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周江12H/02H】代课

  • 2017江波涛生贺,祝wuli江生日快乐

  • 此文系2017周江12H企划文,接棒02H,谢组织邀请 @2017周江12H企划 

  • 定时发布,我流哨向。


“在现代已知的向导体系中,我们一般将其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辅助型,俗称‘万能药’,也是基数最多最为大家所熟知的。这一类的向导能力偏向均衡化发展,一般在大型战役中起到稳定作用,是团队作战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我知道在座的同学很大一部分人对这一类向导持有轻视的态度,事实上这是一种错误的概念,”江波涛停下来环顾四周,最后扣击了两下黑板,“我们拿数据说话,根据过往几千场战事的战后统计,一类辅助型向导搭救人数比占据所有数据的95%以上。想要活命的同学,我劝你们没事还是多向隔壁班献殷勤更有利于大家和平共处。在战场上,一个B级能力的一类辅助型向导至少可同时安抚同等级及以下级别哨兵五名,而A级能力的向导还可在此基础上建立安全区域,有效直径是对象数的平方。换句话说,一只十人小分队在资源缺乏的情况下,有向导和没向导的存货概率大约就是7.5%和93.45%的概念。这也是向导在战场上成为活靶的理由。” 

“第二类,强化型向导。这一类向导数值偏科严重,通常情况下只能辅助单一哨兵,建立共感后依据向导自身能力可瞬间强化哨兵五感中的一至两项能力,我们称其为共感单一强化。研究表明,这类哨向的共感链接是可消除的,并不存在唯一性。二类向导常被分派在突击队中,用以辅佐单兵作战能力优秀的哨兵来完成突击、暗杀、救援等类型的任务。” 

“第三类,是近年才刚确定从前二类中划分出来的特殊型向导。”

底下的学员开始悉悉索索交头接耳。

“所谓的特殊型向导,区别于前两类,具有排他性和唯一性。也就是说,这类向导并不适合所有哨兵。他们往往自身具备高于普通标准的能力,一旦确认有可用于建立共感的对象,这种链接关系是唯一且不可逆的,直白点讲就是终生制。”

教室里低声讨论此起彼伏。江波涛用中指推住眼镜边框,低头扫了眼讲义,头有点疼。

“唔,特殊型向导分为两类,一类是直接觉醒,另一类由前两大向导分化而成。根据研究表明,这两种结果导向出来的能力值并无差异。但特殊型向导的数量极为稀有,仅占总向导的千分之一。而他们价值稀有化的根本原因在于,通过建立共感,可使共感对象的能力值突破极限。大家熟知的叶少将……”

“中校就是特殊型吧。”有人直接提问。

“是。我原本是二类强化型向导。不知怎么分化成特殊型了。”江波涛笑着回答,由于特殊型向导和哨兵之间共感的唯一性,使得底下的学员都露出羡慕的神色,“可能道听途说会把特殊型哨向之间的关系浪漫化和神秘化,但事实上这和一类二类的职责是相同的,而且和哨兵不同,找不到共感对象的特殊型向导,是发挥不了作用的。”

讲到这里,江波涛想起了那段让他自暴自弃的日子。在向导体系并不完善的前几年,军部尚不明确特殊型向导的存在。普通向导在向特殊型向导的转化过程中,刚开始出现的感觉能力丧失会被误判为向导能力退化。且在排他性的作用下,无法和其他哨兵建立共感,也使得这一部分向导不能及时被区分,有的就被归为能力丧失的退役群体里去。江波涛曾一度认为自己或许成了废物。如果没有遇到周泽楷,他很可能已经退役成为一个普通人。

“所以中校是怎么知道自己成了特殊型向导,又是怎么遇到周少将的?”

江波涛耸肩,脑海里出现一股暖流,引着他的目光向阶梯教室的最后方看去。果不其然,穿着作训服的周泽楷风尘仆仆地靠在那里,即使距离很远他也能觉察出对方心里的欢喜雀跃。

“这个说来话长……”

江波涛陷入回忆。出于恐惧他并没有上报身体的异状,仍然勉力参与任务。当时贺武与轮回有一个协同任务,他被分派在周泽楷的小队里。贺武地方小,A级以上向导只有他一个,还是单一强化型,被轮回的指挥官说凑合着用,当时气得他咬牙切齿半天。按理说A级向导与S级哨兵建立共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可当他尝试和周泽楷建立共感时,之前被滞涩的感官仿佛在一瞬间都被打通,他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顺利,可以说是毫无障碍地进入到对方的精神域里。他也是后来才知道周泽楷从没和其他向导取得过深度的共感链接,平时的精神抚慰都停留在最表层。饶是如此,他的精神波动还能维持在正常数值里,可见自控能力之强。但那也是在他遇见江波涛之前的事。

特殊型哨向之间存在的相互吸引理论并未被教材引入。但江波涛对此深有体会。他也向王杰希咨询和讨论过,就目前少有的几对已结合的对象来看,每一对的反应都不太一样。他和周泽楷在当时纷纷陷入过失控状态。

手指停在讲义的中段,那里印着结合热的释义。这是只存在于特殊型哨兵和向导之间的现象。江波涛抿住嘴角,想起一些往事,腾地感觉身体发热,右手掌撑在讲台边缘,不自觉眯起眼睛。这个距离他其实看不太清周泽楷的表情,但共感的存在叫他一秒就分辨出俊脸上不言而喻的暗示。

