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社团作业/周黄】开始之前

  • @TBC 社团作业第二季

  • 作业题目点我

  • 压着死线交作业,这次抽到霸总和厨子。虽然应该写偏题了……


刚开始黄少天是没有心情说话的。但是现在这状况,不出点声音实在有点渗得慌。

“喂,我说。”黄少天在角落席地而坐,毫不在意身上那套价值不菲的西装。

“嗯?”

“聊聊呗。”

“哦”

然后就没声音了。

黄少天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冷遇,自上而下打量起对方来。这栋楼里谁不知道黄家朝南坐,平时都是别人热脸贴上来。今天倒好,上午竞标输给微草,已经窝着一肚子火,坐电梯还遇到故障,聊个天踢到闷葫芦。黄少天心里那点涵养瞬间杀没掉。

黄少天扯掉领带,解开衬衫扣子,拿着没电的手机,越想越觉得王杰希那对大小眼可恶。

“工程部吃干饭的吧,知不知道本少一场生意几百万上下,现在被困在大楼的电梯里,说出去简直被人贻笑大方。”

电梯里唯一的聊天对象抬头看了黄少天一眼,似乎对于搭话并不感兴趣。

“看什么,时间就是成本,你难道不急?”

周泽楷手里有一袋新鲜草莓,本来赶着去厨房打慕斯,不过意外出现也没办法,总归是赶不及,也没必要着急。

刚才给江波涛发了短信,估计很快就能解决。

想了想,他才回答:“不急。”说完把草莓往前推。

黄少天犹豫一秒,决定不和自己过不去。他往右侧挪动小半个屁股,从袋子里捏出一只草莓,张嘴咬下去。酸甜的汁水犹如沙漠绿洲,瞬间抚平他焦躁的情绪。

“谢啦,难兄难弟。强烈怀疑是我对家在背后扎小人。”

周泽楷也吃了一只,舌尖品着味道,脑子里在考虑酸甜比例,觉得这款进口草莓可能更适合做纯果酱。

黄少天也没客气,可能是真热渴了,连着吃了三颗。

“哎,你在几楼上班,干什么的?看你样子,模特?36楼那家杂志社的吗?平面还是T台?你这草莓挺甜,吃起来爽口,哪买的,回头我让蓝秘书也去买点。”

一段话里砸出一堆问号不带喘气,周泽楷纠结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最后只能猛摇头:“我是厨师。”

黄少天眼睛亮了亮:“哦,让我猜猜,楼下魏老大家的酒楼都开八百年了,招的厨子一个赛一个地猥琐,他就没眼光能招到你这种的。三楼烟雨家最近只招女厨师,唔,我觉得你这气质肯定是顶楼新开的那家创意菜,叫什么来着,我记不太清,郑轩前几天还跟我推荐来着。”

“samsara”周泽楷帮他回忆道。

“对对对。特装逼的店名,呃……”黄少天看看手上的草莓,“褒义词褒义词。”

周泽楷扯了下嘴角,表示没关系。

草莓很快吃完了。黄少天承包掉三分之二,并搜刮出不下五百字的词藻疯狂赞美草莓的多汁甜美。

周泽楷觉得挺有趣,脑袋里冒出个念头,觉得如果让眼前这个青年品尝自己的新品,一定会得到一串鲜活评价。

“有空,来店里。”他没头没尾的抛出一句话。

那边厢,黄少天揣摩着这是不是请客的意思,忙打过场回答:“一定一定,我可喜欢吃了,我正宗G市人,对于吃的研究可上心了。你是厨师,会不会做粤菜?都去过哪里?”

“会做,不拿手,主攻西点。”

黄少天哦。

工程队过来得速度慢得不正常,电梯里开始闷热起来,黄少天脱了西装,衬衫袖子挽到手肘上,还是热得不断冒汗,呼吸频率也在逐渐加快。

周泽楷眉毛微皱,起身又按了遍求助键,然后试图找到能通风的地方,但内门打不开,天花板的通风口又够不着。

黄少天站起来,把脸靠在玻璃上降温。看着周泽楷忙东忙西,问他要不要帮忙?

周泽楷指了指天花板,说:“我托你?”

黄少天说那就试试。

周泽楷还住黄少天的腰,让他两只手撑着自己肩膀,借力把他托上去,又转去抱着他的腿。

虽然个头比周泽楷小一些,但一个成年男子体重也不轻,没一会周泽楷鼻尖就布满细密的汗珠。

“再使把力,快够到了……啊推不开,这姿势我使不上劲。”

周泽楷想再往上推一把,谁知道电梯应急灯忽然暗掉,整个电梯箱往下坠,然后又急停。

失去平衡的两个人狼狈地摔在地上,黄少天整个人压着周泽楷,两人都摔闷了。

但比起这个,更可怕的是下坠时的失重感。

“卧槽,会不会死,会不会死?”

周泽楷闷哼,肋骨有点疼,黑暗里什么都看不见,但他仍然伸出手拍在黄少天背上,试图给对方一点安慰。

“应该……没事。”

黄少天窝在周泽楷身上,一时间忘记爬起来。

“说了那么久,还没问你名字呢。”

“周泽楷。”

“我觉得你不认识我让我很挫败诶,楼下大厅天天都有轮播蓝雨的宣传pv啊,我英明神武的名字就挂在上面!”

“你笑了?刚才是笑了吧,我听见你气声了,贴那么近你赖不掉的!!”

空气里还是很闷热,周泽楷觉得对方高频率的语速快让他也喘不过气。他一侧头,用嘴巴堵住了悠悠之口。

世界终于安静下来。


 


评论(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