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仓库

全职江担,杂食党。掌机控。任豚。手帐er。推的东西杂,FO请谨慎。
努力当TBC的扛把子选手【你够】

[周江] 绵绵 <9>

9.

听说是同期的一个模特儿突发急性肠胃炎,然而后面档期已经因为别的事情延期过一次,不能再拖,赶着这批照片急用,方明华才火急火燎把周泽楷叫过去救场。

他们到的时候,孙翔刚拍完他那部分,看见江波涛过来倒有点意外。

“你俩什么时候那么要好了?”他嘀嘀咕咕,反倒让江波涛不知从何解释。

化妆师催了周泽楷几次,他没挪脚步,盯着孙翔看半天。江波涛觉得好笑,用手肘戳戳他的腰,说,去吧去吧,我那么大一个又不会走丢,这不还有翔翔呢么。

孙翔跳起来拍胸口应承道,怕什么,有翔哥罩着,来来,翔哥带你剖析下不为人知的模特生活。

说完两个人就撇下周泽楷跑到一边去参观。看着江波涛背影,周泽楷回味起刚才家里的片段,仿佛有人往心口塞满好几斤棉花糖,轻飘飘的甜。带着这样的甜,周泽楷飘进化妆间,被方明华一把拉住。

“这就是你前阵子魂不守舍的原因?”打从周泽楷带着陌生人进棚开始,方明华就注意上了。周大帅哥今天每走一步路脑袋上就开一朵花。这会儿估计已经开成个硕大花冠。以他多年从业经验起誓,这绝对是重磅新闻。

“嗯。”周泽楷也不掩饰。反正他是什么情况,方明华也清楚。

“哥去帮你会会,把把关,免得又遇渣男。”

化完妆换好衣服,周泽楷直接被拉过去开工。各种照明晃得他眼冒金星,完全看不清江波涛在哪里,只能先收回心思干活,却总进不了状态。

方明华过去交涉,喊了暂停。假装替周泽楷整理衣领,结果凑上去说:“再不认真干活,我把人带走了啊。”

虽然知道是句玩笑话,周泽楷却认真道歉起来:“对不起。”

“早点拍完早点回去约会,人我给你带到右边,等下自己看。”

说完,方明华退下去,拉着江波涛到了背景板右侧的暗角。

“小江,这个角度好,不晃眼,还能近距离看。”

“方哥太客气了,这么照顾我,这下真的是大饱眼福,求之不得。”

“那你随意,我先去忙。”

江波涛点头笑笑也不多话。

方明华和孙翔不一样,过来打招呼显然还带着看八卦的目的。至于他和周泽楷的关系,那肯定是远超经纪人和模特的,言谈之间询问了两个人怎么认识的,什么关系,觉得周泽楷怎么样,都是些家长里短丝毫不突兀。因为还没做好踏入周泽楷朋友圈的准备,江波涛只能自己先拿捏个尺度来应对。不过就方明华的态度来看,他们还是属于相谈甚欢的。

江波涛窝在角落里,看着聚光灯下根据要求变换表情和姿势的周泽楷,露出所有棱角,锋芒毕露。

周泽楷所在的地方成为了光源,除开他,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江波涛可以确信,有一秒周泽楷扭过头,朝他瞥了一眼。只是一瞥,江波涛背靠在墙上,心口突突乱跳。

这有点要命啊。他咬着嘴唇暗暗想道。

拍摄进行得还算顺利,但全部完工也已经过了饭点。

江波涛坐在沙发上等周泽楷卸妆洗漱。他给杜明打电话,果然被哭诉一番。

“江波涛,你有没有良心,你这样是精神肉体双重攻击。”

“唔,临时有机会参观现场,我也是犹豫过滴。”

“我呸,分明就是见色起意,欺负残障人士。”

“哎,等下回来给你带夜宵。不说了,小周来了,那就这样我挂啦。”

“喂……”

大概是走得急,周泽楷脸上的粉底深一块浅一块,但他毫无自觉,顶着这张大花脸穿过半个摄影棚,最后站在江波涛面前,眼底闪着光。

“你真是,”江波涛找了半天只有半包纸巾,最后就着水勉勉强强替大花脸收拾好残局,“急什么,时间还早。”

“吃什么?”

“刚才方哥给了我个地址,说这家店新开的,他和嫂子去尝过,味道和环境都很好,吃创意菜的,怎么样?”

看来方明华那关是过了,不然也不会这样上心。当然,要是周泽楷知道就这半天光景方明华已经妥妥倒戈,还不定要吃惊成什么样。尽管他本来对江波涛也是有十足的信心。

周泽楷有些开心,开口问:“孙翔呢?”

“翔翔早溜了,说今天公会带团推本。我也约过方哥,嘿嘿,他说发光体就免了,祝我们百年好合。”

周泽楷带着江波涛往停车场走去,在没人的过道暗处,他低下头偷了个吻。

“承他吉言。”

江波涛推了他一把,不然周泽楷已经想把他往墙上压了。

“你们关系挺好呀。”

“是他带我出道的,”周泽楷翻找钥匙,又补充道,“各方面都很帮我。”

“看得出来,可紧张你了,就差没三堂会审我。唔,不过可能你前男友实在太渣,所以搞得有人杯弓蛇影。”

周泽楷猛地停下来,江波涛来不及止步,鼻子撞在他颈上。

“方哥没说,是我瞎猜的啦,你别紧张……”

“……”

“难道一猜即中?”

“……”

“该不是被人骗财骗色又遭人嫌弃吧,第一次见面我就说你防范……”

看江波涛越说越离谱,周泽楷只能用武力把揶揄镇压在身体之下,起身时还意犹未尽,指腹抹去江波涛嘴角溢出的口水,拿到自己嘴边伸出舌头卷着舔了一遍。

长得帅做什么都有理了?!

“……”这次换成江波涛词穷。

方明华推荐的餐厅地理位置有点偏,加上时间不早,店里只有两三桌人。不过环境很优雅,暖黄色的灯光搭配轻音乐,显眼的地方还摆了可爱的多肉盆栽,旁边有气泡形状的小木牌,上面用可爱字体写着卖萌的话。总体来说确实挺吸引女性顾客,也适合情侣过来吃个小资情调。

但就菜品上来说,周泽楷和江波涛两个人达成空前一致,都觉得中看不中吃。选了几个菜便意兴阑珊。饿到这个点,两个人默契地只想大口吃肉。可是水都喝了,此时走人又有点不好意思。

江波涛两手支着脸颊,看周泽楷一页一页翻菜单,嘴里想起上回的奥灶面,口水直流。冷不丁,被周泽楷从卡座里拽起身,无视服务员的眼神,疾步往外走。

“哎哎,干嘛。”

“吃排挡去。”

“哎呀,大明星逃单好歹遮遮脸咯。”江波涛笑得前仰后合。

“被抓到就说老婆临产。”

“……你赢了。”

明明身后什么都没有,两个人出门,却不约而同跑起来,直跑到下一个路口被红灯拦住,这才停下来。

“你跑什么?”

“你跑什么?”

“我看你跑才跑的。”

“我也是。”

相顾无言,却又拼命忍住笑。

“我想吃烤串儿,羊肉牛肉鸡心鸡胗牛板筋各来二十。”江波涛笑得有些接不上气,又关照道,“今天这事不能告诉方哥。”

浸润了一天雨水的道路,蒸腾出微弱的热气,潮湿的六月快来了。

周泽楷眨眨眼,四周人来人往,电瓶车占着人行道吆喝而过,然而江波涛独自占据的那小块空间像是缀满星辉,在他心里光彩熠熠。


评论(10)

热度(78)