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fo请谨慎。

【周江七夕24h/轮】一次非常规的医疗救助体验

  • 周江群七夕24h活动文,03:00打卡

  • 关键词【轮】——自我释义:天道好轮回,周泽楷这回要栽咯

  • “一次系列”的前文请→点我and点我

  • 一句话林方

 

路边烧烤摊。

周泽楷到的时候,方锐已经干掉两瓶啤酒。此刻脸上泛着潮红,表情比平时更猥琐。不去管方锐的调笑,周泽楷一屁股坐下来,也给自己干了一杯,总算从恍恍惚惚中解放出思维。

他拉着方锐苦恼而又深情地问:怎么办?

方锐拿着撒满孜然的羊肉串回答:吃呀,还能怎么办。

周泽楷一口咬下去,满嘴咸辣辛香,肉的软硬正好,肥瘦适宜,回味无穷。连吃三串,无奈盘中空空,只能等下一波烤完。即便是路边摊,也掩盖不住周泽楷忧郁的气质,他叹了口气,成为煤炭堆里一抹亮丽的风景线。

方锐支着脑袋说:装!你继续装!你要没动那心思,江波涛早不知道被赶去哪个角落吹北风呢。跟哥面前装,有意思么你。

周泽楷瞪着眼睛,一脸无辜。

方锐拿着签子点点点,差一毫米就要戳进周泽楷的高鼻梁里。他说,看,就这副表情,不知道骗走多少无知群众的心。我告诉你,今天老子就是来看好戏的。叫那江波涛收了你,才给我们这些路人有点出路。

方锐这会儿典型的戏精上身,和着酒劲越演越疯。周泽楷懒得反驳,拿出手机来威胁:我给老林打电话。

方锐立马放下脸,换上讪笑:哎,别,他今天有台手术,忙着呢。

正说着,端上来三串烤腰子。

靠靠靠,谁点的腰子,老子腰好着呢。

端菜的认真核对菜单,发现不是自己的锅,拍拍屁股转身便走。

周泽楷看着方锐,一本正经比口型。

滚,要补你补。方锐惆怅一秒,立刻又加入战局。

说真的,他嘴里塞满东西,口齿不清问周泽楷,万花丛中过的你到底怕江波涛哪点?

周泽楷摇头回答:说不清。

江波涛照片我见过,人畜无害的,看着挺温和。哦对了,什么星来的?

人鱼星。

哦,我懂了。方锐一拍大腿。你是怕跨物种结合,搞出事情来,也不对,局里也没说不准和外星人谈恋爱。反正你俩都男的,搞不出人命。

方锐背上挨了一巴掌,刚到嘴边的金针菇“吧唧”掉到油乎乎的桌上。

行,我不说了,你对着空气装忧郁去吧。

周泽楷抢过方锐嘴边的牛板筋,看着他去拿烤茄子,又把茄子也夺过来。

方锐瞪大眼睛,没一会又眯起来,油腻腻的手勾过周泽楷的脖子,拉近距离,一脸贼兮兮。

他神神秘秘地挤兑道:哎,是兄弟就说实话。这次你是不是要栽?

周泽楷答:不知道呀。

方锐说:呀你个大头鬼。我就不说你多挑剔了。高的不行,矮的不行,太胖不行,太瘦不行,话多不行,话少不行,不解风情不行,油嘴滑舌不行。你就说吧,江波涛哪点不好。

周泽楷抿住嘴唇想了会说:太好,我愁。

这种时候方锐可恨周泽楷那半天打不出个闷屁来的个性。他这里说得口干舌燥,那头每次只蹦三四个字。这买卖太亏。想着想着就觉得胸闷。他松开周泽楷,只管自己吃东西,大有再不帮衬的意思。

周泽楷一拍桌子:这顿我请。

废话,哥大老远过来给你解决情感危机,你不请天理难容。

周泽楷顺杆爬下说:那快解决。

方锐说:嗯,简单。直接上呗。

周泽楷虽然没说话,但方锐也看出他一脸嫌弃,忙又补充道:从你之前种种描述来看,你俩属于两情相悦,就差一层窗户纸。这种时候怎么办呢?当然是‘捅’啊!

方锐得意于自己的一语双关,周泽楷抵住额头想不起自己怎么会认识这种人。

好吧,我说得直白了些。但是吧,你说你一行动派,又不善于表达,让你谈情说爱花前月下根本没意义。我这是从实际情况分析,也不能说一点儿道理都没。再说,对方家里你也去了,饭也吃了,人都已经出手撩你了,再不给点反应,你还是不是男人?

周泽楷一顿烤串吃掉两百八,他恶狠狠地在内心独白:我就MAN给你看看!

