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杜江]同居三十题.04 一方起床气

04.

俱乐部每天训练是实行打卡制的。从最开始刷卡到现在刷指纹,打卡机前后总共换了三代。赶上指纹读取不灵敏的那几天,打卡机前面天天都有惨剧。虽然和工资挂钩的那点奖惩没有人真的在意,却屡屡为了彰显队内情谊拼得你死我活。

周泽楷那点气场摆着,大家争谁也不和他争,方明华有温柔乡无需叫早,剩下的战术通常是3对1,包围死杜明再说。

输得最惨的杜明曾经给所有人轮流带过一整个月的早饭,外加清洗男厕所。

自打跟江波涛有一腿后,两人狼狈为奸,在持续几日二对二僵持不下的局面后,江波涛出面哄得经理开开心心把打卡监督的权力下放给自己,再以权谋私企图拯救杜小明于水深火热之中。

据称该行为被队友十分不齿。

这日打卡前三分钟,轮回微信群画风如下——

残忍静默:我没看错时间吧,爱的提示没有准时上线???

云山乱:感觉要糟,孤儿太久了被放养

残忍静默:远,食堂否?

云山乱:启,来不及

残忍静默:饿死我哉

云山乱:莫事,一会儿训练到吐就不饿了

一枪穿云:早……

云山乱:队长早

残忍静默:昨天小明和副队没回来呢

云山乱:看来今儿个打卡我第一

残忍静默:我已经在路上了

云山乱:你抬头看看,哥的脚在门口

笑歌自若:滴——

一直揣着手机的三个人几乎同时抵达训练室门口,方明华已经神在在把手从打卡器上收回来。周泽楷的手指距离读取器仅3公分。吴启嘴里还叼着半块海苔苏打,头发乱翘显然出门很急。吕泊远拽着吴启胳膊,另一只手紧挨着周泽楷暗自较劲。

走廊另一端,杜明扶着江波涛走得极其缓慢。这两人的身影促使打卡机前原本僵持不下的几个人迅速打了一波配合卡着点打完,以报此前对那一波py交易之仇。

等到江波涛一脸菜色挪到打卡机前,超时2分钟。他黑着脸推了杜明一把。

“涛哥我错了,嘤嘤嘤。”

“这个月厕所我洗,早饭我买,地我擦。”

杜明就差跪主板以示悔过之心,而同队情谊犹如塑料的老铁们还在边上嘘寒问暖。

“副队,脸色不好呢,地铁挤的吗?”

“早饭没吃吗,我这有苏打饼干。”

江波涛很少有如此不耐的时候,看见杜明屁股便条件反射地痛,他边按指纹边单方面宣布狗男男联盟解散,以后继续欢乐三打一。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