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叶蓝] cuddling (1)

叶蓝短篇集《cuddling》的同名文。我今天终于全部关窗啦。接下去就是修文校对排版。这文就只放【1】出来试阅,下文给大家在本子里留个念想。完售后放全文出来XDD

本子天窗地址:点我


1.

叶修抵达G市是下午四点半,蓝河在出口的地方老大不情愿地候着。本来这差事说好了让系舟来顶,可最后搞到梁易春都出面,再合理的借口都成了摆设。说实话这祖宗蓝河真是一分钟都不想惹。

叶修走出来,左手只提了一个小包,环视几圈,看见蓝河的时候马上露出得意的表情。

不是说凑巧要出差,过不来接我嘛。一边说叶修一边自然地把包交到蓝河手里,那张嘴一开,瞬间就叫蓝河气不打一处来。

就算知道是谁背后使坏,可木已成舟,躲不掉的终归躲不掉。蓝河并排走着,恨不能用手里那个包抡叶修的后脑勺。

再忙也得抽空来迎叶大团长啊,谁让咱们团欠您人情不是。

呵呵,那是。

抡他!蓝河压住了这糟糕的念头。

车子停在地下车库,走过去还有好几百米,本来并不长的距离此刻在蓝河眼里化为了深渊。

要说蓝雨欠的那点人情也就是场面话,只有叶修才能完全受用并把暗藏的嘲讽悉数拍回来。在这个技能上蓝河早就知道自己屡战屡败再战还败,现在索性闭了口,无论叶修说什么都不去搭理。

“哦对了,这次联合表演协会里委派我当总监督,我觉得改口叫声叶总也不错。”

蓝河脚步一顿,车钥匙差点飞出掌心。

“叫个来听听?”叶修趁胜追击。

必须抡他!!!蓝河在内心咆哮。

叶修看上去心情颇好,两手插在口袋里,闲庭信步,明明这段路也该走过数十遍,愣是装得看出点风花雪月来。

“叶总,”蓝河嘴角有点抽,“飞机已经误点了,不如我们走快点?”

“赶时间啊?”

“不赶。”

“那不就行了,走慢点,飞机坐久了腿脚酸。”

“那也是,您老年岁大了。”

“呵呵。”

叶修今天穿了件浅蓝色的T恤,下面一条破洞牛仔裤,配上板鞋倒还真的是比他平日的形象要精神好多。蓝河看着他狡黠的眼神,最终掐灭了抡死他的念头,狠狠心转过头去开车门。

因为两个剧团联合演出的关系,蓝河一早就打定主意跑路以避免遇上这尊大佛,可到头来还是被人压在五指山下动弹不得。他们俩的关系正处在一个不上不下的尴尬境地,说好,过了那一晚根本就超越了朋友同事该有的底线,说不好,吵吵闹闹好像也就只有他一个人唯恐避之不及。

其实说穿了就是心虚。

叶修闭口不谈那一夜,蓝河偷偷从后视镜里瞄一眼叶修,看见他垂着眼睑,眉目里有淡淡的疲累。他只觉自己心脏猛地一收,那奇怪的感觉再次漫上,窒息感沁入鼻腔。

到了蓝雨剧团,梁易春安排人领着叶修往宿舍那边去,蓝河一副求得解脱的样子换来众人一句“出息”。就连系舟也只当他是面对叶修心里紧张,谁都不知道蓝河不想和叶修搭上关系的真正原因。他拍了几下脸,振作精神,刚走没两步就听见叶修在过道那头冲着他喊:“蓝河啊,这人说话有口音听不懂,还是你来吧。”

梁易春冒汗,虽然奇怪为什么兴欣的团长和蓝河会这般熟悉,但上头压下来的任务是确保叶修此行的顺利,指派蓝河干活他也完全没意见。

但是蓝河不想啊。使劲对着梁易春挤眼睛做手势,结果系舟递上一罐新乐敦,直接把蓝河最后那点血槽也放空了。

看着蓝河不情愿的背影,系舟问:“这是怎么了,看见叶神跟见了鬼似的,平时也不是没接待过这阵仗,至于吗?”