 

第二天,周泽楷像往常一样去上班。江波涛比他到的早,正在摆放最近到的一批历史书。周泽楷隔着玻璃远远注视了一会儿,说不上理由,只觉得心里一角被暖黄的晨曦填满,暖得通体舒畅。

自从江波涛来了以后,粉丝们集体从疯狂转型理智,在店里安安静静看书,偶尔偷瞄三两眼以饱眼福。只是偷瞄的对象从原本的一个人变成两个人。更奇怪的是,只要周泽楷和江波涛靠近说话,或者有什么肢体接触,围观视线就会变得特别集中,还伴随各种交头接耳的讨论声。

事实上江波涛也挺养眼的。周泽楷坐在二楼休息区,盯着手里的书,半天也没翻页。因为刚开门又是工作日,暂时没有客人。江波涛在一楼慢条斯理整理书架。虽然只干了一个月,却对一切把握得有条不紊。甚至时不时两个人的想法还会撞车。好吧,江波涛除了挺养眼,也可以说是非常能干。周泽楷加了一句自认为很客观的评价。

他收回视线,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正陷入书中的沉思。

小周,在看什么书?

江波涛走上楼,手里端着两杯咖啡。周泽楷摇摇头,接过咖啡试图让自己缩回沙发靠背里。

江波涛含着浅笑,自然地坐在对面。

换做以前,周泽楷是断然不会和别人这样相顾无言面对面干坐。可是换成江波涛,这一切就显得浑然天成,毫不突兀。有时候没有客人,他们可以各自选一本喜欢的书,安静坐着看一上午。再有时候,江波涛会挑一个话题,这个话题周泽楷不一定擅长,但两个人就是能拉家常般无障碍聊下去。被方锐称为“尬聊”的场面居然从没出现过。

周泽楷啜一口咖啡,拿余光去偷瞄。江波涛今天穿了件纯白的衬衫,戴着没度数的平光镜。斜角四十五度靠着沙发,平均两分钟翻一页,看书速度中等,但喜欢摘抄,所以总是习惯随身带一罐金属书签,打开放在右手边。

唔,不过他今天似乎脸色不太好。

周泽楷想东想西,愣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江波涛原本还想揶揄他几句,不知怎么在沙发里越坐越冷,手心起了冷汗,甚至翻书时把书页都捏皱起来。

才入秋没多久,就算是他畏寒也不至于这样。他合上书,捂着马克杯暖手。心想周泽楷这样明目张胆地偷瞄是不是代表自己有戏?也不知道那天他是揣着明白还是惊吓回去的?

就这样,江波涛在一阵又冷又潮的体感下眼皮发沉。

周泽楷等着江波涛挑起话头。按照方锐的分析,他们俩就属于“你有情我有意,快别拉拉扯扯折磨观众,该干嘛干嘛去”的关系。按照周泽楷自己的分析,他确实找不出不和江波涛在一起的理由。

可是在他想拍板谈恋爱的当口,江波涛却睡着了。而且睡得毫无生气。刚才看着就惨白的脸,透出淡淡青光。

周泽楷一惊,试图推醒江波涛,然而他手碰到的地方丝毫没有热度。

江波涛像一具冷冰冰的尸体,维持着刚才的姿势,没有呼吸。

顶着一脸惊恐,周泽楷拨通了分局卫生部的电话,在一连串机械提示音下,磨完最后一丝耐心。

他很少开口骂人,爆了句粗口,直接拨通张新杰的私人电话。

什么事?

救命。

张新杰脑袋一疼。给你两分钟,详细描述病情。

等江波涛再醒来,眼前是周泽楷放大的特写,近到几乎能看见对方的毛孔。周泽楷把他抱在怀里,一边在打电话。

掐了,没什么用……没醒……尾巴……有……体温很低……好……好吧。

周泽楷把电话放一边,保持通话状态,先是按照教学把江波涛放平,然后托住江波涛的脑袋,做出标准姿势实施人工呼吸。

嘴唇接触的瞬间,江波涛迷迷糊糊的脑袋像被电流强行冲击而过,不知什么时候变成鱼尾巴的下体不自觉来回拍打。这什么情况?他才想睁开眼睛说话,嘴却被捏着,口对口送进一阵空气。

接着又是好几口。

江波涛被吹得胸口发闷,甩手有气无力地推出去,一把被周泽楷抓住。

你醒了!

咳咳。我……江波涛看看周泽楷,又看看自己的尾巴。整个人被周泽楷紧紧抱住,力气大得他骨头发疼。

咳咳咳……小周,太紧了,我喘不过气。

周泽楷这才松开手。经过刚才的惊吓和慌乱,他已是满头大汗。

江波涛窝在他怀里终于想明白经过,不好意思地解释:你别怕,我只是提前进入发情期而已。人鱼星人有点特殊,会在发情期前进入一段昏睡状态,有点像假死。

周泽楷听得很玄幻,但管他呢,自从知道RY分局的存在后,他三观每天都在崩塌。只要江波涛没事,就算他现在起来说他其实是穿着人形自走外衣的游魂他都能接受。

江波涛软弱无力,刚才还没有温度的皮肤转而渐渐变得灼热。他贴着周泽楷耳朵说:老板,看来我要请假了。

周泽楷被他的气声撩得魂飞魄散。

在电话那头秉持着职业操守尽责等待回音的张新杰猝不及防地被喂了一耳朵靡靡之音。

 

 

 

 

 

 

 


评论(12)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