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周江] 花好月圆 03

3.

江波涛的工作室在创意园东南角。这地方集中了不少青年创业者。因为业务的特殊性,工作室的工作时间不怎么固定,除了吴启负责后台运营发货确认一系列杂务,就数江波涛上班时间最正常。

然而今天,一众人全到齐,正挤在外间讨论八卦。

“卧槽,我昨天可看见了,老大穿了他那套百人斩的衣服去谈生意。”

“听前辈说,老大不下海是为了给咱们留口饭吃。”

“有猫腻,绝对有猫腻。”

江波涛出来倒咖啡,一时间雅雀无言,他靠在门框上,端着马克杯,香气四溢。

“怎么不说了?情报能力就这点还做什么业务?杜明,前天那个夕阳红的单子人选敲定没有?还有让你黑了对面电箱的呢?”

“散咯散咯,开工干活。”杜明吆喝完,推着江波涛进办公室,脚后跟带上门,脸上嬉皮笑脸。

“说说嘛,金主什么模样?”

“两只眼睛一张嘴。”

“涛哥,别打岔嘛,来来来,汇报汇报。”

“这件事难道不是我在替你擦屁股?别蹬鼻子上脸。”

“阴差阳错往往能造就一段好姻缘,看看咱们过往的战绩,别跟我说你不信。”

江波涛打开电脑,调出昨天的业绩表一行行扫下来,压根没理睬杜明。手机震动了一下,有一条微信提示。他扫开屏幕,只有短短四个字——

我在楼下。

“后台数据有点异常,叫吴启有空看一下,我出个门。”江波涛边说便往外走。

“哦。见谁?”

“你爸爸。”

“替我问他好,告诉他今年年终发双倍。”

“滚吧。”江波涛笑着走出去,步下生风。

11月中,还未正式入冬,却已经阴冷得不像话。周泽楷没在车里等,反而靠着车门,半仰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江波涛走出来,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尊美男忧郁图,他心底好笑,也不嫌风大,怪冷的好吧。

“那么早?”他出声打招呼。

“嗯,有空了。”

见周泽楷仍然维持原本的动作,江波涛只好站在边上陪聊,他畏寒,瑟缩着脖子还是顶不过风直往里灌,忍不住往周泽楷的方向偏着身子,妄图让对方挡一挡楼宇间的穿堂风。

周泽楷正巧把这点小动作看在眼里,直接拽过江波涛的手放在掌心揉搓。他屁股蹭坐在车盖上,身量显得比江波涛矮一些。

“还冷吗?”

哎哟妈呀。江波涛忍不住面上一热,心想周泽楷只要顶着这祸水的脸要找什么样的对象不都是信手捏来,更何况嘴上不说,身价摆在那里,何苦要来他们工作室体验生活?

见江波涛不说话,周泽楷捧着他的手放在嘴边哈了口气:“还冷?”

“没,不冷,有点吓到。”

“吓什么,不是说好的呢。”

这没头没尾的话,江波涛是听得懂的。昨天见面时,周泽楷提出合约期间为了让双方尽快熟悉进入角色,无可避免一些肢体接触,与江波涛定下可接受的接触底限,在底限范围内行使恋人的权利。

说起来是一回事,真做起来感觉有点不太适应。江波涛没想到周泽楷做事直接又认真,进入角色也快,这些举动由他来做,那个词怎么说,嗯,仿佛信手捏来,自然得无可挑剔。他平时惯会察言观色四两拨千斤,到了周泽楷面前居然被牵着鼻子走,实在丢脸。

怪来怪去,只怪对方长得太祸水。这样想着江波涛愉快地把心里那点不舒服丢给对面去背锅。

他任由周泽楷拉着手,问道:“去哪儿?”

“逛超市。”

“你看起来不像那么闲的诶?”

周泽楷没回答,拉开车门让江波涛坐进去。重新获得自由的手,掌心里已经沁出汗。

而另一边工作室里已然炸开了锅。

杜明抢着望远镜,随时在汇报眼前所见。

“启子,你真的是good job!多亏这个望远镜,虽然倍数不怎么样,哎哟……打我作甚!”

“有得看就看,屁话那么多。说重点!”

“老大的小情人腿很长,哎哟,摸小手了,亲亲我我……哎哟,打我作甚!”

“我们要的是事实,你添油加醋个什么劲儿。”

“反正那个对视,绝对含情脉脉,老大那个娇羞我是从来没见过的,上车了……啊,走掉了。”

杜明颇为遗憾地放下望远镜:“那辆车好像挺贵的,上次车展我见过,全球就十台,限量发行。”

“怕不是被人骗啊。”吴启担忧地撑着脸,“富二代多的是渣。”

“可是涛哥那情商还怕渣吗,他不渣别人就不错了。”

“但他遇见好看的容易猪油闷了心……那富二代长得怎么样?”

“挺,挺好看的?”

“就只是挺吗?”

