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周江] 花好月圆 02

  • 劳动节快乐(*^▽^*)


02.

部门会议结束,周泽楷疲倦地坐在椅子上揉眉心,方明华在他旁边整理资料,等人陆陆续续走完。

“小周,人我找好了,约今晚还是明天?”

“什么人?”

方明华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对象!不是要搪塞那边吗?”

周泽楷这才反应过来,脸上有点闷闷不乐。

“话说回来,你真想好了?这戏一开演,孙夫人可就乐得嘴巴都歪了。”

“嗯。”

“哎,该说的我都说了,只是替你可惜。”方明华把资料摞整齐,一边摸出手机来,“人选你放心,那家店口碑很好,业界招牌No.1,而且我比照你的口味选了他们的头牌,价格翻了十倍好伐。”

找个出租男友,被形容得跟拉皮条似的。周泽楷没绷住,噗嗤笑出声来,脸上的疲惫总算散去一些。

“我什么口味?”

方明华笑着说:“你?疙瘩得要死。说不颜控,长得差的就没看上过,人要干干净净,规规矩矩,最好笑起来有俩小酒窝,要是个吃货,但不能懒惰,每周可以陪你健身,喜欢人文历史建筑,要我说起来三天三夜说不完。咱们就此打住。你找人演戏,不是真找对象。反正外貌尽量按你的标准来了,其他我就真不保证了。”

“……”

“所以,约哪天碰头?你这个脾气,我怕沟通出现问题,所以要提前一礼拜熟悉熟悉。”

“今晚吧。”周泽楷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接下去的事务安排。

会议室里就他们两个人,方明华索性拿过周泽楷的手机来,替他加对方微信。那边很快就通过好友申请,发了个hello的企鹅表情过来。

方明华边回边转头嘱咐:“对方姓江,比你小一岁。听说干这行的规矩,真实信息就只透露这点。”过了一会儿又说:“他问你要什么人设。”

周泽楷摇摇头。

“那就当面再议。约哪里?”

“samsara,6点半。”

方明华敲完最后一句话,把手机还给周泽楷,心里那点奶妈包袱有点重,反反复复交代:“小周啊,货不对板不好发火的哦,我已经要求对方派头脑活络能说会道的来了,反正提前了一个礼拜,培训上岗,周末应付下酒会应该问题不大……”

“嗯。”

 

晚上17点45分,江波涛准时出现在约定的地点,不过转了一圈都没找到地址上写的地方,只好站在比较显眼的位置等对方来接头。他穿了套浅灰色丝绒西装,收腰,七分窄裤腿,露出一段脚踝,下面是复古款尖头皮鞋。这一套衣服至少衬出八分时尚界的气质来。

黑色宾利停在稍远一些的位置,周泽楷隔着玻璃打量这位“出租男友”,第一印象尚可,但方明华反而忧愁起来。

“这外形挺惹眼啊,稳不稳得住啊……”

“试试再说”不等方明华下文,周泽楷开了车门就朝江波涛的方向走去。

方明华看着自家老板以一种走红毯的步调慢慢同对方接头,打招呼,拍肩膀,远远看去这两人身高挺配,站一起就是双倍惹眼,想低调都难。

Samasara是周泽楷自己投资开的私家菜馆,一周只接受一桌预定,哪天开张由他决定,低调任性得不太像话。他领着江波涛往店里面走,把对方好奇的眼神尽收眼底。正如方明华说的,“出租男友”外形方面可以给九十分过关,就是不知道为人和谈吐。毕竟网购这事,怎么想都不太靠谱。

“坐,喝什么?”

“都可以。”

周泽楷熟门熟路绕进后厨,很快端着两杯苏打水出来,冰块在杯子里翻滚,清脆的声音打破了一点沉默。

“谢谢,”江波涛接过来喝了一口,“怎么不见你的助理?”

“外面。”

“听他的描述,我以为他会陪你一起来,至少要分担一些讲解的重任。”周泽楷的气场有些强,虽然没有到生人勿进的地步,但看起来就是有点难相处。而且短短几分钟里,江波涛就领悟到对面的金主惜字如金,也难怪订单要求里反复强调要一个能说会道。

“嗯。”

“嗯是什么意思呀?”江波涛毕竟是来做生意,索性单刀直入,有什么问什么,打算尽快熟悉对方的要求和为人。

“周末酒会他不在。”

“所以是考验我,尽快熟悉你然后融入角色的意思吗?”江波涛尽量根据自己的推算小心翼翼地做起完形填空。

“嗯。”

“周先生,如果你能多说几个字呢,我想我们会熟悉得更快配合得更默契。”

周泽楷看着对方营业式笑意浓浓的表情,大约沉默了半分钟,苏打水都喝光了,他才开口问:“你想知道什么?”