“唔,总之就是机缘巧合下遇到了周泽,周少将。”

“这种不可抗拒的宿命感我也想遇到。”发出感叹的是一名女性哨兵。

“我不信宿命论。”江波涛向那名哨兵眨眼睛,然而下一秒他就被一道凌厉的目光锁定,皮肤立起鸡皮疙瘩。

“或许是有点宿命的意思在里面,我是说,”江波涛少有地语无伦次起来,虎牙尖不小心咬破舌头,“在唯物主义指导观下讨论宿命论是种悖论。咳咳,跑题了,关于确认特殊型向导的问题,由于尚不明确觉醒和分化的条件,以目前的手段还是很难在第一时间就辨别出来。所以从去年开始针对哨兵和向导建立了基因库用以加速发现特殊型哨向的存在和匹配。”

江波涛的精神域里从刚才开始就有一只萨摩耶在撒腿狂奔,他实在难以集中精神,只能快速对照讲义机械地朗读。但学员并不打算就此放过这位讲师,时不时会有人提出刁钻的问题,到最后有些问题都叫江波涛哭笑不得。

“听说特殊型哨兵会有强烈的领地意识?”

“结合热是不是真的存在?”

“中校和周少将是恋人关系吗?”

“中校我女朋友是你的粉丝,能要一张你的签名吗?”

教室里气氛乱哄哄,这些刚觉醒的哨兵对于自己肩上的责任和将来所要面临的东西都有一种无所畏惧的无知。

“关于共感,如果特殊型哨向的共感是唯一且永久的,那是不是意味着精神域将一直对另一人开放毫无隐私可言?”一堆八卦中,突然有学员提出这样的问题。

江波涛略一思考,认为共感建立是所有哨兵必经的课程,有值得探讨的意义。尽管不属于今天的代课范畴,他还是直视着周泽楷的方向认真回答:“建立共感就是一个允许缓慢学习接纳另一个意识踏入私人领地的过程,它一定不会是件轻松的事。”

“无论哪一类的哨兵和向导,建立共感是协同作战的基础,向导安抚和稳固哨兵的五感,哨兵由此发挥最大限度能力,共感作用下共享双方的精神域必须建立在信任之上。而且开放精神域并不是窥视对方思维和内心,就算是精神域里都可能存在假象。当然这是进阶内容,属于后话。”

萨摩耶把安哥拉兔压在身下从头到尾嗅了一遍。江波涛感觉热流从尾骨附近慢慢往上扩散。他头痛地按压太阳穴,安哥拉兔努力反抗未果后居然抱着萨摩耶使劲抖下身。江波涛企图瞪视后方,想到一屋子五感发达的哨兵最终还是放缓表情。

“特殊型哨向的共感确实有别于其他两类,随着共感建立的时间推移,会逐步产生同步现象。简单点来说,在有效范围内可以互相感知,依据自主意识的开放意愿,探识到对方更深层的思维都是可能的。。”

话音刚落,江波涛就感觉到来自周泽楷的催促和亢奋。

好啦好啦,知道啦。

他心里嘟哝着,转过身掩盖住脸上的不自然,清除掉电子黑板上的内容后,又转回来环顾教室。

“下一堂实习课会安排建立共感的体验环节,对此还有疑问的,可以在实践中自己感受和摸索。”

他还想继续嘱咐,教室后方突然传来一阵威压,使得学员们纷纷如临大敌,有的甚至贸然进入备战姿态。

江波涛不得不打开精神防护圈,顺便从讲台上走下来,做出安抚动作示意大家稍安勿躁。

有眼尖的已经辨别出教室门口的人是谁,一人起哄其余的反应过来后立刻也跟着欢呼。毕竟对于刚觉醒的哨兵们来说,周泽楷都是传说级别的偶像,更何况他那张脸放舞台上可能比真偶像还要有偶像光环。

安哥拉兔趴在萨摩耶的头顶撒娇。江波涛把那点燥热死命按回去。对于周泽楷打断教学的举动甚是不满。

“紧急任务。”周泽楷比出嘴型,在江波涛距离他还有1米多的时候,一伸手就将他整个人捞到跟前。

肌肤相触的时候,链接在一起的精神域有了轻微的震动,两只崽子在里面撒欢地纠缠在一起。

对于这种烂借口江波涛心领神会:“唔,有紧急任务,所以这堂课提早十分钟下课。今天的讲义我会共享在课件库里,有需要的同学稍后可以下载。如果还有其他疑问,可以去方明华教授那里在线提问。”

如果真是紧急任务,哪还容得某人看戏到现在。但毕竟他假期太少,在特殊日子能借着荫头提前跑路,江波涛也不在乎什么代课形象,立马甩锅给方明华。

学员不满他半路偷跑,又难得看见周泽楷,恨不得把他俩围起来正面八卦。这些小哨兵行动倒也迅速,已经有几个人站起来阻拦的,还有举着本子索要签名的,却无一例外被周泽楷的气势镇压在半米开外。江波涛开溜的脚程特别快,一眨眼就不见人影,倒是轮回首席哨兵出门时顿住脚步,甩出四个字——

“领地意识。”

闹哄哄的教室瞬间鸦雀无声。

等他们两人走出老远,身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嘘声,震得降噪报警器呼啦啦乱叫。


评论(5)

热度(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