杜明哭丧着脸:“爆炸好看怎么办……”

“完了。”

 

周泽楷说逛超市还真的就是普普通通的逛超市。只不过他留恋于烘焙佐料区,江波涛对这些一概不懂,两手支在推车的把手上,看他挑草莓酱。他平时很少吃西点,和这些某某酱属于绝缘体,也不知道周泽楷对着它们的十分钟里到底看出什么花。百无聊赖之际,江波涛端着手机起了玩心,打开相机APP给眼前的侧颜试用了所有的滤镜,又在脸颊抹上两坨大红,脑袋周围装饰了一圈金星,光芒四射,俗不可耐。

猎奇照片玩得不亦乐乎,江波涛都没发现自己端着手机一脸傻笑。

“在笑什么?”周泽楷原本拿着两罐草莓酱想征询意见,这会儿倒有点好奇究竟是什么内容能让一个人笑得面上开花。

江波涛心虚地把手机藏到背后:“没什么没什么,一个冷笑话。”

“哦,说来听听。”

“呃……知道鲸鱼最怕什么字吗?”

“什么字。”

“大啊,因为‘大吃一惊’!哈哈哈哈好笑吗?”

周泽楷冷着脸,显然笑不出来,这反而激起了江波涛的斗志,他又说:“番茄小姐和鸡蛋先生结婚了,新婚之夜鸡蛋先生摔了一跤后,番茄小姐冷眼逃婚,请问这是为什么?”

“蛋碎了?”

“不对。因为鸡蛋先生是只白煮蛋。哈哈哈哈哈哈。”

“这有什么好笑。”

“番茄小姐想玩番茄炒蛋啊,白煮蛋还怎么炒?”

“还是蛋碎了好笑点……”

因为周泽楷一直没笑,江波涛便锲而不舍搜刮了脑袋里所有的笑话。想他也是暖场小能手,竟然用上十成十的功力也逗不动对方一个笑,实在气得牙痒。

“累吗?”周泽楷莞尔。

江波涛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他若这个时候抬头就不会错过对方眼底淡淡的笑意。

“买哪瓶?”

“我不懂。”

“你定。”

“左吧。”

草莓酱被放进推车的同时,周泽楷从他手里接管过推车主动权,两个人继续往里走。这个时间段几乎很少有客人逛这片区域,江波涛默默跟在边上有那么点岁月静好的感悟。

“小周,你看着一点儿没老板架子。”

“嗯?”

“你看,从你的着装、车子到24小时贴身助理,都表明非富即贵,但和人相处却没什么隔阂。”

周泽楷摇摇头。

江波涛锲而不舍,继续唠叨:“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说说嘛,你平时都干什么?”

“吃饭,睡觉,上厕所,”周泽楷认真地回答,“还有被催婚。”

“听着很普通呢,放心了。”江波涛调笑完,眼神停在一包可乐瓶软糖上,“要吃吗?这个糖很好吃的。”

周泽楷替他拿了两包,顺便把隔壁的水果味和新出的蜜桃口味一并拿了。

“够了够了,解解馋而已,吃多了发腻。”

他们推着车,除了生鲜肉类的柜台没去,其他地方逛了个遍。尽管走得腿酸,江波涛还是给足了面子,毕竟客户至上。等到饭点,他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恨不能拉着周泽楷直接坐在街边面馆随便吃点什么。周泽楷却非要去samasara自己下厨。

情趣谈不上,任性倒是大把的有。

江波涛捂着胃在副驾驶上哀怨不已,周泽楷用余光将他那一脸不情愿的小表情尽收眼底。要知道在他朋友圈子里,能尝到其亲手做菜的人寥寥无几,但凡吃过一顿基本能吹嘘上一整年。

“小周,普通人呢这种时候就不会太讲究,你看对面小饭馆,别看他又破又脏,味道却是极好的,有句话怎么说,高手在民间。”

“高手在身边。”

哎哟,真不要脸,江波涛心道。但之前的果味牛柳只用了5秒钟就征服了他的胃和大脑,实在想不出用来反驳的理由。

周泽楷却是心情十分好,踩足油门只想快点把脑海里活蹦乱跳的灵感们具象化。可惜好景不长,车开半道就接到方明华的催命电话。手底下两大部门又拿钱来打架。运营说这网页这理念就该怎么怎么滴,技术两手一摊实现不了就是实现不了。这是惯常,不吵才怪,显然重点不是这个。

电话那头方明华语气不太好:“空降兵砸场子来了,城门失火呢,你要没什么事赶紧回来。”

谁说我没事啊。周泽楷看了江波涛一眼,最后屈服在“为了公司和平发展不要一朝倒在莫须有的迁怒”这个理由下,嫣儿吧唧地打方向盘调转车头。

江波涛没坐稳,身体被保险带拉扯住,架不住脑袋左右乱晃。

“怎么了?”

“回公司。”

“哦,那麻烦放我在小饭馆门口……”

“你也去。”

显然对于饿肚子这件事江波涛耿耿于怀,当即反抗:“我不。我要吃饭!”

思考三秒,周泽楷侧头留下一个让他区别于所谓的普通人的霸道总裁式笑:

“了解我就是你的工作。”


评论(9)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