想到今早蓝河欲哭无泪求饶的表情,梁易春更是觉得莫名其妙,没好气地回答道:“谁知道!干活去。”

把叶修领进宿舍,给他倒了杯水,放好行李,蓝河想着没他什么事儿,抽腿就想往外跑。叶修拿脚后跟踢上门,把人堵在房间里。蓝河站着,手指缴着手指,低头不去看他,心里痛恨着剧团在这节骨眼上想起来提倡什么鬼节约政策,人一个总监督,不往五星级酒店里送怎么对得起那一句叶总的称号。

想归想,被叶修单独拦在房里是不争的事实。

蓝河说,叶总,您看您这舟车劳顿一下午了,先歇着,一会儿喻团和黄少要来给您接风,小的我就先撤退了。

叶修摇摇头,拿了把椅子放到蓝河面前,手指弯弯说道:“喏,别客气,坐下谈。”

蓝河站着不动,叶修伸手拉他,蓝河觉得被手掌环住的地方燥热燥热的。他坐下来,两眼一闭,说,谈吧。

身体……没什么?

蓝河一顿,回答,挺好。

“那就说说畏罪潜逃的理由吧。”

什么理由,蓝河低着头咬牙切齿,说是喝高了酒后乱性,或者解释说搞错意淫对象您老就当419,还是说这阵仗是准备谴责他服务不到位?别搞错了,他才是被上的那一个,没有追讨精神损失费已经算是仁慈的了。

蓝河摸不准叶修的路数,数着椅背上的木纹,索性装聋作哑。谁知道叶修俯下身,拧着他的下巴直接吻了上去。

这一下把那一晚上的记忆全都翻了出来。摸遍全身的双手,浓郁的烟草味,羞耻的动作,放荡的叫声,还有绵延不断的快感。

蓝河用力推开叶修,大叫:“干什么!”

叶修不怒,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帮某些人找回点记忆。

蓝河本来就面皮薄,这一激整张脸都成煮熟的虾子一样红。一早开脱的理由忘掉大半,只盯着叶修一张一合的嘴唇,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本该是个错误,他之前还庆幸叶修不提,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左右又没少块肉,但现在对方明显不准备放过他。

叶修还弯着腰,脸就在蓝河的侧方,他只要一转头鼻尖就会擦上。

“你逃够了没?”叶修沙哑地说。

黄少天人没到声音先到,只听门外闷闷隔着他的声音,似乎在抱怨今天的排练有一幕的后空翻总是不到位。蓝河面色红转白,叶修却抓着他的手不放,故意凑上前又在他嘴唇上贴了几下。

“咦,门锁着,团长你确定没记错房号?”

“应该没错。”

“没事锁什么门嘛,喂,老叶!!!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你再不出来我可就拆门板啦!”

蓝河着急,用力挣脱之下踢翻了椅子,听见一阵巨响后黄少天的敲门声越发密如雨点。

叶修压着声音说,搅事的来了,咱俩秋后再算账。完了起身去开门,留蓝河一人慌乱从地上爬起来,衣领还没整好,黄少天已经进来,身后还跟着蓝雨剧团的团长喻文州。两人看见蓝河都有点意外,再看看叶修又是一副极平常的表情,也不知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说老叶,你一来就拉着我们工作人员想干嘛?我可跟你说了,老冯最近提倡极简主义,咱不搞奢华浪费,有什么要求可别为难我们。”黄少天说完好像蓝河真的受到刁难一样,拉着他左右看起来,见蓝河呆若木鸡的样子,他挤挤眼睛凑近了悄悄嘱咐,“来来来,演几句坑死丫的。”

蓝河出口却结巴了起来,一句抗议愣是说了三遍。

黄少天拍拍他的肩膀,转身面向叶修。

“我有权告你恐吓我们蓝雨员工,你看这都吓傻了。”

黄少天抓着蓝河,叶修皱皱眉头,根本不理会他,只是回头和喻文州唠叨着说,走走走,接风去,边吃边说。

黄少天急忙跟上去,临出门转过来对着蓝河挥手再见。

前后不过五六分钟,对蓝河来说却像是场静止的长焦镜头,来来回回在脑子里回放。黄少天手放在哪里,贴着他说的什么话统统都不记得,脑海里就只剩了那一眼的星光。


TBC

评论(1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