”

江波涛按下叶修伸过来的手,那副笑连角度都没变换,他说,这有什么难?

各自带来的弟兄转瞬间把枪对峙,气氛剑拔弩张得十分诡异。

叶修挑眉:“哟,今儿个是要火拼还是怎么地。”

江波涛清清嗓子,“事态可不轻松,小周已经暴露了,谁知道叶前辈什么来头?轮回再慈善,也不想蹚这趟浑水。”

叶修示意包子退下。然后说,是骡子是马不拉出来溜溜怎么知道。

江波涛说,“也是。这生意谈得七七八八了,堂口的货都吩咐下去照数量办着,这个当口反悔免不了损失,不划算。”他又啜口茶,直着脑袋的左手换成了右手,看着包子给叶修递上第三根烟。他接着问,前辈和我们小周谈到什么程度?

叶修说,怎么,想知道?

江波涛说:“想。不过,”他歪下头,捏着杯子的指节细长而分明,指甲上有好看的半月牙。

“不过什么?”

“不过这种飞蛾扑火的自杀行为不太适合我。”

叶修哈哈笑起来。

“和小周谈生意免不得要猜,顶多也是一猜一个准,换了小江来依然是要猜——但总觉得会把自己搭进去。”

江波涛终于不笑了。

叶修接着讲:“这份买卖是你们的人先出问题,现在倒好,屎盆子往我脸上扣,是不是吃素太久就忘了我们兴欣的能耐?”

包子的手按在枪把上,江波涛看着他,目光又转回叶修身上。房间里白炽灯适时闪了两下,有小娥子围着灯罩上方无头乱撞。

“怎么样抽成也要改一改吧。”

江波涛说“好,三成。”

叶修摇头。

江波涛又说:“只能三成,再多没法谈。”

叶修笑得欠抽,“那要看怎么个谈法。被周泽楷出卖的损失,只用一成可是买不回来的。我这到底是损了三个兄弟,不给点交代你让我的老脸往哪里放?”

“前辈年轻有为,一点儿也不老。”

“别给我扯开话题。”

“我这边的意思是三成到顶。要就做,不要,我还能找嘉世谈。左不过一个地盘的,前阵子那边刚洗牌,就算只给两成,他们那个新上任的嫩头也是肯的。”

江波涛话才说完,包子的枪口已经对着他的脑袋,黑洞洞的。身后的吴启左手也持一把枪,右手多了把尖刀同样是瞄准的姿势。

“火气倒是挺大的,”叶修说,“三成就三成吧,老主顾了,不是出了周泽楷这事儿,和你们轮回合作向来愉快。回头给个交代,都是道上兄弟,出纰漏了没有什么僧面佛面可以给。”

江波涛心下了然。叶修嘴上这样说,到底还是卖了轮回一个面子。原本今天过来底限是被诓个五成抽成,现在看结果自然是欢欣一场,但,恐怕周泽楷这条命是保不住了。

回到会馆,江波涛直奔最里面。周泽楷一身是伤,躺在地上再无昨日威风。

江波涛问:“说了吗?”

方明华摇头。

江波涛蹲下来,撩起周泽楷的额发,平日里英俊的脸早就看不出原貌。

“小周,”他喊,“什么也不说也是这点苦。警局也不会给你功勋章,内应这种角色全都不会有好下场。你这样扎根深的,随便一句话就能叫你没法洗白。”

说着,他用拇指抹去周泽楷嘴角的血丝。周泽楷仍旧不发一语,眼神停留在天花板,并未聚焦。

 

【没有然后了】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