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周江] 花好月圆 01

  • 从3月底到4月初一直在赶死线,好在跟基友的周江突发本顺利关窗,可喜可贺,大噶可以期待之后的二宣。

  • 顺便打个广告,之前的周江啵唧本余本不多了,有兴趣的可以→点我


01.

“叮——”

订单生成的提示音在这个忙碌的年末显得非常平庸。杜明正咬着吸管把奶茶里的珍珠戳得稀巴烂,在看见订单详情后,一脸惊恐地拽住吴启。

“启啊,我是不是要去看眼科。”

吴启正在大爆手速点发货,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滚滚滚,没看见哥恨不得把脚提起来用。”

“就看一眼,你看这,是不是,是不是,咱涛哥的脸……”

因为做的就是人头买卖,商品详情里贴的都是个人信息和照片,江波涛那张温顺的脸就这么明晃晃出现在视野范围里。

“哪路好汉这么猛,勇于挑战权贵。”

“兄弟一场,我建议你去看脑科,虽然有些东西天生欠缺,后天不足,好歹还能抢救一下。”

“不是,涛哥可从来不下海的,谁那么缺德,今天几号来着?”杜明在吴启怜悯的眼神里气势递减,最后从大脑深处挖出一丝可疑的模糊的记忆来,“我操?!”

“想起来了?”

上周末是江波涛生日,适逢工作室结束几个大单,一群人趁机敲诈,吃完火锅又聚在ktv嗨。余兴节目玩的真心话大冒险,轮到江波涛选了大冒险。

跨入新时代,终于迎来同性结婚被认可的春潮,古话说得好,万变不离其宗,就算是在这样的大前提下,无数男男女女仍然为催婚所困扰。花好月圆工作室干的就是出租恋爱对象的生意,江波涛识人眼光毒辣,上至黄昏恋,下至娃娃亲,口碑在业界都是极佳的。甚至有时候单子结束,时不时还能撮合几对姻缘。

但他有一个原则,就是哪怕再怎么人手不齐,资源紧缺,也绝不自己挂牌。讲道理,按照江波涛的样貌和性格,如果肯挂牌,订单销量绝对要翻一翻。哥几个私下里也都是议论过的,所以轮到杜明出题他借酒壮胆给这位寿星老大下了套。

“咱们不玩套路,就让涛哥在网站上挂牌一周。”

“那万一有人看上老大,你上去挡刀吗?”

“当然啦,老大到底是老大,规矩不能破,所以就,”

“就?”众人附和。

“就开个九万九的价格,防止别人误下单。”

杜明记忆到这里断片了,那时候他早喝高,换平时这馊主意打死都不会当着江波涛的面讲出来,还嚣张得自得其乐。

所以呢?这页面特么谁挂的?九万九呢?哪个傻逼拍的?还秒付款?早知道傻多速,就该后面多加四个零。

“别看了,页面你自己挂的,不让你挂非得挂,还从私藏的涛哥图库里精挑细选了几张盛世美颜。唔,不过你也别抖,九万九呢,估计是错拍,联系退款呗。”

吴启说完就转头不认人。

杜明点开聊天窗口。

【吴霜钩月】亲,在吗(づ ̄3 ̄)づ╭❤~

【笑歌自若】什么事?

【吴霜钩月】是这样的,您拍下的页面是我们正在调试中的测试页面,不是正式销售商品,能否请您撤单?给您带来诸多不便,万望理解。

【笑歌自若】哦,那你重新给我个链接。

杜明复制了全商品介绍的页面扔给对方。五分钟后。

【笑歌自若】不好意思,我没看见九点水要亲亲这位。

【吴霜钩月】亲,我们所有的在线注册人员都在这里咯。

【笑歌自若】[截图.jpg]我就要这个。

看见江波涛的大脸截图,杜明嘴角一抽,忙敲键盘。

【吴霜钩月】是这样的,刚才也解释了,这个是测试页面,图面是随便找的,不能作数,我们价格也有调整到防止勿拍的金额,所以能否麻烦您撤单?

【笑歌自若】你告诉我图片哪里找的,我觉得这个人合眼缘,就想要他。

【吴霜钩月】真的是网上随便拉的图,亲,同款同类型的有好多呀,我给您推荐几个当家花旦,都是业务能力一流,保您父母满意,绝不露馅,处得好了奔现也行呀。

【笑歌自若】我是帮老板定的,照片过目了,不好换。

杜明腹诽,我也是帮老板打工,虽然这次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又敲了大段的文字来劝对方,哪知道对方也不多废话,点了投诉举报,直接上系统名单里挂着,理由是虚假交易。

没隔多久,杜明就被召唤进老大办公室。

“杜小明,能耐了是吧,说说,准备怎么自裁,白绫毒酒还是美人泪洒一丈红。”桌子后面,江波涛笑得杜明背脊发凉。

心知自己捅了篓子,杜明只好低着头用眼角余光揣摩江波涛的心情。

“花好月圆办到现在,我的宗旨是什么?”

“尽我所能,服务好每一个有需求的单身狗。”

“这单投诉,你自己看着办。”

杜明扑通就给跪在了转椅上,右脚还垫吧垫吧点着地划到前面,和江波涛隔着办公桌遥遥相望。

“老大,我知错了,这不是那天嗨高了干的蠢事嘛,好说歹说对方就是不肯撤单,我看啊,肯定是同行故意找茬来的。”

江波涛正在玩连连看,面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眼睛半眯着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和他处熟的杜明知道这是还有挽救的余地,小媳妇儿似的说:“波波,这月工资随便你扣到泄气。”

“你不说我也会扣。对门叶修早上发来贺电,慰问我们金榜题名。”

“嗨呀,好气啊。”

鼠标点击速度很快,眼看一关又过去。

“零投诉的神话被打破,他表示很心痛,还会用表情包了。”

“嗨呀,气死了。”

“有一个办法能解气。”

“什么?”

“炸他们电箱,黑他们网店。”

“我不干那么没素质的事,老大,我还想多活几年。”

江波涛不理他,点开那单被投诉的订单,逐条逐句把备注里的对象要求看了一遍。

——气质佳,不怯场,善解人意,举止得体。

——懂得灵机应变,有参加过重大酒会经验的优先

——能够给男方家长带来如沐春风的谈话体验

后半个要求有点意思,江波涛扯起嘴角,点击联系人头像。

【无浪】hello,新招的小客服刚给您带来不愉快的体验真是抱歉。我们将按照这个订单要求来安排,还请亲可以撤销投诉哦,么么哒。

【笑歌自若】好。什么时候能见面?

【无浪】同城的话,见家长前一天见面串供就行啦。

【笑歌自若】额,能否早几天,我这里情况有点特殊,可能需要你们的人多接触几天才不容易露馅。

【无浪】可以的哦。本来这项算附加服务费的,不过这次作为福利,不再额外收取费用啦。您这几天有空可以先加这个微信号:wulang1111,之后就由我们恋爱专员和您洽谈时间地点。

【笑歌自若】好。

杜明还在那里撇着嘴讨好江波涛,这边已经显示投诉取消,江波涛甩着鼠标继续点他的连连看。

“涛哥,别不高兴啊,我这就去炸他们电箱,回头你记得来给我捞尸体,不求全尸,留个衣冠冢也行。”

“去吧,记得蒙面。”


评论(6)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