江波涛很头痛。不是他想知道什么,而应该是你想我知道什么吧。然而九万九的金主爸爸诶,本人又长得对他胃口,闻起来就是不差钱的那类。于是江波涛换了个更亲切的笑,拿出小本本:“周先生的基本信息我都知道了,不过就职信息这里写了保密,方便透露是哪个行业的吗?万一被问起,也好应对。”

“跨境电商。”

“家庭构成呢?”

周泽楷没有立刻回答,想了想说道:“有点复杂。”

这就是不愿意或者不方便说了。江波涛也没有多问,直接跳过去:“周先生喜欢什么样的男朋友,可以提出来定制人设。”

话音刚落,周泽楷犀利的目光就大胆停留在江波涛脸上,把他看得有点热。

“你这样就好。”

“本色出演吗?”

“嗯……饿吗?”

冷不丁地冒出这样的问题,江波涛还没回答,周泽楷已经起身走到厨房,约莫半小时,他端着一盆菜,一双筷子出来。看样子是准备看着江波涛吃。Samasara休业有两个月,周泽楷做菜的初衷是为了打发时间,渐渐成了兴趣,他喜欢开发创意菜,但最近思路打不开,有一个念头隐隐绰绰在脑海,却始终不成形。

看见江波涛的第一眼,他就觉得被卡住的结一下子解开,于是忍不住要动手把那个概念变成现实。

“怎么样?”

实在不知道怎么评价,但这道牛柳配上果味,淋了糖心蛋居然有种绝妙的平衡感。江波涛鼓着腮帮子,比出拇指。对面这位金主爸爸脸上不动风色,眼底却透出一股喜悦,看着和他装出的老沉正相反,是那种一闪而过的生动。

不知不觉,江波涛在周泽楷的注视下吃完了整整一盆牛柳,胃部传来饱胀感。他低头轻轻揉了下肚子,视线里突然出现一只手擦着他的嘴角而过。循着那只手抬头,只看见周泽楷正伸出舌头舔掉指腹上沾回的酱汁。

还不忘好心告诫他:“别浪费。”

这种状似无心的撩拨技巧换在平时根本起不了作用,但江波涛很吃金主爸爸那张脸,配上美色和低音炮,他只觉得自己心脏罢工了一秒。不过生意就是生意,江波涛很快找回主动,继续征询需要配合的各种要求。

在对方少的可怜的描述里,他大致明白了这次的主要任务是要在周末的家庭酒会上为周泽楷保驾护航。须让家里人相信他们俩恋情稳固,百分百能奔着结婚去。

江波涛心道,看来人都是一样的,不管身价多少,逃不开的一样还是逃不开。然后兀自脑补了一出豪门催婚大戏,还给周泽楷按了个出身可怜门不当户不对的小男朋友,恻隐之心顿时泛滥。

“你放心,我业务水准很高,保证完成任务,祝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周泽楷哪里知道对方脑海里那出戏,被说得莫名其妙,但眼前的人还挺合眼缘,不油腻,干干净净,谈吐举止也十分到位,让他放下心来。还有那双眼睛灵气得很,狡黠里透着纯粹。或许江波涛自己都没发现,凡是要耍点小心思之前,他的眼睑会闭上,然后眨两下,跟着整张脸的表情都比之前更鲜活。整日在戏精堆里滚爬,面对江波涛时反如山涧清流,让周泽楷卸下一半防卫。

“其他还有什么要补充的?要是没的话,明天还要见面吗?”

谈得差不多,江波涛想起对方本来是要求接触一周来熟悉彼此,但似乎该说的该问的都讲完了,也不存在太大的沟通问题,他才不确定地把这个疑问表达出来。

两个人朝着门外边走边聊,周泽楷比江波涛高出小半个头,他微微点头。距离凑得有点近,从外人的角度来看有点像在亲脸颊。方明华趴在方向盘上把这情景看得一清二楚,眼睛都瞪圆了。

明明之前疯狂嫌弃说网购不靠谱,怎么个把小时一过就好上了呢?

“明天来接你。”周泽楷说。

“嗯?”

“约会。”

金主爸爸捏起江波涛头顶的一簇头发把玩,这举动显得有点亲昵过分,但是对方有张赏心悦目的脸,做什么都不突兀,哪怕再进一步搂搂抱抱江波涛觉得自己也是不会拒绝的。他顶着突突突的剧烈心跳,把那只手拍开,公事公办地强调:“除开业务需要,周先生请避免过多的肢体接……”

“小周。”周泽楷再次强调了对他的称呼。

说来也怪,要装情侣嘛叫几个亲昵点的称呼是理所应当的,江波涛建议了好几个,像是常见的泽楷啊,楷楷啊,一律被否决,最后敲定了介乎长辈和亲疏不定之间的称谓。明明比自己还大一岁,非要叫小周,什么怪毛病。

“好吧,小周。”客户至上,江波涛妥协咬着这两字的发音,听在周泽楷耳朵里,像是灵感之源的钥匙。

咔哒。打开了一道门。

“明天见。”他莫名其妙地愉悦。


评论(9)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